劉青:張青之死 對習近平而言是“沒有必要的殘暴”嗎?

0

資料圖片:2013 年 10 月 29 日,在美國華盛頓特區舉行的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小組委員會聽證會前,中國人權活動人士郭飛雄的妻子張青接受媒體採訪。 法新社圖片

人權鬥士郭飛雄的妻子張青死前欲見夫君一面,終在中共無法無天的侵害剝奪下未達心愿,心懷千般不舍、萬般不甘,而在美國醫院死不瞑目。從張青確診晚期癌症,現代醫學只有時日無多一途起,張青的唯一心愿便是能夠再見十五年被迫隔離的夫君一面。而身處中共嚴酷管控下的郭飛雄,雖然在中共牢獄中進進出出未曾說過軟話,但面對夫妻即將天人永隔的錐心慘境,也唯有四下作揖、放下鬥士的豪氣驕傲。郭飛雄持中共發放的護照和有效簽證,但被中共邊境警察一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探望病危妻子之旅變成了毫無理由的失蹤之旅。

去年一月二十八日,郭飛雄赴美卻於機場失蹤後,經過數月的音訊杳然,再次為外界所知時,郭飛雄開始直接致信中共,懇請依據法律和基本人道能夠儘快通過公安部早已批複的出境許可。郭飛雄以“救急救命”一詞,期望中共讓他儘快赴美,看望吊著一口氣等待見他最後一面的妻子張青。在百般尋求赴美探望病危妻子無果後,郭飛雄帶着行李前往機場,並絕食以命抗爭。中共扼殺郭飛雄看望臨終妻子的權利,也引發國際媒體和人權團體的關注、批評。一些國際著名的中國專家,如黎安友林培瑞等,聯合署名致信中共當局習、李等掌權頭目;同時,海外華人甚至大陸知識分子也先後發表多份聲明,或向中共權勢或向美國政府說項郭飛雄赴美一事。不過所有的人道努力儘是泥牛入海,中共當天就將絕食抗爭的郭飛雄人間消失,終至一月十日欲見夫君一面不能的張青含恨而歿。

張青的死訊和郭飛雄的處境令世人吃驚,網絡上表示憤怒、譴責和批判的文章紛至沓來。同時也有迷惑不解者指出,中共這是毫無必要的殘暴。大陸一些異議人士放出國,對中共反而沒有反對作用了。中共在習近平掌權前的多年時間裡,是將異議人士逐出大陸,有何必要對郭飛雄、張青如此違背人性的殘忍?這種指責,是視自己的道理有普適意義了。畢竟良善者指責惡魔殘虐真不是道理,良善者怎可將陽光下的邏輯套用於地獄的陰毒思維?這豈不是羔羊指斥虎狼兇殘嗜血,將好端端的文字用在全然無礙的兩界了。而嗜血的享樂,對橫暴的獨裁者並不是罕見現象。

再有國際聲援和呼籲只會讓習近平深感冒犯,呼籲准許郭飛雄赴美無疑被視為屈服於國際壓力,以引領人類造型示眾的習近平因此只會老羞成怒。習近平早在候補中共黨酋出訪墨西哥時,即對民主社會批評中共專製表達出極度憤怒。習近平執掌中共大權後,民主社會對大陸異議人士的救援,不論如何回憶和尋找,全沒有一個結局尚可案例。而人權衛士曹順利女士和異議人士劉曉波慘死獄中,即使刨除中共製作其病和拖延不救的疑點,也可充分證明習近平面對全世界的壓力反向而為的兇狠。張青至死不準見夫君一面和郭飛雄反遭人間消失,是習近平與普世價值和基本人道對着乾的又一事例。

比上述情感和精神享樂重要和實際得多的是,殘暴是獨裁者統治的唯一和極其有效的法寶。真正暴虐的獨裁者絕不遮掩、隱藏殘暴面目,反而要公開而且大肆報道以增強效果,因為它們深知恐怖對獨裁統治的維持保障意義。毛澤東不論是搞黨內鬥爭、大耍陽謀,還是殺人無算的連續運動,從來全是鳴鑼敲鼓的唯恐天下不知,結果毛澤東獨裁到死還固若金湯。習近平從裝鱉上位後大肆製造恐怖統治氛圍,而當下中外處境均呈艱難更是需要恐怖氛圍。所以對人類而言,令張青至死見不到夫君是極度慘無人道,而且完全看不出必要性;而對“無我”的習近平,則是另一條軌道的道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