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思想 熱門文章•404 城市的地得|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奔忙在和自己無關的城市

城市的地得|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奔忙在和自己無關的城市

0

作者:張3豐 / 城市的地得(Weixin ID:zhang3fengok)

北京1月19日通報了一個病例的軌跡,這是到目前為止,所有“軌跡”中最辛苦的一個。或許,他就是中國最辛苦的一個人。

梳理一下大概情況:

從1月1日到14日,連續14天,沒有休息。

最晚工作時間是凌晨5點40。

經常在夜裡工作,因為夜裡才方便搬運,

1月10日,從半夜12點開始工作,一直到早上9點,然後開始白天的工作……

在北京這樣的大都市裡,他在黑夜輾轉在各地區的工地,搬運裝修材料。他是這個城市的“裝修工”,負責把別人的生活裝點得更美好。他工作的“目的”,其實和自己的生活毫無關係。

他工作的地點包括酒店、劇院、小區、別墅、寫字樓,這是典型的都市生活場景,但是這一切都和他無關,他不屬於這裡,直到核酸結果確認為陽性,他才被“固定”在北京,或許這一刻,他能夠感受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輕鬆。

不管生活多艱辛,他現在終於可以放下了,哪怕是被迫的。寫這個文章,不是感嘆或者嘲笑他有多慘,其實我們和他也沒有多大差別:疫情把普通人生活的艱辛放大了。

他讓我想西安那個買饅頭被打的男子,他租住在城中村,很有可能從事的也是裝修一類的工作。中國青年報還採訪過另外一個裝修工,他從工地回到出租屋的過程中遇到封城,只好原地返回,在工地上住下去。

悲哀的是,正常情況下,這樣艱辛的生活其實不會被媒體“看見”。中國大城市現在給人一種偉岸的形象,官方媒體熱衷於幸福指數排名,繪出美麗的GDP增長地圖,除了已經“被淘汰”的像鶴崗那樣的城市,每個城市的藍圖看起來都那麼美好。

疫情發展到今天,已經顯現出荒唐的一面。河北有一位女子在街上走,接到通知自己是“次密接”,健康碼變紅,她被要求馬上居家隔離,否則要負法律責任。但是,她還拖着行李箱走在馬路上,打車回去因為紅碼被拒絕——此後她開始打各種電話,要求落實自己“密接”的“待遇”,至少要送她回家。

沒有人理她,120甚至批評了她。所有環節其實都明白,她並不是“危險人物”,否則應該趕緊採取行動了。他們甚至也知道,病毒也不怎麼危險,但是,大家又是“無比重視”,投入到熱火朝天的抗疫中。

在這個過程中,“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會再一次被剝奪。就像有人質疑那位女子那樣,怎麼不找親戚朋友開車來接?人們默認一個人的親戚會有汽車,根本不會意識到,一個人可能沒有車,甚至也可能沒有親戚朋友。

如果你在“日常”中很慘,在疫情中一定會更慘,這就是真相。

看一下這位朋友流調中最辛酸的部分:

1月18日,從褡褳坡站上車乘坐地鐵6號線,轉14號線於7:12到達北京南站;8:21坐上開往威海的1085次列車,因疾控中心通報其核酸檢測結果疑似陽性,於8:57在北京南站下車,等待進一步處理。

他可能是要回山東老家過年,提前一天做了核酸。1月18日這一天,他起得非常早,可能是趕了最早的地鐵,從6號線轉14號線,到北京南站才7:12分。

這時天才剛開始亮起來,他登上回家的高鐵,接到了自己核酸是陽性的消息。下車,“等待進一步處理”——讓人難過的是“處理”這個詞。這是一個中性的、科學的詞,但是用在他身上,卻有一種殘酷的準確。

只有回家的時候,他才擺脫在大城市的工作,獲得喘息和短暫開心的機會。

下面是新聞通稿

1月19日,北京市第269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召開。北京青年報記者從會上獲悉,朝陽區副區長楊蓓蓓通報,1月18日,朝陽區新增一例無癥狀感染者,該人現住朝陽區平房鄉石各庄村,主要從事裝修材料搬運工作,該感染者的行程軌跡發布:
1月1日23:30-1月2日凌晨4:43,在和喬麗致酒店(建國路93號院12號)工作。
1月2日23:00-1月3日凌晨3:00,在木偶劇院工地工作。
1月3日21:00-1月4日凌晨1:37,在四環陽光100小區工作,隨後到通州台湖垃圾站工作。
1月4日14:00-14:30,在順義區龍灣別墅工作。
1月5日12:00,到達朝陽區珠江綠洲6號樓1907室工作;16:00到達遠洋一方一號院工地工作;17:00到達順義區祥雲賦工地工作。
1月6日11:00-12:08,在萬科翡翠雲圖工作;14: 21到達平房料廠(小廊國際俱樂部旁邊)工作,21:06到達朝陽區東小井沙石料廠工作;21:30-23:04在海淀區農科社區8號樓工作。
1月7日14:30,到達朝陽區雅成一里小區5號樓工作。
1月8日12:36,到達朝陽區雙橋絲路美食獨自就餐;14:00到達水郡長安工作;15:14到達和錦薇棠小區工作;17:00-21:30在海淀區農科社區8號1樓3單元407工作。
1月9日7:30-10:10,在和錦薇棠小區工作。
1月10日0:00-1:45,在胡大簋街三店工作;2:00到達胡大簋街二店工作;3:00到達建國門壹中心1座工作,4:00到達通州區盛園賓館附近的管頭工業區工作,9:00到達順義區麗宮別墅工作;
1月11日凌晨2:58,到達木偶劇院工作。
1月11日23:00-12日凌晨3:00,在朝陽區隆和寫字樓工作。
1月12日凌晨0:00-4:00,在東壩錦安家園二區1號樓4單元17層1702室工作。
1月12日11:14,到達東壩錦安家園二區1號樓4單元17層1702室工作。
1月12日23:18-13日凌晨3:43,在木偶劇院工作。
1月13日19:00-20:00,在東壩錦安家園1~4單元工作。
1月13日23:58-14日凌晨5:05,在中關村購物中心工作。
1月14日11:05-17:40,在東壩家屬區工作。
1月14日22:18-15日凌晨3:51,在木偶劇院工作。
1月17日10:23,到達郵政局(陶然亭店)郵寄信件,之後乘坐地鐵返回家中。12:05到達東壩第二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核酸檢測採樣點採集咽拭子。
1月18日,從褡褳坡站上車乘坐地鐵6號線,轉14號線於7:12到達北京南站;8:21坐上開往威海的1085次列車,因疾控中心通報其核酸檢測結果疑似陽性,於8:57在北京南站下車,等待進一步處理。12點由120轉運至佑安醫院進行隔離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