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接受美联社独家访问:北京冬奥会延续“虚假的微笑”

0

资料照: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在伦敦艺术展览馆与他的作品在一起。(2019年10月1日)

华盛顿 —即将于2月4日开幕的北京冬奥会,像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一样,其开幕式和闭幕式都将在俗称“鸟巢”的北京国家体育场进行。已成为北京新地标的该体育场当年由瑞士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设计公司设计,而现已流亡海外的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当时因为为这家瑞士设计公司工作而参与了“鸟巢”的设计工作。

艾未未当年曾希望鸟巢新颖的设计和奥运会的举办会带来中国更大的开放,但是他失望了。他事后除了抨击北京2008年的奥运会“没有灵魂”外,还多次将鸟巢和北京奥运会描述成中国呈现给世界的“虚假的微笑”。

艾未未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前夕接受美联社独家访问时表示,北京冬奥会与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相比并无两样。

艾未未是中国著名诗人艾青的儿子,他从小就因为艾青被打成“右派”而连带遭受流放迫害之苦。艾未未经常利用他的作品或发表评论,抨击中国官方对自由和人权的打压。他去年出版回忆录《千年悲欢》,讲述自己与国家机器的对抗以及他和父亲挑战权威的经历。

“作为一位设计师,我的目的和其他设计师一样,就是要设计得越完美越好,” 艾未未在通过电邮回答美联社问题时谈及鸟巢的设计。“我们本来希望我们设计的作品可以成为自由和开放的象征,代表乐观和积极的力量,但最后它却被用作宣传的工具。”

当国际奥委会2001年决定让北京举办2008年奥运会时,它曾宣称此举将有助于改善人权。但是艾未未看到的却是农民工被赶出北京,小商店被关闭,而街头摊贩被驱离,全市多处出现覆盖整个街区的又高又大的绘有美景靓图的看板,以遮挡破败的社区。

“整个奥运会是在封锁状态下举行的,”艾未未告诉美联社。“普通民众根本就没有参与的快乐。相反,国际奥委会和中国政府倒有密切的合作,共同作出一场表演以获取经济和政治好处。”

“在我们这个一切事务都有政治含义的世界上,我们被告知不能搞政治化,这仅仅是一场体育赛事,与历史和理念和价值观都无关,甚至也与人性无关,”艾未未说。

艾未未在电邮中指出,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让中国壮了胆,“更加自信也更不愿妥协”。他解释说,2008年奥运会是“负面的”,因为它让中国政府更有效包装了它的说辞。奥运会并未像国际奥委会所说的那样改变中国,也没有提升公民自由。相反,中国利用奥运会改善了它在国际舞台上的形象并展示其崛起的力量。

美联社在报道中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曾经是中国政府一位对此负责的高层官员,但是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却将完全是他的个人表演。

“自2008年以来,中国政府进一步加强了控制,人权状况也进一步恶化,”艾未未对美联社说。“中国看到西方在人权问题上的虚伪和无助,所以他们变得更大胆,更无道德,也更无顾忌。2022年,中国将对网络和政治生活,包括人权、媒体、自媒体施加更为严厉的限制。中共根本不在乎西方是否参与冬奥会,因为中国相信西方忙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

艾未未认为北京冬奥会和新冠疫情叠加对中国的威权政府而言,时机最好不过。疫情在奥运会期间将限制记者的行动,它也可以展示中国政府奥威尔式的管控。

“中国在国家资本主义制度下,特别是在新冠疫情后,坚定认为它的行政管控是唯一有效的办法;这也强化了他们对威权主义的坚持。与此同时,中国认为信奉民主自由理想的西方却无法实现有效管控。所以,2022奥运会将进一步证明中国威权主义的有效性和西方民主政府的挫败,”艾未未说。

艾未未多次抨击国际奥委会是帮凶,一心只想从中国市场挣钱。国际奥委会和中国政府双方看中的都是商业机会。

“在中国,只有党的指示、国家控制的媒体以及被媒体洗脑的民众,”艾未未写道。“没有真正的公民社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人民完全对奥运会没有兴趣,因为它展现的仅仅是国家政治。国家培养的运动员拿奥运金牌为自己或甚至为体育机构换取经济好处。这种做法偏离了奥林匹克的初衷。”

在被问到他是否有计划返回中国时,艾未未对此表示了怀疑态度。

“从目前的情况看,我是越来越难以返回中国了,”他说。“我想说的要点是中国的形势在恶化,而西方的抵制毫无效力也毫无用处。中国对此完全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