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東海:立足仁義愛自由—-東海客廳論中西

0
美中國旗

政治正不正確,各有各的標準。古今中西所有思想文化體系中,只有兩種體系提供的政治標準具有正確性。其中儒家王道標準最正確,自由主義標準次正確。

真男廳友言:“當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發生矛盾時,儒家總是站在人民一邊,這是肯定的。這是儒家與自由主義相通的重要方面。”永遠站在人民一邊,必須的,必然的,這是仁義之德和民本原則的必然。不僅此也,儒家更要導之以德,齊之以禮,為民立極,盡人之性,讓越來越多的人民成德成功,五福臨門!

自由主義有左右之別,左派問題比較大,左派所謂的政治正確,往往非正確。儒家是聖人化,西方左派是聖母化,其政治可稱為聖母政治,婦道政治。婦道人家並非一味婦人之仁,狠起來也是很恨的,只不過,仁也好狠也好,都不正更不中,都充滿婦人味道。當然,婦人政治最不堪,也比物棍政治、神棍政治好得多。

馬邦和西方左右之別,性質大不相同。馬邦左右兩派都是馬列主義社會主義,左派為原教旨,右派為改良派。美西左右兩派都是人本主義自由主義,左派比較激進,強調自由平等人權,號稱自由派;右派相對保守,側重法治秩序和傳統信仰,號稱保守派。稱美西左派為社會主義,是美西右派攻擊之詞,當不得真也。

楊雄劇秦美新,東海劇馬美西,即批判馬列主義,贊肯自由主義。同時,劇左美右,對自由主義左派更多批判,對自由主義右派更多贊肯。

卓雄廳友言:“東海兄能把儒家與自由主義結合起耒,確實找到一個近代我國有兩派人物爭論過,今有此滙流交集確是有一縦古今又橫跨東西的新天地。”真男廳友言:“東海先生把儒家與自由主義結合起來,不偏不倚,篤行中道,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過譽不敢當。唯儒家與自由主義結合,實屬吾一大文化志願。兩者之所以能結合,是因為兩者的哲學精神有相通處,儒家是道德仁本位,政治民本位,可以對自由政治的人本位構成覆蓋性優勢。說結合,方便之言耳。兩者的結合有兩個特徵:

一有主次之別,是以儒為主而吸收自由政治、民主制度的精粹,兩者並非平起平坐;二有領域之限,局限於政治和制度領域的有機會通,並非儒家與自由主義思想混雜,不能讓自由主義思想影響儒家內聖真理和外王大義的醇粹。

換言之,儒家全體大用,自有中用,用中為主,用西為輔。與自由主義結合,實為在用的層面吸收其政治、制度和文明的優秀因素。

一些自由派的表現非常奇怪。他們一邊立足於自由主義,批判儒家是自由之敵;一邊視自由為自由派禁臠,不許儒家碰觸,對東海十幾年來從哲學、政治學層面貫通儒家文化與自由主義的成果,似乎充滿反感而一味“非理論性”反對。

按照常理推斷,既然儒家主動追求自由,又從理論上證明儒家與自由相輔相成,自由派應該衷心歡迎並為自由事業獲得文化強援而熱烈歡呼才是,怎麼會忌諱儒家追求自由呢?可見思想之異常。

生平有兩怕:一怕自由派談儒,一怕儒家談自由。自由派對儒家的了解,大多從五四蒙啟派的文章書籍中來。當代大陸儒家對自由主義的了解,主要來自於馬家教育及百度百科。百度百科泥沙俱下,對錯混雜。雖然不乏正確的東西,但若缺乏明辨功夫,很容易棄其正確而取其錯誤。馬幫用心良苦,愚民有術,效果還是不錯的,能不上當者幾希。

在西方,自由是一個政治概念;在儒家,兼道德自由和政治自由,都有特定的基本義。在政治上,自由有兩種,一種是法治自由,即民主憲政保障的自由,自由主義的自由;一種是德治自由,即禮樂制度、王道憲政保障的自由,仁本主義的自由。此外所謂的自由都是假冒偽劣的。

反自由派有一個源遠流長的愛好:歪曲自由和自由主義,予以離題萬里的解釋和隨心所欲的定義,毛氏《反對自由主義》就是源頭。毛氏給自由主義定義曰:“自由主義取消思想鬥爭,主張無原則的和平,結果是腐朽庸俗的作風發生,使黨和革命團體的某些組織和某些個人在政治上腐化起來。”毛氏所列舉的種種與自由主義風馬牛不相及。

反自由派有兩個永不放棄的狡辯法:一、將自由與秩序對立起來,將自由與叢林化等同起來,將自由視為無法無天、縱情肆欲的放縱;二、將自由主義誣衊為政治無序。厓山群友說得好:“要有秩序,這不應該有爭議,說自由主義不要秩序的那是極權分子的抹黑。”

注意,在馬邦,不僅惡性利益集團由極權分子組成,弱勢群體和知識群體中,很多人也具備極權主義人格,積極配合特權階級強烈反對自由。

將現中國的社會道德問題歸罪於自由主義和西方文明,是一個相當普遍而極端錯誤的看法。山海群友說:“改革以來,新自由主義的鼓吹下,私心私慾已經充斥了整個社會,我們離你想像的那個自由社會越來越遠了,幾乎是背道而馳,這種私慾釋放的越大,我們離極權的社會越近。”

說明三點:一、改革之前是馬家左道,之後是馬修—馬家修正主義,馬修好於馬左,改革以來,民德民智有所上升;二、後馬時代是後極權,仍屬極權社會;三、私慾泛濫、道德敗壞的根源是馬學馬制,與自由主義無關。

另外,不少學者將西方文明稱為基督教文明,其實有誤。西方文明有古今之別,其中世紀是神本主義文明,可稱為基督教文明;其政教分離之後的現代文明,是人本主義文明,也可稱為自由主義文明。

至於馬列主義,雖然來自亞西方,但其文化、政治本質與神本主義人本主義都截然不同,原則上不屬於西方文化和文明。某些學者將馬家政治劃歸現代文明,原因因人而異,或為方便之言,或是無知之舉,或者別有用心,皆不入流。

儒家和自由派都是正派,面對馬家極權主義,應該團結,理當團結。團結的前提是雙方修正各自的錯誤,形成一定的共識。某些儒生最大的錯誤是不明自由的重要性而反自由,某些自由派最大的錯誤是不明儒家的正義性而反儒家。應該明白,反自由者不配為儒,反儒家者不配追求自由。明白這兩個道理,才有團結的基礎。

2022-1-18餘東海集於邕城青秀山下獨樂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