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聽聞光傳媒YouTube被封號,我的反思

0

自從智能手機進入人類生活,手機和互聯網就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是疫情開始以來,現實生活的社交接觸大幅度減少,取而代之的是網絡社交。學生可以通過網絡上課,白領可以通過網絡開會。網絡是一種虛擬的工具,入門簡單易懂,只需一隻手機、一根網線就可以上傳自己的想法、言論、視頻,傳播自己的理念,看似誰人都可以利用網絡,實際上卻是所有人被網絡利用。

科技帶給生活便利,同時也控制人的生活。網絡上有無數言論,為了在最短時間搶佔流量實現盈利,很多觀點和輸出都以“短”、“快”著稱。這就導致人們漸漸習慣吸收簡單、短小、粗略的內容。這樣就造成三種不良後果:1 為了搶佔流量,內容大多是為了博人眼球,這樣做某種程度上扭曲或隱藏了部分事實,讓人無形之中遠離真相。2 習慣被簡化的內容以後,久而久之就難以再深入而專業化的思考,對事情的觀點容易流於表面,缺乏反思。3 互聯網信息過多,難以篩選和分辨有意義的信息,導致人的時間都被無關緊要的事佔領。

以上三點浮於表面的問題早已被多人點明,在此不再贅述。鄙人想要提出的重點是,與日俱增且無法在忽略的互聯網巨頭對使用者暗示、引導、控制的問題。誰能決定自己的YouTube首先會出現什麼?作為互聯網巨頭Google旗下的視頻網站,YouTube會通過Google賬號持有者的基本信息做第一次篩選,90後喜歡的內容和70後喜歡的內容完全不同。其次,通過用戶Gmail郵箱使用記錄或者在Google上的搜索記錄,演算出該用戶可能喜歡的視頻類型。最後,還可能滲透使用者在設備上的APP,例如相冊、遊戲等,通過這些信息,互聯網公司能夠成功掌握一個人的喜好,及時做出推薦。這樣的推薦服務成功提高每一個使用者的操作體驗,能夠準確又輕易地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

鄙人曾經多次出現這樣的情況:當我打開YouTube,我發現首頁推薦的視頻我都不感興趣,於是我刷新首頁,但是依然出現和之前差不多的內容。多次刷新之後,只能妥協點開其中一個視頻。在點開的那一瞬間,我突然意識到:我被操縱了。多次刷新都獲得相似內容,實際上在暗示我:除了這些並沒有別的東西可看。或者是一種鼓勵:每次都刷到這些,不然就點開看一下吧。

我以為我是在使用YouTube,實際上是YouTube在使用我。被YouTube操縱,最好的結果就是通過輸出我可能喜歡的視頻,把我變成忠實用戶,增加我和他們之間的聯繫,此後不管我是觀看他們的廣告,還是充會員免去廣告,都是為他們創造盈利。最壞的結果是,YouTube本身或其他有心人利用這些平台輸出自己的世界觀,他們會刻意隱藏或刪除不同觀點,並輸出自己認同的觀點,然後通過推薦的形式,暗示、鼓勵人們點開某些視頻,這些視頻都在輸出他們的觀點,潛移默化地收服人心,達到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上個星期,聽說光傳媒官方YouTube賬號被永久移除,原因是違反社區規則。從前沒有很了解這個頻道,現在反而好奇是什麼視頻違反社區規則。原來僅是“紅色帝國的崩潰瞬間”這樣的視頻就能成為證據。這讓人很難不相信YouTube已經被共產黨滲透,此後每每點開YouTube,都在擔心這些內容又想暗示哪些“紅色思想”。

作為反對“紅色共產主義”的人,面對這些審核目的性強、淪為中共喉舌的平台,很想乾脆地說一句“老子不用就是”。有很長那個一段時間,堅持不用WeChat、淘寶等中國APP。而現實卻是,沒有了微信,又是YouTube。YouTube之後,還有無數個坑防不勝防。

當然,YouTube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大到YouTube,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社交平台,小到外賣軟件大都會以計算客戶信息暗示和鼓勵用戶的選擇。在智能手機時代,網絡給人類帶來便利,人們利用這些平台足不出戶就可以和千里之外的人溝通, 以前開會要安排場地、時間,現在只需一台手機。人類與電子產品之間生出難以間斷的羈絆之後,隱藏在網絡的政府暗衛、商業巨頭順勢收線,使用者盡收入其中。

反過來想,大部分人都和電子產品生出羈絆,我可以為了避免被洗腦而拒絕使用電子產品,代價就是被社會邊緣化、孤島化。

在用於不用之間,鄙人依然支持利用使用電子產品的長處,以便更有效開展各人手上的工作。只是建議各位,追逐互聯網便利的同時,也考慮依賴互聯網帶來的壞處,兩相對比,把互聯網作為工具來開展工作,而不是向互聯網上交自己的生活。狡兔三窟,為自己留一條後路,迫害可能從實際生活中來,也可能從互聯網來。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