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誥烽:哈薩克斯坦之變折射中俄爭霸的宿命

0

 粵語組製圖

中亞國哈薩克斯坦因為能源價格暴漲而出現大規模民眾示威,最後演變成反威權體制抗爭。但在示威變成更廣泛起義之前,俄羅斯領導幾個前蘇聯加盟國組成的「集體條約安全組織」(CSTO),便以維持和平之名出兵哈國幫助該國政府血腥鎮壓示威。

最近十年,中國在「一帶一路」名下大舉投資哈薩克斯坦等中亞共和國的能源、採礦業,並貸款給這些國家的基建工程。這些國家在經濟上越來越向中國傾斜,因此不少人提出中國在中亞影響力開始蓋過俄羅斯的議論。

這次哈薩克斯坦出現反政府浪潮,直接牽動中國在該國龐大投資的利益。但中國除了打一下反對西方國家干預哈薩克內政煽動顏色革命的嘴炮之外,並無任何實際行動支持該國的友好政權。到了危急存忙關頭,哈薩克權貴還是要靠莫斯科緩手保政權。

經過這一役,有評論認為中俄在中亞出現更清楚的合作分工,中國負責經濟建設,俄國負責安保。但也有評論認為,中俄在中亞的競爭,將更為激烈。中亞政府知道有危難時只可以靠俄國,所以將更倒向莫斯科。中國有龐大經濟利益卻全無影響中亞局勢的能力,一定感到很沒安全感,急著將自己在區內的經濟影響力轉化為政治和軍事影響力,這將會引起莫斯科或明或暗的反制。

從更長的歷史角度看,中俄在中亞爭霸,是地理的宿命,長遠來說無可避免。13世紀蒙古帝國統一了歐亞大陸。帝國崩潰後,中亞出現不少獨立的國家與小帝國,如涵蓋遠至今日西藏、蒙古、哈薩克斯坦和西伯利亞部分地區的准葛爾。17和18世紀,清帝國西擴、俄羅斯帝國東擴,准葛爾成為清俄中亞爭霸的地區之一。最後清帝國成功消滅准葛爾並對其人口進行種族清洗,將有關領土併入清帝國,建立「新疆」。

到了二十世紀初,中華民國政府虛弱不振無法控制中亞地區,不單外蒙古成為蘇聯衛星國,蘇聯更以哈薩克等中亞共和國作為前進基地,滲透新疆地區並扶植主張新疆獨立和親莫斯科的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冷戰後解封的前蘇聯秘密檔案顯示,史太林和蘇共政治局,在1948年春發出指令,命哈薩克等蘇維埃共和國大舉招攬來自新疆的維吾爾人,為他們提供各種醫學、農業、開採、工業、行政等訓練,再送他們回新疆全面接管當地的政府、經濟和社會機構。

1949年二月,正在奪得全國政權的毛澤東和中共政治局與蘇聯特使米高揚在西柏坡密會。根據前蘇聯的解密檔案,會議談到中亞問題時相方爭持不下火藥味濃。毛澤東主張讓外蒙古與內蒙合併,加入共產中國,並要求蘇聯勢力撤出新疆,停止干預新疆事務。米高揚堅決回應外蒙古已經習慣了做獨立國家而且過得很好,外內蒙古合併的唯一途徑,便是內蒙加入外蒙建立更大的蒙古共和國,至於新疆,米高揚竟然睜著眼否定蘇聯勢力的存在。毛最後無奈大笑幾聲,然後轉到別的話題。

中俄在中亞的競爭,在1949年後繼續。中共在新疆進行大鎮壓和大躍進饑荒時,蘇聯通過哈薩克向新疆廣播蘇聯生活更好的宣傳,引發大批維人逃亡入哈薩克。中共大怒,也是後來中蘇分裂的伏線之一。

中俄在中亞的競爭甚至衝突,是地理的宿命。現在兩國在反西方的共同利益下結成便宜的類聯盟,難以穩定持久。中國的一帶一路,在印太海洋遇上英美澳日印圍堵,在中亞陸地遇到俄羅斯的虎視眈眈,要突圍並不容易。

– 孔誥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