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談:習時代的去英語化:文化自信還是夜郎自大?

0
北京冬奧會舉行在即,京津地區的地鐵站名煥然一新,英語翻譯幾乎全部消失,代之以漢語拼音。各地鐵站使用了40年的英文station一律以拼音Zhan所取代,甚至標誌方位的East、South、West、North也全部變成dong、xi、nan、bei。

去英文化的趨勢不僅表現在直觀的街區景觀的名稱上,而且也反映在文化教育的體制中。去年兩會期間有官員建議不再將英語列為高考必考、義務教育必修的課程,結果去年9月教育部就在上海試點,取消了小學生英語考試。

旅德資深時政評論作家長平認為邊開奧運會邊取消英文,顯示了中共的虛偽性。就像中共抵制洋節卻也慶祝元旦一樣,抵制英文、使用拼音也只能是半截子功夫,因為設計拼音的最初目的本就是為了漢字西化。“去英文化”更嚴重的後果就是學英語會成為中國權貴階層的特權,普通民眾將會被剝奪學外語的權利。

長平說:“這是習近平時代中國夢意識形態泛化的一種結果。中國一邊在辦奧運會,一邊在減少城市裡的英語標示,它有着內在的矛盾甚至虛偽性。除此之外,它的虛偽性還表現在,正如中國一邊抵制洋節,一邊又過着元旦節、五一節一樣。用漢語拼音替代英語也是一種半截子功夫。大家知道漢語拼音是一種以拉丁字母作為方案的,是早期從20年代到50年代,中國一批學者主張漢字拉丁化的妥協。簡單說它就是漢字西化的一部分。其次,習近平念書時候的大量書籍,大多數也是西方著作,難道他以為那些書都是漢字寫成的嗎?或者他以為那些翻譯家都不學外語的嗎?第三重要的是,這將會剝奪普通民眾的學習權利,學英語成為權貴階層的特權。即便在文革那樣的極端環境下,權貴階層也沒有放棄學外語,紅二代中的不少人還被直接送到英美國家學習和成長。我們現在看到的只是像洪晃這樣的名人,其實送出去讀書和成長的紅二代是非常多的,它是一個系統性的特權。”

政治學博士、獨立時評人吳強分析了“去英文化”的兩個原因,其中包含着中共意識形態上反美主義考量,也是對改革開放這一歷史階段的否定。

吳強說:“第一個原因實際上是意識形態上反美主義考量,刻意降低英文的分量,而且是反美的考量,還不是精英化的考量,一個平民化教育的考量。我相信還是反美主義考量。因為同時我們看到在過去半年我能看到突然增加的廣告,各大學增加德語教師,大量招募德語教師。其實是我們特別敏感,真的有點像50年代,當時大學裡頭減少英文教育,然後增加很多俄語教學,有點類似這樣一種所謂的脫美入歐的趨勢,像50年代的脫英入蘇的趨勢。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除了反美主義,整個減少這些英文的比例,我相信是和現在意識形態上一個‘去改革開放’有關係。換句話說,英文在中國,比如在公共標示里,它本來就不是中國官方語言,中國少數民族語言現在都開始弱化了,英文並不是官方語言,確實沒有必要在路牌上、公共標示上特意標示英文。這個在理論上講沒有錯,法理上是對的。但是在中國有一個改革開放的背景。英文的增加是改革開放的特定的歷史產物。現在‘去英文化’實際上是對歷史特定階段的一個否定。我覺得這才是最重要的。”

吳強認為,中國的教育體制可能會在今年的二十大及未來進行改革、發生急劇變化,從英語地位的下降可以預測出這種變化的方向。

吳強說:“教育體制的改革似乎是在今年的二十大以及二十大以後要展開的,中國教育體制在面臨一個急劇的變化,但是人們不知道要怎麼變。但是從英語的地位下降,我們似乎能夠管中窺豹,能夠感覺到未來的教育體制會有一個根本的變化。這根本的變化,某周意義上講,可能會接近文化大革命時候的教育體制的變化。我們知道毛在文化大革命當中有幾次指示:五七指示、七二一指示等等,說大學還是要辦的,要辦短期或者理工類為主。人民大學在70年就關掉了。工農兵大學就出現了,高考也廢除了,就像1905年廢除科舉一樣。未來我相信,很快在秋天我們就能看到,未來的中國的教育體制會發生如何巨大的變化。這種情況我覺得才是北京的考量,他們似乎是有一個戰略規劃來培養一個長期的接班人,這個接班人不是簡單意義上的領導人接班人,而是年輕人群體,如何塑造他們,顯然是往一個‘去英文化’的民族主義的文化純凈注意的方向角度來塑造他們。”

長平認為,中共試圖在意識形態和全球化的兩大方面中同時佔據優勢,既能夠吃盡全球化的經濟紅利,又能夠屏蔽西方意識形態,從而維護自己的極權統治。

長平說:“這次的閉關鎖國可能更加複雜化,中國試圖建立一堵意識形態的高牆,同時繼續從經濟全球化中獲益。習近平從昨天2022年世界經濟論壇視頻會議上所謂的演講中說,‘經濟全球化是時代潮流,大江奔騰向海,總會遇到逆流,但任何逆流都阻擋不了大江東去。’他還說‘任何泛化國家安全的概念對其他國家經濟科技發展進行遏制的行徑,任何煽動意識形態對立、把經濟科技問題政治化、武器化的行徑,都將嚴重削弱國際社會應對共同挑戰的努力’。聽上去是非常諷刺的,像在打自己的臉。但這是中共的一個長期政策,可以說追溯到鄧小平制定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那樣一個政策的延續和結果的漫畫式呈現,在這個政治時間點上。正如中國這三十年來所謂的改革開放一樣,這些主張對西方輿論最有迷惑性,也給了一些西方政客投機取巧、欺世盜名的機會,所以非常值得警惕。”

(美國之音記者曉歌對本文亦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