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谎频道:《环球时报》就美中贸易协定进展夸大其词

0
资料照片:美国北达科塔州的农民检查大豆的质量。(2019年8月6日)

1月10日,美国农业部部长汤姆·维尔萨克(Tom Vilsack),美国将继续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完全执行并完全落实”美中两国2020年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经历几轮紧张激烈的谈判和互加关税之后,特朗普政府于2020年1月与北京达成这份贸易协议。根据协议内容,中国同意在2020年和2021年这两年中,在2017年中国进口美国货物总额的基础上,多购买价值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

资料照片:特朗普总统和刘鹤副总理在白宫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2020年1月15日)

该贸易协议已于2021年底到期,但数据显示,中国远未达到协议所定的购买目标。

作为对维尔萨克上述表态的回应,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网站次日发表社论,指责美国“一再利用(贸易)协议作为向中国施压的武器”。

“事实上,尽管美国发起罔顾基本经济规则和全球化趋势的鲁莽的贸易战,并(对中国)恶意镇压,但中国努力克服疫情带来的困难,实施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环球时报》英文网站写道。

上述说法具有误导性。

诚然,中国的确加大了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购买力度。但彭博新闻社和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的贸易数据均显示,截至2021年11月底,中国对美国出口商品及服务的购买量只达到中国所做承诺的60%。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设定了中国购买美国农产品、制成品、能源产品和服务的具体目标。

“我们的中国伙伴(实际购买的美国农产品数额)比承诺购买的数额少了约160亿美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贸易代表戴琪大使将访问中国,并继续与中国讨论全面和完整履行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必要性,在未来几年中补上这160亿美元的缺口,” 维尔萨克1月10日在亚特兰大举行的美国农场局联合会(AFBF)的年度大会上

据路透社报道,维尔萨克1月11日表示,“美国将先继续就完整执行贸易协定的必要性向中国施压,然后才会讨论延期事宜。”

根据PIIE的计算,截至2021年11月,中国距离农产品购买目标还差22%,制成品购买目标还差44%,能源产品购买目标还差65%。

资料照片: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长滩港口摆满了中国集装箱。(2019年5月14日)

对于美国农产品,中国承诺在两年内购买739亿美元,但截至2021年11月实际购买574亿美元。

对于美国制成品,中国从2020年到2021年11月期间购买了1178亿美元,远低于2107亿美元的目标。

对于美国能源产品,贸易协议中设定的购买目标是677亿美元,但截至2021年11月,中国只购买了240亿美元。

PIIE所追踪的数据中不包括中国从美国购买服务的数据。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年度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对中国的服务出口额下降了32%。

中国将购买目标的未能达成归咎于疫情引发的供应链混乱,而据《纽约时报》报道,“尚不清楚拜登政府对这种说法的接受程度,也不知总统会否因中国没有履行协定承诺而对其采取行动。”

专家表示,中国未能实现如此雄心勃勃的采购目标并不令人惊讶。

PIIE的查德·P·鲍恩(Chad P. Bown)去年12月告诉《纽约时报》:“显然,2020年初开始的大流行病有影响,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目标在一开始就不现实。”

福布斯贸易专栏作家肯·罗伯茨(Ken Roberts)写道:“中国根本不可能在两年内将其美国出口产品(的购买量)基本上翻一番。”

而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的办公厅主任贾米森·格里尔(Jamieson Greer)告诉《华尔街日报》,尽管中国未能实现这些购买目标,但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在2020年和2021年仍然强劲。

“相较于指望中国仅根据市场原则就会开始购买我们出售的产品,我们更希望有高目标并实现历史性的出口,就像我们在2020年和2021年所做的那样,这要归功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格里尔说。

尽管中国没有兑现购买承诺,但数据确实显示,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额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罗伯茨在其专栏中写道,美国在2021年前十个月中对中国的出口额与2017年前十个月相比,有18%的增幅;截至2021年10月,美国去年对华出口总额为1216亿美元,是2009年全年出口总额的两倍。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无论是2020年还是2021年,美国牛肉、猪肉和家禽生产商对中国的出口额都创下纪录。尽管其他农产品出口量未达到协议目标,但仍接近纪录水平。例如,中国在2020年从美国共进口141亿美元的大豆,仅略低于2016年创下的142亿美元的纪录。

中国对美国半导体的购买量则超过了贸易协议中所设的目标,成为例外。PIIE的鲍恩告诉《南华早报》,华为等中国公司在过去两年里大量囤积美国半导体,因为它们当时预计美国可能会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向中国出口半导体。

采购承诺只是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一部分。该协议还就知识产权保护、金融服务、宏观经济政策、汇率问题以及透明度等方面的结构性改革拟下条款。

鉴于中国国有企业是创纪录农产品采购量的主力军,一些专家认为这有一定的讽刺意味。

“这(巨额采购量)就需要国家对市场进行一定程度的干预,以弥补‘真实需求’的缺失。这与美国对中国经济模式的总体上的不满之处背道而驰,”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首席全球贸易分析师尼克·马罗(Nick Marro)对《南华早报》说。

华盛顿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中国商务和经济董事讲座高级顾问和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告诉《华尔街日报》,购买目标的设定强化了中国的国家控制。“这让中国体制中那些我们想要杜绝的不良部分被赋予更多权力,” 他说。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