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華援助:習氏中共毛澤東時代連坐制沉渣再起

0

(對華評論—2022-01-19)據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日前發布,得到中國大陸眾多媒體轉載的《2022年1月1日起!受過刑事處罰的人,不能從事這些工作,包括子女!》一文,系統性彙集了近年來中共各種連坐制度,讓人看到當下中國以政治原因株連無辜甚至超過歷史的廣泛性與嚴酷性。

文中介紹,受到過刑罰的人有如下一些職業不能從事:法官、人民陪審員、檢察官、公務員、律師、辯護人、司法鑒定人員、公證員、警察、外交人員、村委會成員、拍賣師、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國有獨資企業、國有獨資公司、國有資本控股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商業銀行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證券從業人員、保險業特定從業人員、破產管理人、種子企業的法定代表人(因生產經營假種子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人)、高級管理人員、生產經營單位的負責人、食品業特定從業人員,上述這些職業是不能從事的。同時文中明確指出,對於受過刑罰處罰的人,除了本人有很多職業不能從事以外,法律對其子女的擇業也有很多限制。例如服兵役、報考警校等。

目前中國大陸普遍升學、招工、晉職、參軍等等都實行政審制度。其中在公務員政審中,有一項是審查考生的直系親屬是否有刑事犯罪記錄。其中第二條是“直系親屬如果有判處死刑的情況,或者正在服刑、曾犯有危害國家安全罪、正在被立案審查的,都會影響到子女的報考。”這是值得特別指出的是,“正在被立案審查的”也成為影響報考的條件,而中共當局常常採取秘密手段,將眾多不順服極權統治的人士列入監控審查之中,而將他們的子女也被列入另類,成為政審不合格者。

在警校招生中:考生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為政審不合格:“(六)直系親屬和關係密切的旁系親屬中有被判處死刑或者因危害國家安全罪被判刑,或者因其他犯罪正在服刑的;(七)直系親屬和關係密切的旁系親屬中有正在被政法機關偵查、控制的犯罪嫌疑人,或者有邪教和其他非法組織的骨幹分子或頑固不化、繼續堅持錯誤立場的。”這裡面所謂的“關係密切的旁系親屬”就極具主觀性,是中共當局肆意打擊他人的手段,因為它可以任意將某人與權力不喜歡的某人強扣上“關係密切”人,從而將一切不順眼的人都排除在外。

徵兵政審中: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公民,不得徵集服現役:“(一)散布帶有政治性錯誤的言論,撰寫、編著、發表、出版帶有政治性錯誤的文章、著作的;(六)與國外、境外政治背景複雜的人員關係密切,政治上可疑的;”這兩條顯然與法律講究證據,且判定人違法必須經過法院的原則相背離。一個公民因為發表言論為統治集團所不喜,便會被定性為政治錯誤,而事實上就算政治錯誤,那也沒有犯罪,那怎麼能成為剝奪報效祖國的兵役資格條件?再者,僅僅因為與所謂“政治背景複雜的人員”有聯繫,就被認定是政治上可疑,而剝奪參軍資格。這種“政治上可疑”竟然成為制裁人的理由。這是典型的捕風捉影,這公然推行“莫須有”治罪。還有“(七)參加過邪教組織或者進行過活動的,參加過有害功法組織或者積極進行過活動的;家庭主要成員、直接撫養人、主要社會關係成員或者對本人影響較大的其他親屬是邪教或者有害功法組織骨幹分子的;(八)本人或者家庭主要成員、直接撫養人參加民族分裂、暴力恐怖、宗教極端等非法組織、帶有黑社會性質犯罪團伙或者進行過活動的;主要社會關係成員或者對本人影響較大的其他親屬是上述非法組織骨幹分子的;(九)家庭主要成員、直接撫養人、主要社會關係成員或者對本人影響較大的其他親屬,有被刑事處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或者有嚴重違法問題尚未查清,本人有包庇、報復言行的;(十)家庭主要成員有危害國家安全犯罪行為或者嚴重政治性問題,本人不能劃清界限的;”其中一再列出的“或者對本人影響較大的其他親屬”這種廣泛性,已經完全沒有了邊際,為中共任意牽扯攀附關係來打擊人提供着依據。這種連坐已經超出了歷史上專制時期的連坐範圍,走到了完全不設限定隨意懲罰的地步。

更讓人驚心的是,中共特別列出了,對政治條件有特別要求的單位徵集的新兵除執行上述規定外,對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也不得徵集:“(一)在言行上同情或者支持非法組織或者非法活動的;(二)收聽、收看境外反動廣播、電視等傳媒,傳看過反動宣傳品、淫穢物品,思想受影響,是非界限不清的;(七)家庭主要成員、直接撫養人、主要社會關係成員或者對本人影響較大的其他親屬對黨和國家的路線、方針、政策和社會主義制度有不滿言行的;(八)家庭主要成員、直接撫養人、主要社會關係成員或者對本人影響較大的其他親屬被刑事處罰或者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的;(九)家庭主要成員、直接撫養人、主要社會關係成員或者對本人影響較大的其他親屬因涉嫌違法犯罪正在被調查處理,或者正在被偵查、起訴或者審判的;(十)家庭主要成員、直接撫養人、主要社會關係成員或者對本人影響較大的其他親屬參加民族分裂、暴力恐怖、宗教極端等非法組織、帶有黑社會性質犯罪團伙或者進行過活動的;(十一)家庭主要成員、直接撫養人、主要社會關係成員或者對本人影響較大的其他親屬是邪教、有害功法組織骨幹分子或者頑固不化人員的;(十二)家庭主要成員、直接撫養人、主要社會關係成員或者對本人影響較大的其他親屬危害國家安全行為或者嚴重政治性問題的;”其中的“同情”、“界限不清的”、“有不滿言行的”、“對本人影響較大的其他親屬”公然被列入為不符合徵兵的條件,顯示出中共對公民權利剝奪的隨意性與嚴酷性。

如上一系列“連坐”的隨意、廣泛、含糊的法規,讓人看到中共當下對公民管控與奴化的嚴酷程度。

中國古時的連坐制度起始於周朝時期,打擊的是與犯罪有一定社會關係的人。秦的社會組織相當嚴密,商鞅變法建立了“連坐制”內容包括:禁止父子兄弟同室而居,凡民有二男勞力以上的都必須分居,獨立編戶,同時按軍事組織把全國吏民編製起來,五家為伍,十家為什,不準擅自遷居,相互監督,相互檢舉,若不揭發,十家連坐。今天我們看到,這種古時的連坐雖然嚴酷,但仍是有邊界與明確範圍的。


然而中國當下中共為了維護自身極權統治,濫施專制時期的“連坐”制度,在如上列舉的考警察、參軍、考公務員等等方面公然剝奪公民求學、晉級、報國的憲法權利,卻完全沒有明確範圍與邊界,隨意由中共各級官僚裁定。而這一系列帶有強烈連坐色彩的法規,在現實中的各級官僚的實施中,常常被進一步極端化,從而使大批無辜者被迫害。如有異議人士的侄兒竟然因自己被剝奪進入航空學校學習權利,還有異議人士遠親居然因自己被開除公職等等。中共如此廣泛而沒有任何限制肆意牽扯株連政治異議人士的親人與親戚,濫施連坐制度的行徑,在中國不僅給這些異議人士的直系親屬父母子女帶來深重災難,而且也將大批完全無辜的旁親遠親甚至八杆子也搭不上的親羅織入懲處制裁之列,從而使中國陷入恐怖泥潭而人人自危。

對華援助協會特約評論員

2022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