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思想 时评 韩连潮:中共二十大评析

韩连潮:中共二十大评析

0
导语:
中共20大是2022年中国最重要的政治事件,备受世人关注。习近平能否在20大上破规续任中共党政军最高职务?围绕着20大的权力布局、割据或争斗,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外交、等等将会发生什么?更重要的,果若习近平连任,他将把中国带往哪里、并将对世界产生何等影响?本报特设中共20大专栏,征邀和发表系列深度分析文章,围绕这些重大问题与各界朋友展开不同方面、不同角度、不同立场的交流、碰撞、辩论和探讨。

 

中共正在密锣紧鼓地筹备2022年下半年召开的20大,其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会议将在关键时间点决定共产党政治权力的再分配,习近平或将打破邓小平定下的十年任期制重回毛泽东独裁时代,并确定中共未来走向。本文试图对这些问题进行一些探索和分析,由于中共秘密组织的特性,以及对信息的高度封锁,这些分析或带有局限和片面性。

一、习近平连任和新领导班子

自从习近平2018年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之后,一般认为这是为其长期执政做铺垫,使他在二十大可以顺利连任。针对当时外界批评,习近平的借口是,他本人反对终身制,但因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两职务都没有任期限制,为了让国家主席与上述两职务保持一致,所以要修宪废除国家主席连任限制。中共官媒也积极为其洗地,称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不代表恢复领导干部终身制。

这个借口不值一驳。为什么不修改党章限制中央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任期,来完善最高领导人的任期制和退休制度呢?文革之后,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从毛泽东独裁带来的灾难经验出发,废除了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这得到中共全党的一致拥护,也得到第三代和第四代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和胡锦涛的继续执行。但是由于邓小平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共最高领袖任期制和接班人制度,其政改十分有限,给习近平回到毛泽东大权独揽时代以机会。习近平本人从未公开表示他不会再继续连任,相反,各种劝进声音甚嚣尘上,相关活动层出不穷,颇有袁世凯称帝前的气势。

终身独裁是逆潮流而动,不符合大多数人民和党员的意愿,也和世界大势格格不入。如果二十大习近平坚持不下课,那中国将和朝鲜并列成为世界上仅有的有条件实施领导人终身制的两个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的朝鲜化必将成为国际笑话。古巴、越南和老挝等社会主义国家都已经废除了领导人终身制,而采取了任期制。

正是由于中共一直没有解决最高权力交接制度化问题,每次换届各派系都参与权力斗争,为进入权力核心博弈卡位,特别是二十大更不例外。有分析人士认为20大之前还会出一系列的事情,体制内各种反习力量,尤其是邓小平派系,在20大之前会与习近平做生死较量,而这种博弈的白热化可能导致习近平霸王硬上弓式的强势连任不能如愿以及常委人选多次反复变化。

我认为邓派在党内应当是主流,他们从邓小平的改革中受惠,也支持继续改革开放。但是在中共体制内,紧跟当下最高领导,与其保持一致才能保住自己的利益,才是政治正确。即便他们看到习近平可能会把中共引向死路,他们不会为了救党而牺牲自己利益,习近平反腐打了那么多邓派,没有出现集体反对的组织活动和声音就可以说明这一点。确立习近平历史地位的第三个历史决议的通过和中共要求二十大代表选举过程就是贯彻学习习近平思想的通知,都说明习近平已经成功地掌控了中共党政军,因此习连任应当不会有什么意外。

习近平面临的首个挑战是说服或迫使其他6个现任常委支持他连任。上述文件的通过也表明他特别搞定了常委,否则这两个文件不会通过。如果习近平继续按“七上八下”的人事惯例办,6个现任常委中有两人因年纪要正常卸任退休,4人留任。但是4人留任涉及职务安排的难题并阻塞下一拨干部的递进之道,更主要的是妨碍习近平将自己信任的干部提拔到中共权力核心。所以他更有可能无视论资排辈和以年龄决定去留的做法,另搞一套。实际上习近平在过去9年中已经多次打破了接班梯队的递升传统,如破格提拔军队干部,迫使未到年龄者提前卸任等。 但是如果让6个现任常委全部出局,他们不会支持习近平连任,都是67岁,凭什么习近平不退,而其他人要退。所以习近平会用中共面临国内外危机、实现百年奋斗目标需要相对年富力强具有开拓精神的干部等为借口,用拉一派打一派的办法,将自己信得过的人安排进入二十大常委和政治局。这必然会加剧内部权斗,出现更多的变量,或许某些出乎意料的结果。 但一朝天子一朝臣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传统和现实,干部、党员和老百姓都会见怪不怪。

习近平本人是否会在权斗中失利而不能连任?有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在防疫上的失误、经济上的瞎指挥、国际上制裁中共在新疆的恶行包括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彭帅事件丑闻等直接影响了习近平在党内的政治权威,进而给其连任带来阻力,尤其是习近平对军队红二代下手引发的分裂、利益分配不均等都给习近平连任带来诸多的不确定因素。笔者觉得这些因素不足以撼动习近平的地位,因为如前所述,中共所谓民主集中制决定了作为一把手的特殊权力和地位,同时习近平通过反腐等手段,清除了潜在的政敌,控制了党和军队。党内反习势力没有德高望重的带头羊,习近平对高层监控的严厉程度远超民众,这些党内反习力量目前不可能组织化,至多是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作为一个强势的班长,除非习近平自己撂挑子,或因为身体健康原因放弃,他的连任是志在必得。

很多人关注习近平是否会在二十大确定其接班人,笔者认为他不会,因为习近平有足够时间在二十一大前甚至二十二大前处理妥当,没有必要在二十大确定,习近平熟知中共钦定接班人引发的种种问题,尤其是孙政才丑闻,长时间考核接班人对他至关重要。但这不等于他没有一个或多个接班候选人,以及紧急接班方案。

由于二十大的人事布局涉及到中共处理所面临的国内外严重危机,以及实现未来20余年的战略目标,习近平在用人上不会太出格,既不会完全打破常规,又不会完全按常规走。他基本会按照既定的2019年出台的党政领导班子建设5年规划进行中、长期的人事布局,任用更多的60后和70后干部,也会破格地留任少数有经验的大龄干部和提拔一些更年青的干部。他的人才战略是力图提拔有能力、有专业、有历练、能应对国内外更为复杂的挑战和接受更为艰巨任务的官员上位,但习班底成员选用的最根本前提是,必须绝对效忠和服从习近平个人,坚持习近平思想,而他们得票多寡、年龄长幼和业绩大小并不是主要考核标准。笔者认为,这些在改革开放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即将掌握中共党政实权的新生代有多少真心信奉习思想,自觉地帮习搞个人崇拜还很难说,而且在中共制度性腐败和僧多粥少的大环境下,官员带病提拔和尔诈我虞在所难免,体制的弊端使得其不可能真正地选贤任能,这是习近平人才战略难以逾越的障碍。但总的来看,中共党政领导接班梯队正在有序和稳步地递升上位。

二、习近平的“党内民主和全过程民主”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二十大能否按习近平的意志走,保证万无一失,很大程度取决于出席大会的2300名党员代表对习近平的忠诚度。因此选谁参会非常重要,习近平对此早有部署。2021年11月,中共中央印发了《关于党的二十大代表选举工作的通知》,特别强调要使二十大代表选举产生过程成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思想的过程,以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习核心周围实现中国梦。随后,中共中央组织部具体提出筛选代表的重要标准是,看其能否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人民日报评论员同年12月发文称要坚决杜绝“墙头草”、“骑墙派”、“两面人”等,防止“带病提名”、“带病当选”,完全排除党内不赞同习近平政策的人士。很显然,中共的38个大选举单位,已经部署就绪,层层把关,处处设防,保证习家军主导二十大,使习近平得以连任。与此同时,中共又要将这个严密操控的过程贴上一块“党内民主”的遮羞布。事实上9500万党员没有政治权利,党组织操纵整个选举过程,候选人提名由党委会把控,不实行秘密投票规则,党员投票实质是粉饰党内的权力专制。

马克思、恩格斯早就明确强调,必须以党内民主原则取代以前的宗派密谋的组织原则,他们在同盟的新章程中规定:党的各级委员会由选举产生并可以随时撤换。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仅此一点,就已经堵住了任何要求独裁的密谋狂的道路。” 中共号称马克思主义政党,但长期背离其“信奉”的马克思主义,不敢真搞党内民主,党员从来没有真正行使过民主选举的权利,中共党魁从来都不是党员选出来的。号称“决定中国之命运”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确立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并不是由选举而产生,是依据王稼祥从莫斯科带回共产国际季米特洛夫要求中共“以毛泽东为首”的口头指示决定的。

文革之后,中共总结经验教训。1980年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以来通过了包括《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在内的一系列条例规定,试图建立党内选举制度,在各级党代会实行差额选举,并要求逐渐扩大差额选举比重。中共党的十三大报告第一次提出“坚持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十六大报告喊出“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的口号;十七届四中全会决议特别提出,“保障党员主体地位和民主权利,完善党代表大会制度和党内选举制度,完善党内民主决策机制 和积极发展党内民主”。

然而,党内民主尚未起步就胎死腹中。2002年十六大的选举差额比例是百分之十,十七大规定“不少于15%的差额比例”,十八大规定“应多于15%”,十九大不变,二十大仍旧未变。这就是说,在习近平主政的10年里差额选举比例根本没有增加,打断了差额选举逐次扩大的做法。从中共十二大到十八大,党代会代表一直逐年增加,分别为1545人、1936人、2035人、2048人、2120人、2220人,2270人。但十九大和二十大规定代表名额均为2300人。在实际操作中,差额选举的范围和比例都小、各级党组织都会找到对策将其搞成变相的等额选举,使得差额选举不过是中共自欺欺人的伎俩,和过去的领导出名单党员画圈圈没有什么本质不同,只不过在出的名单中增加几个人而已。

笔者曾听说十八大之前,薄熙来的幕僚建议其“海推”“海选”重庆党员代表,并建议先斩后奏,造成既定事实,由此推动党内民主,也有助于其入常。薄熙来迟疑了很久,决定请示胡锦涛。但海选计划被胡驳回,并要求薄按既定的差额比例方针进行党代表选举。这一方面表明“应多于15%”实际上也有内定上限,另一方面说明中共统治精英并不相信党员,不相信他们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员,有足够的觉悟选出自己的领袖。可以想见,如果薄熙来真在重庆实现党代表海选,历史很可能会有改写。二十大前,习中央再度强调禁止“海推”、“海选”,说明党内民主是实实在在欺骗党员的东西。

中共的全国代表大会历来都是党的统治阶层的会议,举举手,表表态,做做形式,走走过场,和9500万普通党员没有什么关系。中共《党章》规定党代会是中共的最高领导机关,但其实际职能和作用只不过是装饰花瓶,党代表不能讨论决定党内重大路线方针,一切由常委会包办。而党代表中参会的真正在生产和工作第一线的普通党员少之又少。二十大规定党的各级领导参会必须限制在三分之二,三分之一是一线党员代表,官员仍占代表的绝大部分。普通工农兵学商党员恐怕极少。即便真正来自一线工农,他们也是经过反复筛选符合习近平要求用来走形式的工具,对大会议程和选举没有什么影响。这个比例本身说明中共并不是自己标榜的工人阶级的政党。此外,中共一向强调妇女半边天,但除了毛泽东老婆江青外,没有一个女性进入过中共的权力核心。担任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的女性也极少,与女党员人数完全不成比例,也表明中共政治一向是老男人们玩的权力游戏。即便是改革开放后,如何产生中共党的最高层领导人,都没有成型的制度规定,而是默认邓小平陈云以及后来的江泽民胡锦涛等前任党魁们秘密协商、隔代指定接班人选,再用流于形式的假选举包装其合法性。

马克思、恩格斯在总结巴黎公社经验时曾提出新型的人民国家的思想,他们认为以普选为基础的“真正的民主制”是克服国家与社会分离的必然选择。他们高度赞扬巴黎公社的公职人员由公民普选产生和罢免、拿工人薪金、作为公仆服务于社会等制度规定,指出这“能保证国家权力始终保持在人民手中”。但是列宁为首的苏共在夺取政权后并没有按马克思的主张实行普选,中共步苏共后尘,拒绝让人民享有选举国家领导人的基本权利。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只有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才是合法政府。70多年前,中共靠枪杆子以死伤3000万人的血腥暴力夺得政权统治中国,至今没实行过真实而公正的民主选举,中共政权始终存在着合法性危机。同样,习近平上台以来始终被笼罩在合法性焦虑的阴影中而无法解脱。

为了保住权力,习近平用指鹿为马、偷梁换柱的伎俩,硬造出“全过程民主”的荒谬说法,拼凑一堆含混不清的空洞词语粉饰极权制度,所谓“实现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等,胡乱吹嘘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优越性远远超越美式民主。

回看20世纪的世界历史,前苏联、东德、朝鲜等许多极权国家都曾将自己的“民主”说成世界上最完美的民主,斯大林在1937年血腥大清洗中还标榜苏联的选举是世界上最民主的选举,这些早已成为国际笑柄。习近平的“原创”不过是重拾前苏联、东德、朝鲜等国暴政的遮羞布而已,更让人觉得荒唐可笑。

习近平说的“人民当家作主“、“全过程民主”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本质上是高科技条件下的精致新极权制度,是反民主反文明的现代奴役制度。但中共动用巨大的内外宣传机器重复洗脑,徒劳而愚蠢地企图将谎言变成真理。

因为,保障人权、权利平等、言论出版新闻自由、公开透明、分权制衡、司法独立等,是民主政治的必要前提和基本要素,自由公平的选举是民主政治的起点。鉴别人民是否当家作主的最主要标准,就是看他们能否自由和公平地选举和罢免政府各级官员,鉴别党员是否享有主体地位和民主权利,也要看他们能否自由和公平地选举和罢免各级党组织领导人。与普选权紧密相关的是保障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结社自由,以及有独立法官公平司法裁决纠纷。唯有如此,选出来的官员和党组织负责人才能体现人民的意志和代表人民的利益,也才能对人民和党员负责,而不是对上级领导负责。就此,“海推”和“海选”是真假民主的试金石,这是世界各国普遍认同的硬性标准,中共怎么强词夺理和狡辩也绕不开这个试金石。相对来说,过去中国的村委会选举比较接近民主选举,但是村委会不是中共的政府机构,而是群众性的基层自治组织;为保证中共的人当选,习近平上台以后强化了村党组织对村委会选举的控制,村委会的民主选举已经名存实亡。

中共常常把人民当家作主、把代表人民的意志和利益挂在嘴边,竭力辩称人民有权参政、议政、监政,来合理化它的一党专政。这显然是一个弥天大谎。中共为了保证其永久执政,打着中国模式民主的虚伪旗号,既是游戏规则的唯一制定者,又是唯一的参与者和裁判员。党国的法律完全按中共的意志而制定,习近平上台后更是要求坚持党对司法的绝对领导。近年来,中共增加了制定新法向社会征求意见的程序,但这只是做做形式,人民始终无权参与法律制定工作,也无权监督这些法律的实施。

无论其御用文人的三寸不烂之舌多么厉害,也无法举出让人信服的具体证据证明人民当家作主是如何实现的。至今为止,中共仍然不批准联合国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共宪法规定的权利是一纸空文,根本不能保护个人权利不受到党国权力侵害,任何对中共的批评都会被冠以“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而被惩治,或以“颠覆国家政权”入罪。官媒把中共的橡皮图章—全国人大 — 说成是14亿中国人选举出来的,每年提出的建议和议案都得到落实来证明它代表了人民意愿实现了民主。但事实是每年成千上万的民众进京上访,各级政府处处设卡,层层堵截,训诫罚款,关黑监狱、劳教者众多,哪里体现出为人民服务、代表人民利益?

做不到这点,人民当家作主、一切权力属于人民都是空话、假话。按这个标准,习近平的全过程民主是假民主,党内民主也是假民主。

三、 中共二十大后的走向

习近平搞虚假民主的用意是维护中共的一党专政,保障其长期执政,将权力永久把持在党的手里,让红色帝国千秋万代不变颜色。中共的枪杆子、刀把子、笔杆子和钱袋子都是服务于此,政权安全是中共核心利益的核心,这个任务二十大后仍然是中心,是中共一切工作的出发点。除了加强前三杆子之外,还会更多地使用钱袋子的功能,通过经济持续增长以及共同富裕等新民生政策,忽悠人民,获得执政合法性。

在习近平第三和第四任期中,中共要朝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即在2049年党国建国100年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此前,它还要在2027年中共建军100年时实现军队现代化;同时,中共面临大限将至的关键时间点。中共的俄爹苏共执政了74年垮台,2023年中共也将达到这个大限。这个节点也让迷信的中共领导人高度紧张。近年来,各种灰犀牛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结构性问题和疫情造成的经济困境、中共对现行国际规则和秩序的强势改变、争霸世界的战狼外交引起的西方国家的集体反制,让习近平面临自2012年执政来内外最严峻的危机。

习近平本人个人野心勃勃,认为自己是可以和毛泽东比肩而立的党和人民的大救星,是中共第二个百年千秋大业的开启者。他不会保守地应对危机,但本质上还是会沿用毛泽东、邓小平的老套路。对内,由于中共领导的权威性一代不如一代,习近平一定会像毛泽东一样大树特树自己的绝对权威,大肆宣传自己的丰功伟绩,竭力推行个人崇拜和造神运动,以党的名义强化对其个人的忠诚。与此同时,他也会继续邓小平“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战略,一方面强化对党和国家各个领域和机构的改革,提高对党国社会各个层面统治的效率,以更为精致、精密、全面、多样的方式掌控党国。他会更大力度地加强用数字监控、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高科技手段武装专政机器,高压维稳,打压任何与其思想路线不同的人以及观点立场,先发制人地消除对自己和中共的安全隐患;另一方面,他会力图通过经济调整,加强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主导作用,提高国企生产效率,既要保住作为世界工厂的制造业,以解各级政府财政燃眉之急, 走出经济危机,又要推动经济转型,成为世界创新中心,实现赶超美国争霸世界的战略目标。这是习近平第五个现代化的核心精神。但是历史证明,政治压迫不可持续,人性向往自由和尊严;此外,社会主义经济的致命弊端是无法调动个人的积极性,即便加入某些市场机制也不可能根本消除。同样,政治窒息的环境也不可能持续地产生颠覆性创新。西方国家开始认识到中共全力以赴攻占科技高地的政经动机,加大反制措施,如限制华为公司,减少对华技术转让等,这也会让习近平的经济转型举步维艰。

习近平还要在二十大上大打共同富裕这张牌,这也是一箭双雕、政治经济双管齐下的权谋,通过劫富来济党。习近平既要利用民营经济,割民企的韭菜,又要防止其做大做强,以掌控经济失控带来的政治安全风险,近年来一系列打击民企的举措都是以此为目标。同时,他利用中国民间仇富心态,提出颇得人心的共同富裕口号,以消除和转移因此而引发的对党的不满情绪,将党国存在的巨大贫富差距归咎于邓小平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把自己打扮成关心民生、超越了毛邓的圣君明主。虽然中共宣布实现了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在建党100年时完成了全面小康社会的建设,但事实如李克强所承认,6亿人月收入只有1000元,不够中等城市的房租。鼓吹共同富裕很有诱惑力,可以给人民一个虚幻的希望,从而支持习近平政策。然而,只要经济的隐形双轨制存在一天,官商勾结、钱权交易、权力寻租就在所难免。中国巨大贫富差距就是权贵利用经济隐形双轨制而产生的,体制造成的机会不均等是问题的核心,这个不解决,共同富裕是空话,是中共100余年都兑现不了的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空头支票。

在无法迅速解决国内危机时,习近平一定会通过对外扩张转移矛盾和公众视线,煽动极端民族主义,为其政治服务。2022新年伊始,中共军队在中印边境的主动挑衅就是一个证据。除了中共的执政安全之外,中共利益的核心是占领台湾和吞并南海,最后是争霸全球,但推动实现这些利益的行动是齐头并进的。所谓解放台湾、统一祖国是习近平中国梦的最重要一环,习近平在二十大会再度施压,提出解决台湾问题方案。可以预见,习近平甚至会将打台湾作为连任的一个口实,并在第三和第四任期中,在不影响中共执政安全前提下,不惜代价拿下台湾。他主要是通过舆论战、心理战、法律战、大统战、经济战,同时加上军事挑衅,实施逼统战略,保持中共在台湾海峡的存在和台湾主权争议状态,以警告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不得提升与台湾的官方关系。一旦逼统不成,中共会利用经济手段,或擦枪走火武攻台湾,或在美国护台决心减弱时,武力犯台。

可以肯定,习近平二十大之后的对外政策首先是将美国作为主要敌手,因为美国是中共实现其战略目标扩张其核心利益的最大障碍。他会加大扩军备战,力图打赢中共争霸全球的最后一战。与此同时,习近平会继续忽悠美国,争取更长的战略机遇期,因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共与美国摊牌的实力仍然不够。

总而言之,习近平二十大后的内外政策或许会在某种程度上延缓中共的坍塌,但最终会把党国带上一条更危险的道路,造成灾难性结果,党内外有识之士对此应当有清醒的认识。如果9500万党员真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那就应当按马克思的教导,为自己和人民争取普选权,自由公平地选举党代表和党的领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