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加大海外强制遣返力度

0

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 © 网络

中国正在加速追踪和遣返在世界各地的国民,自从习近平 2012 年上台以来,全球寻求庇护的中国人数急剧增加,而中国政府甚至使用绑架等手段加大遣返追捕这些“逃犯”力度,而且也不再隐瞒。仅据中国官方数据显示,自 2014 年以来,已有从 120 个国家的1万名中国“逃犯”被遣返。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于1月18日公布最新调查显示这只是冰山的一角,无论这些人受到指控是否成立,中国在全球展开的天网和猎狐行动让他们的家人成为人质,还迫使一些海外移民充当间谍。联合国在2020 年数据显示有高达 11万 人申请庇护,激增 700%。

强迫遣返

世界报刊登娜塔莉·吉伯特写到现在居住在土耳其的 一位30 多岁维吾尔族人阿曼尼萨·阿卜杜拉 (Amannisa Abdullah) 说,其丈夫艾哈迈德·塔利普(Ahmad Talip)于在2018 年 2 月 25 日迪拜警察局被绑架几天后,他们的女儿出生,他在被转移到阿布扎比随后被遣返回中国,到目前她再也没有丈夫的何消息。

这位维族女性说接到他先生最后一次打电话时,只是说他们强迫他回国,她随后去了当地警察局,再次被告知不要担心。而当她去联合国在当地办公室和国际刑警组织办公室,在那里乞求哭泣,大喊他们要在中国杀了自己的丈夫,得到的答复是被警卫驱赶,并被警告如果她再回来也会被遣返。

不再掩饰非法强制遣返

仅据中国官方数据显示,自 2014 年年中以来,已有从 120 个国家的1万名中国“逃犯”被带回。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于1月18日公布最新调查显示这只是冰山的一角。这个总部设在瑞典非政府组织强调说最重要的是,对于绝大多数被遣返的人来说,受到了非法的强制手段, 而且中国政府也不再隐瞒这些秘密遣返做法,有时还公开这些强制做法。

一切都始于 2014 年中国政府发起的猎狐行动,就是要将被指控贪腐的国民遣返会中国,猎狐行动自 2015 年以来成为中国政府启动更大 “天网”计划的一部分。此前由中国的公安部、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总检察长办公室负责相关行动。 现在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这个非司法机构负责,该机构由习近平于 ​​2018 年创立。

中国官方媒体经常赞扬这些被遣返“猎人”行动,分析指出被遣返的人中有根据司法程序被合法引渡的嫌疑犯、有腐败的企业家、罪犯和毒贩,也有落马的中共官员、发布异议人士和香港批评政府人士、维族人、藏族人和法轮功成员等。中国天网行动范围主要在美国、澳大利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东南亚国家。

强制遣返的行为富有戏剧性, 身为加拿大公民的亿万富翁肖建华在2017年坐在轮椅上,头部藏在毯子里,被六名身份不明的男子从香港一家豪华酒店带走。

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表示,通过这些非自愿的被返回,中国想发出以下信息就是世界上没有安全的地方是安全的,逃到国外也不会救你,就是你没处可逃。 自从习近平 2012 年上台以来,中国在海外寻求庇护的人数急剧增加,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在2020 年高达 11万 人申请,增加 700%。

强迫性的劝返

中国法律规定要说服[某人]回国是一项思想和政治工作。中国的说服工作让国际刑警组织 2015 年通缉令中四分之三的“逃犯”回国。如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指出中国政府同时使用了“非正规方法”,中国政府也不明确否认在行动中使用绑架、诱捕等手段。

还有另外三种避开法律框架的非常规做法,就是威胁对留在中国的家庭要进行报复、派往其居住国的中国特工对相关人士直接施加压力,以及干脆进行绑架。

还有一些威胁手段如网络攻击,向庇护国施加压力使其无法获得移民身份,盗用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 该非政府组织表示,因少有公开文件,因此对盗用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缺乏具体数据。 初步估算在 2015 年之前每年约为 30 次,到 2016 年增加到 600 次左右,此后每年可能超过 1,200 次。 2021 年 7 月,维吾尔族工程师伊迪瑞斯·艾山在摩洛哥因此被捕,目前他仍被拘留并可能被引渡。

维吾尔难民侯赛因·伊明托赫提的妻子尼加雷·尤素普的作证,说一些“逃犯”会达成交易,让你一个人呆着国外,条件是你监视侨民。她丈夫伊明托赫提于 2017 年从土耳其到阿联酋被绑架,随后失踪。 台湾中央研究院助理教授陈玉杰透露这类情况不少见。

向大陆的家人施压

该非政府组织审查了 18 个国家的 80 起相关案件撰写新报告指出向亲属施压的案例非常多。王靖宇于2020年底因谈及敏感话题如中印边境冲突,香港民主运动,2021年初其家人从一开始就被重庆警方骚扰,随后其父母失去了工作。 这位 21 岁的年轻人向荷兰政府寻求庇护说:一名中国官员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如果我在三天内不回来,我的父母就会受到伤害。 我其他家庭成员受到警察的迫害。 他们甚至跑到我表弟的小学告诉他说我是叛徒,他应该让他妈妈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

这些中国向海外派出的秘密工作人员主要在东南亚活动。 早在2015年,CCID网站就提到“有30多组的中国工作人员被派往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老挝、缅甸、印度尼西亚等国,抓获逃犯229人”。在没有通知法国当局的情况下,也违反两国双边引渡条约,这些来自中国的海外秘密工作者于2017 年在法国境内抓捕了郑宁,他是中国世界羊绒织造领先企业领导之一,也中国中银绒集团中银的前二号人物。

2015 年至 2018 年间,中共在追捕被指控腐败的武汉市发展局局长徐吉时,在美国雇佣了 10 人, 2019 年底纽约检察官逮捕的私家侦探迈克尔·麦克马洪,还针对另外九名“外国代理人”进行诉讼审理。

捷克参议员帕维尔·菲舍尔担任议会间中国联盟 (IPAC)的成员,他说我们必须保护弱势群体,否则就有可能看到中国破坏欧洲的法治,他同时担心地说,我们曾经真诚地与香港签署了引渡协议,但是现在已成为被引渡陷阱。

一些国家协助

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记录了 22 起绑架,其中 18 起成功,分别在泰国有 7 起,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有5 起。 漫画家江野飞2015年在曼谷被捕,被控颠覆罪,目前仍在重庆监狱服刑。

唐志顺直到2021年8月才能在美国找到家人。 这位维权人士于 2004 年在北京反对拆迁,11 年后在缅甸与人权律师王宇的小儿子邢勤先和鲍珠轩一起被绑架,随后入狱。 中缅警方携手将唐强逼到边境,随后他在中国被软禁到2016年。

另外中东的海湾国家和埃及与中国当局密切合作,一位在瑞典有政治庇护的维族人表示有1千多名维族人在阿联酋受到威胁,他们甚至不敢使用电话。

自 2020 年以来,尽管新冠疫情爆发限制了国际交流,但至少有 2,500 人被迫遣返。就是新冠疫情大流行期中国当局的猎户行动没有减弱。 自 2020 年 3 月以来,该保护卫士非政府统计了土耳其、摩洛哥和沙特阿拉伯的逮捕人数。 尽管中国关闭了边境,但中国继续向这些国家派遣特工,在海外的维吾尔人担忧,因为不再清楚谁是间谍或者不是。

作者:罗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