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誉錩: 从 2020 到 2022,从武汉到西安,在中国政府的应对措施中,我们看到了什么?

0

西安防疫人员在全市进行消毒工作   AFP

从 2020 到 2022,从武汉到西安,在中国政府的应对措施中,我们看到了什么?

2022 年新年过后中国大陆各地开始发现新的 COVID Omicron 变种,同时中央政府严厉的一刀切式清零政策也直接导致各地居民的日常生活,经济发展在开年之处就受到严重打击。这不禁让我们思考,是什么导致中国大陆从 2020 到 2022,从武汉到西安,在疫情最初发现的两年过后中央及各地方政府在应对疫情的方式上却依然毫无长进,又是什么导致中国政府 更加随意的剥夺中国老百姓自由活动和言论的权力。

中国怎样应对防疫

疫情之初2019 年末,政府大力封锁打压由李文亮等几名医生所告知社会的高传染性肺炎,还对传播消息的李文亮医生处以训诫。同时到 2020 年 1 月初中央政府还大肆宣传此种肺炎不传染人并且可防可控,藉以达到稳定舆论与社会的目的,而这一切的前期应对方式最终结果直接导致武汉肺炎迅速传播到中国及世界各地。面对这种严重的失职直至今天中国政府也从来没有向任何一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甚至是自己的国民承认在早期应对中出现的严重过错,反而通过各种无赖式反驳来指责它国藉以达到转移民众视线,这样的应对方式不仅无法凸显中国政府长期宣传的所谓的大国承担,更是在国际社会收获诸多不满甚至反感。

疫情之中2020 年初,武汉全面沦陷为疫情重灾区,中国各地也纷纷出现武汉肺炎感染者,面对突如其来的病毒,加上中国本是匮乏的医疗资源,中央政府再一次选择了同2003 年非典时一样的应对措施,开始全面封锁武汉等各大疫情重灾城市,试图通过封锁来降低连带风险,在面对所谓的未知病毒,且没有任何药物与疫苗可以抵御的同时,建立如同当年北京小汤山医院一样的武汉方舱医院貌似成为了中国政府最后的救命稻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接连在武汉建立火神山,雷神山等各种方舱医院,这已经是当时中国政府应对疫情可 以想到的最好选择,将大量的感染人员统一集中到方舱医院中隔离,在没有有效药物的情况下,中共能想到的只有加强红色教育,让医护者唱着红歌来鼓舞病患,剩下的交给天命。

因为中央政府对媒体的严格管控导致唯一的能够揭露真相和质询、监督政府的方式在中 国也形同虚设。而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一家大陆的媒体敢去披露和质询政府为什么十几年过去,所谓快速发展、高速成长的中国在面对新的疫情的时候还是同 2003 年面对非典一样束手无策,没有任何的增进。另一面我们看到的是更多的像陈秋实、李泽华这样的公民记者自发的涌出,可以让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通过狭小的缝隙看到真实的武汉,真实的中国政府到底是如何的应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2020 年 9 月 8 日,在武汉疫情出现后的 8 个月,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竟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公然宣布抗击新冠疫情已经取得全面胜利,而这一切不知来源的自信背后是多少中国百姓无名的死亡,至今真实数字未知。在武汉解封之后多少认领遗物的亲人口中可知中共政府所宣传的死亡人数,严重的低于真实死亡人数,而这种一面声称为人民服务,另一面为了自己的政绩为了皇帝的脸面,让死者无名的政府,又很难以让人不感到愤慨和困惑,是什么给 了这个政党是什么给这习近平如此大的信心,可以肆意妄为,最终成为任志强口中所描述的 “脱光了衣服也要当皇帝的小丑”。

后疫情时代到 2021 年初,随着 Pfizer, Moderna 等 MRNA 的疫苗出现同时中国大陆也研发出自己的各种灭活疫苗,全球快速进入了后疫情时代,随着疫苗的施打率逐步增加各地也逐步恢复到疫情之初的状态,经济也逐步恢复,某些特定领域甚至出现报复性反弹增长,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间接强迫民众快速接种疫苗的同时,反常的选择半闭关锁国的政策,相比世界各国的逐步重新开放国门,中国式的严控出入境措施即所谓的非必要不出行和非必要不回国政策,反而另一个角度验证了中国生产的疫苗在应对 COVID-19 的效果甚微,甚至都难以带给中共决策者们信心。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以疫情防控需要为表象,将过去一直无法快速推行的个人监视制度加快落实和推行,各种所谓的健康码,出入码层出不穷,通过微信和支付宝等日常使用频率最高的 APP 直接连接到政府和第三方监测机构的数据,基本上将每个中国人的个人信息和行踪全部整合成大数据,以备后续需要。借由疫情之名的这次大范围全面化的数据提取,直接导致公民的信息公开化的被政府采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看到在疫情期间很多人因为在微信或其他平台发布所谓的“不当言论”后就会在很短的时间被当局拘捕。所以在后疫情时代相比其他国家积极应对和减少疫情带来的经济创伤和后遗症的同时中共政府反而在大力发展的公民监控体系,为下一阶段言论导向式洗脑和舆情管控增加的有利工具,估计在不久的以后像陈秋实一样的公民记者的身影也会变得罕见。

2022 年初,转眼距离最初发生武汉肺炎已经快两年的时间,最近西安,天津等地接连出现 Omicron 变种,两年的时间过去了相比最初,世界各国已经对新冠病毒有了相对熟悉的了解和不断更新的疫苗甚至是对应的治疗药物,但是面对同样的新型变种病毒,我们看到的 是完全截然不同的对应方法,在美国及欧洲更多的应对方法除了呼吁人们增加疫苗的施打率以外就是重申对防护措施的佩戴和社交距离的保持并且尽量减少聚集。反观在中国今天的西安貌似两年前武汉的翻版,在有些方面甚至是更加极端,中共政府所谓的社会面清零政策导

致大量非感染人员被强制送到集中营采取所谓的隔离措施,这种宁杀错不放过的反人道政策直接导致了 8 个月的婴儿流产,老人因心脏病送到医院急救却因二维码显示非绿码而无法及时就医去世,肾病患者无法去医院透析导致去世等等,除此之外又有多少病患者因健康码不符合要求或核酸检测过期而导致无法就医而加重病情或死亡,这一切的悲剧都直接指向中共政府的无能和胁天下众生只为君主满意的悲哀现状。

什么导致中国政府的无能

以上种种悲剧的出现无不让人反思是什么导致了 2022 年的今天中国政府应对疫情依然采取宁杀错不放过和集中营式隔离结合的方法控制新冠疫情。我的观点是两个方面直接导致中国政府在两年之后应对疫情依然凸显无能。

第一,医疗水平的发展不足,同时面对当前的国际形势,遵循中共党内最高领导人不能 屈膝媚外的意愿,就算是MRNA 的 BIO TECH 的疫苗已经被上海复兴医药代理也不能发放给给普通百姓做为增强剂使用,相比人民的性命,习近平的尊严更加重要,所以需要等到中国 医疗企业反向研发辉瑞疫苗之后推出自己的 MRNA 疫苗之后才有可能采取较为和缓的防疫措施。

第二,对人民生命权利的蔑视,直接导致中共政府可以不计后果的把新疆集中营管理和 转移方式应用到其他疫情城市,草率的将大量并无任何感染的健康人群同个别感染病例统一 隔离转移,直接导致更多非必要性感染,尤其是这次西安很多后续感染者是在集中核酸测试采集时被传染。同时中共副总理孙春兰的视察,带来所谓的社会面清零政策直接导致几十万人的自由在一夜之间被强制剥夺,这个愚蠢的政策背后也无不凸显出下级领导为了迎合和满足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要求时极力谄媚却又无能的矛盾。

回顾从疫情之初第一时间的处理方法到疫情中期的处理手段,再到疫情后期无缘由的主观宣布所谓的抗击疫情胜利,直到今日疫情再次反复,每个阶段都像是在给前一阶段中共政 府的抗疫措施扇上一记响亮的耳光,归根结底从中共的一党独裁到今天的一人独裁,已经成为限制中国发展的最大因素,当所有社会、经济资源的分配,所有法律和政策的颁布和实施力度都被一个人所掌控的时候,这个国家是危险的。对这个国家生存的每一个人来讲是危险的,因为你无法预知未来的哪条法律会导致你今天的言论有罪,未来的哪条政策会导致你赖以生存的行业被取缔,你的人身自由权甚至是生存权都有可能一句话而被强权所剥夺。同样对与这个国家存在竞争关系的其他国家来讲也是危险的,因为独裁者会绑架所有的资源不惜一切的代价,得到他想要从国际社会得到的利益。

结论

从中国政府应对疫情的措施和方法中我看到的是一个威胁着中国人民,也威胁着全世界的独裁者执政高度集权的新型中国体制。可预见的是在未来的十几年如果当这个国家再次发生重大的医疗卫生或是传染性疾病的时候,处置的的方法也不会比今天有任何实质的增进或改变。同时对于中国政权的发展未来十几年假设中共内部个人独裁主义发展持续,最终受影响的将不仅限于中国人民,很大几率会影响到世界更多国家的经济发展和意识形态,甚至是进一步造成的实际碰撞。

作者简介:本人80后,之前在国内有自己的科技类硬件公司,曾经在韩国成均馆大学拿到心理学学士学位,2021年同家人一起移居北加。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