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奧臨近 北京揮之不去的恐懼

0

2022 年 1 月 18 日,居民們在中國北京標誌性的鳥巢體育場附近的冰面玩耍。在北京發現三起病例後,中國已經封鎖了北京海淀區的部分地區。 AP – Ng Han Guan

冬奧臨近,法國媒體注意到一種恐懼感正在攫取北京。如果依照中國官方統計,北京確診的奧米克戎只一例,而且“來自加拿大郵件”,可是為什麼恐懼氣氛瀰漫,人人害怕,害怕突然被困在家中,被困在途中,像上海一座商場突然被困48小時的消費者那樣。恐懼事實上主要來自北京當局嚴厲的清零政策。

世界報報道說,冬奧會,北京當局本來的計劃很榮耀,與東京夏奧會禁止所有看客入場相反,中國人可以進入場地觀看,觀看2月4日-20日舉行的冬奧會,只有外國人被隔離在大門之外。北京的決定是符合邏輯的,既然已在2020年九月,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宣布戰勝了新冠疫情,外國人至今還擺脫不了病毒糾纏。

可是在1月17號,這一藍圖化成碎片,北京冬奧組委會宣布取消出售奧運門票,只有預先“被邀請的”中國觀眾可以觀看,多少人?什麼條件,保密。

法國世界報指出,最後時刻的這一臨時大轉彎,證明了前年宣布“勝利”宣布得太早! 的確,在死亡率方面,中國比世界任何國家都好,2020年4月至今,全國只有兩起,1月19號,中國本土確診也只有53個。儘管一些外國專家批評統計數字“可疑”,中國前財長樓繼偉,12月11日也直言不諱地批評中國國家統計數據不能反映負面變化。法國『觀點』周刊則引述專家說,中西統計方式可能不一樣,在美國,所有死亡前被測出陽性的統統算入新冠死亡數據,中國可能只統計百分之百死於新冠病毒的人數。

不過,現在人們更關注的是,當局為了把確診數字壓到最低,採取了空前的“測試、追蹤、封鎖”的系統化清零政策以及所造成的嚴重問題。

中國為了實現“零”,從前年3月至今,這個國家基本上“與世隔絕”了,國際航線被縮減98%,只要發現進入中國的客機有一例確診,所有的航班統統取消,由於封鎖,工業供應鏈也常常中斷。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經兩年不出國了,據說也是為了防疫。

只要出現幾例陽性,數百萬上千萬居民就可能被隔離起來,除了最早爆發疫情的武漢,12月22號隔離的西安,以及被隔離整整200天的雲南瑞麗,近千萬人的河北首府石家莊去年1月被隔離了三個星期,東北三省多座城市受到了同樣待遇一如新疆的烏魯木齊。河南禹州、安陽也是一夜之間被突然封鎖。

發現一例陽性,如果不是一個小區被封鎖,至少也是一座居民樓,在上海,在北京,一些消費者被封鎖在商店裡長達48小時,因為發現了一例陽性。這種強硬措施造成了悲劇,在西安封鎖期間,一位懷孕8月的女子因為沒有被允許入院而流產,一位患心臟病的男子因為被拖延而喪生。這兩例大家都知道了引發公憤,官方出面懲罰了底層官員。也許許多中國人不知道,以隔離的名義,一對歐洲夫婦抵達中國後被查出陽性,硬是把他們與小孩分開幾個星期。

北京冬奧開幕臨近了,首都被孤立起來,不僅北京市民被要求不要出門,要進入北京更是難上加難。從1月22日開始,至少要出示48小時核酸檢測,如果來自“風險地帶”,也就是在兩周前發現至少一例陽性的地帶,幾乎是不可能進入北京的。奧米克戎已在北京發現,還沒有發現前,北京就宣布冬奧會在一個隔離的“大泡泡”中進行。

世界報報道說,距離舉行冬奧會不足一個月了,當局害怕外國人和中國人接觸害怕到難以想象的程度,一旦屬於冬奧人士乘坐車輛發生事故,市民不得與車輛和車內人員接觸,等候專業人員到場處置。所有來自外國的都是可疑的,1月17號起,北京當局解釋說,首都之所以滲入奧米克戎,歸咎於來自加拿大的一封郵件。但是法國『觀點』雜誌引據專家指出,科學家差不多有共識,這種傳染方式幾無可能,專家認為中國當局這樣做很可疑。

清零手段排除社會後果,純粹從效力講應該說總體有一定效力,但難免有“漏網之魚”,中國著名防疫專家張文宏去年7月曾提出“世界應與病毒共存”,被網絡斥責為“叛徒”,清零是聖旨,不可碰。這也是兩年來大肆宣傳的惡果,相當一部分中國人相信病毒必然引發死亡。恐懼無處不在,這也是為什麼中國人能接受那麼嚴酷的隔離措施。

措施這麼嚴酷,也與中國國產疫苗效力有關,世界報引述專家分析,中國疫苗應對奧米克戎效果更有限,使中國一下陷入一個死胡同。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1月2號公布的報告指出,“清零政策最初的成功以及習近平個人對清零的執念,導致改換方向幾無可能。中國鉗制感染的政策將歸於失敗,導致更大規模的傳染,又引發更嚴厲的封鎖……中國將僵固在這一政策上至少要等到本土生產出信使疫苗,也就是一直要等到年末。”

清零什麼時候走入歷史?『觀點』雜誌引述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問題高級研究員黃延中分析,在中共20大今年召開之際,清零已與習近平主席的合法性綁在了一起。

中國復星集團早已與聯合開發輝瑞疫苗的德國BioNTech達成合作協議,但是北京當局至今不允許輝瑞上市,一位歐洲駐中國大使表示,中方一直要等到自己開發出信使疫苗後才會允許輝瑞上市,不會在這之前。

這是愛國主義政治,這種時候,人民的健康似乎微不足道。

作者:安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