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台湾的真相

0

◎罗曼 / 自由时报 / 星期专论

美中关系的基础,其实是一系列关于台湾的虚构谎言。事实上,当前的美中关系之所以争议不断,主要原因之一便是中国的咄咄逼人,正将这些精心构筑的诓言诈语暴露在常识面前无所遁形。

台湾显然是独立的国家

读者对这些虚构的说词一定不陌生。在一九七○和一九八○年代,美国官员说,他们需要与北京联手才能对抗苏联。外交官不能将台湾说成是一个「国家」,更别说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台湾显然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这种诬言谰语还融入美国的政策,变成「台湾海峡两岸所有的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即使在台湾,也无从得知台湾人民想要的是什么,直到一九九六年的总统大选。

冷战结束后,对于台湾的想像转而配合更广泛的模糊战略目标,即确保「全球稳定」。反过来,这种稳定性帮助美国取得在中国的商业机会。他们的假设是,在台湾议题上发表「错误」的言论会激怒北京,而北京会将怨气发泄在美国企业身上。

这一切都让外行的观察家一直搞不清楚,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和北京的一个中国「原则」到底有何差别。这是故意的。如此一来,中国可以继续声称美国坚持对台湾地位的立场,而我们美国人也可以否认事实并非如此。而且,即使那些局外旁观者没时间搞清楚箇中差异,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然而,时代正在改变。

美对台政策有战略因素

美国联邦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在去年十二月就台湾政策举行听证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事先准备的证词中,美国国防部负责印度—太平洋地区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瑞特纳(Ely Ratner)指出,「台湾位于第一岛链的关键节点,支撑着美国的盟友和伙伴网络,不仅对该地区的安全至关重要,对确保美国在印太地区的重大利益也不可或缺。」基于这些原因,以及台湾在主要海上交通线路中的优势地位,他说这是美国对台政策背后的「战略因素」(strategic reasons)。

瑞特纳的声明在美国的两岸专家圈子里吹皱一池春水。为什么?因为他说了真话,而这是美中关系中长期不被容许的瞽言妄举。

当然,这就是台湾为什么在战略上对美国很重要的原因。四十多年前的美中关系解冻已经达成目的。苏联已经崩溃。冷战结束了。今天,中国在各个层面的蛮横姿态,从阻止开放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病,COVID-19)起源的相关资讯、对澳洲和立陶宛的贸易禁运,一直到在南海和南方印度边境的蚕食鲸吞,导致谈论台湾地位的字斟句酌,已经不像十年、十五年或三十年前这么重要。

就连在中国的商业机会,也不再像过去那么具有吸引力。习近平政权已经注意到这一点,不再奉行使中国发展成今天如此繁荣的经济自由化政策。北京当局可能会继续培育张牙舞爪的「国家队」(national champions),但中国经济的管理失当,已经促使外国企业开始关注多元化战略。美国企业在国会山庄到地方议会的游说团体,曾经对任何可能令中国政府难堪的政策戒慎恐惧,但现在肯定已经不像以前如此担心动辄得咎。

绝不默许台湾和中国统一

瑞特纳揭露的另一个现实—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杞人忧天者指控他意有所指—是美国绝对不会默许台湾和中国统一,即使是透过和平方式。是的,这是真的。北京当局一直都是这么认为。

中国是为了从与美国的关系中获利,才和美国合作。击败苏联、全球稳定和争取外国投资,也达到他们的目的。至于美国,华盛顿对同意与中国统一的台湾敞开大门,因为美国知道台湾人民不会赞成统一。

军机频扰台 美重新评估中国政策

如果将前述立场正式且大声地说出来,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势将土崩瓦解。或许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这么做。我们数十年来的中国政策一方面致力于维护和平,另一方面也确保台湾的自由与繁荣。然而,随着中国每次对台湾施加新的威胁,一再出动军机侵扰台湾防空识别区(ADIZ),都在逼迫美国重新评估其中国政策。

如果武力还是保卫台湾的最终手段,外交场合的文字游戏也将寿终正寝。毕竟,在美国军队为了确保两岸分离而进行战斗的情况下,不可能还维持一个中国政策。随着这种情况似乎愈来愈有可能发生,美国官员必须以更平铺直叙的措辞来谈论中国的威胁、台湾的地位,以及台湾对美国利益的价值。如果北京在台湾议题上不愿改弦更张,瑞特纳的诚实可能只是一个开端。

(作者罗曼为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国际新闻中心陈泓达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