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衛士報告:中國使出恐嚇威脅綁架手段讓“逃犯”返國

0

國際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最新發布,中國政府迫使所謂海外逃犯“非自願回國”的報告。 (保護衛士官網)

國際人權組織保護衛士最新發布報告,中國政府為迫使所謂海外“逃犯”回國,使出各種威逼手段,七年間迫使上萬人非自願返國。主要透過施壓國內親友、派遣特工勸回、直接逮捕三種手段,甚至國家法律還授權執法者以綁架、誘補等違反國際人權方式進行。

總部在西班牙的保護衛士(SafeguardDefenders),18日公布“非自願回國:中國迫使海外『逃犯』歸國的秘密行動”報告顯示,自2014年起,習近平高舉“打貪反腐”為名,透過“獵狐(Fox Hunt)”和天網(Sky Net)“行動,七年間已從120多國追回至少1萬名逃犯返回中國。

中國稱上萬名涉貪官員逃跑

報告指出,中國在 2014 年推出強行遣返被控貪污的獵狐行動時,聲稱約有 18,000 名官員逃往國外。另一份報告稱,僅在 2007 年的前六個月,就有大約 8,000 名官員逃跑了,逃離的官員人數明顯增加。

保護衛士研究62起“非自願返國”的案例發現,中共追回所謂“海外逃犯”的手法,主要歸納為三種類型,包括恐嚇騷擾國內親人,中國警方或特工在外國非法工作“勸返”,中國公民在海外消失,被秘密綁架回國。

國際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保護衛士分析的非自願回國案例。(保護衛士官網)

國際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保護衛士分析的非自願回國案例。(保護衛士官網)

中國追回海外“逃犯”常見三種手段

保護衛士研究員陳彥廷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舉例,比如對親人限制出境、財產凍結,對任職黨工職的親人施壓失去工作等。“更嚴重是直接把親人羈押審訊,甚至逼迫親人代替坐牢的極端案例。透過對親人下手造成當事人心理壓力最終回國。中共聲稱他們是回國自首,事實背後是他們的親人受到迫害。”

已移居加拿大的前中國最高法院法官謝衛東,公開批評中國刑事司法制度,遭當局指控腐敗。警方將他的妹妹和兒子拘留回中國,還聯繫其前妻、商業夥伴等人勸返,甚至派律師到加拿大勸說,最終並未成功。

保護衛士報告揭露,中國政府還會派遣警察、特工到海外執行秘密任務,進行騷擾、威脅。最極端的手段是直接到當地國綁架。

陳彥廷說:“綁架又分直接綁架和非直接綁架。非直接綁架是透過跟所在國的執法單位警察合作,在他們的協助下,強行把目標人物帶回國。(綁架回國)這類通常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和正當理由。”

報告提及中國政治漫畫家姜野飛逃亡泰國,取得聯合國機構認定的難民身分,但泰國屈從北京壓力將姜野飛遣返,被重慶公安局正式逮捕,姜還被迫電視認罪。取得澳大利亞公民的董峰,為法輪功學員。中國派卧底警察在墨爾本勸返,並威脅他在中國的家人。消息曝光引發外交爭端。

中國政治漫畫家姜野飛被迫在中國電視上認罪。(視頻截圖)

中國政治漫畫家姜野飛被迫在中國電視上認罪。(視頻截圖)

擁有他國身分、取得難民身分 照樣被中國潛入當地國秘密逮捕

具有加拿大公民身分的中國商人肖建華,2017年被蒙頭坐輪椅從香港酒店被帶走移交北京。而曾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的人權捍衛者董廣平,取得聯合國難民身分,在曼谷移居拘留中心等待安置到加拿大時,被中國警察直接當著泰國官員的面,上銬帶回中國,卻沒有離開泰國的官方記錄。

保護衛士報告指出,截至 2018 年,就傳出有近十起類似遭綁架案例,有受害者被毆打、下藥並通過海路帶回中國。

保護衛士報告揭示,指揮天網系統的國家監察委員會,2018年7月4日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關於反腐國際合作第52條釋義,竟授權境外綁架“合法化”。

中國明文授權執法者境外綁架合法化 公然侵犯他國司法主權

在“非常規措施”中明文指出:“比較常見的有兩種(1)綁架,採用綁架的手段將在逃人員緝捕回國;(2)誘捕,將犯罪嫌疑人引誘到誘騙國境內、國際公海、國際空域或有引渡條約的第三國,然後進行逮捕或引渡。由於未經主權國家的批准擅自開展調查活動,會觸犯所在地國家刑事法律,構成非法拘禁罪或綁架罪,引發外交糾紛,因此,實踐中,綁架或誘捕手段很少使用。“

“天網2020”行動正式啟動。(視頻截圖/CCTV)

“天網2020”行動正式啟動。(視頻截圖/CCTV)

保護衛士引述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助研究員陳玉潔認為,第52條釋義意味對中國官員說:“看,你們也有這些選項。如果你們不得不訴諸綁架或誘捕,可能是沒事的。但它們並不常用。”實際上,則可能使用得相當普遍。

陳彥廷說:“公然列出綁架跟誘捕,這在法治國家看來匪夷所思,這事情放進法律文件是沒有辦法接受的,代表已是系統化。從這份報告可見,中共追回逃犯採取的脅迫手段、非法手段已不只是個案,是經過中共官方授權。”

陳彥廷指出,有紐約律師接到很多被發布紅色通緝令的當事人委任,對中國法律解釋文允許執法人員採取如此極端、違反普世價值的手段也感到驚訝。另有受害者和家屬透露,有人在土耳其被羈押,卻是中國警察親自到土耳其審訊,還要求替中共作間諜。或有被遣送至與中國簽有引渡協議的第三國後被消失。

唐志順:保護衛士報告只是鳳毛麟角 更多黑數人間蒸發

維權人士唐志順在2015年在緬甸遭秘密綁架回中國,他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形容被秘密關押時,裡頭極度殘酷:“二十四小時至少二個武警看着,罰站、罰坐、不許你動、強制吃藥,類似小黑屋,連自言自語的權利都沒有。沒有外面的一點消息,家屬肯定受威脅,看自己怎麼選擇,選對好一點,選錯的話,一步天堂,一步地獄。”

維權人士唐志順(RFA資料圖)

維權人士唐志順(RFA資料圖)

唐志順提到,當時有長達六個月,一天被喂葯至少十幾顆,他不知就被威脅用灌的,至今六年過去,後遺症傷害一輩子的,包括長期失眠、記憶力衰退。

唐志順回憶,一被抓就寫好遺書交給公安,表明隨便他們判,不論雲南公安廳、北京、天津、專案組等各部門審問,都威脅他不要以為妻小在國外,照樣可以讓他消失。他提到,以七零九案來說,家屬愈在外疾呼、國際愈聲援的,最後愈能獲得取保候審、緩刑,家屬營救力道愈弱,愈被判重刑,隨便他們收拾。

對保護衛士公布的報告,唐志順認為只是鳳毛麟角,事實上有更多黑數:“還能出聲的人並不是最慘,最慘的是在國內很多人連聲音根本發不出來、消失、人間蒸發,沒有人知道。“

受害者呼籲各國立法凍結中國官員非法資產、驅逐出境

唐志順呼籲各國跟進如美國訂定馬格尼莰基人權問責法,對所有參與迫害鏈條上的,不只主事者,包括最基層、打人的武警,只要找到證據,都應凍結他們在海外的非法資產、跨境追責、驅逐出境等制裁手段,才能令中國官員懼怕。

保護衛士指出,有55% 綁架事件發生在和中國擁有(批准引渡條約的國家)。2018年中國公布天網行動數據,約64%非自願回國,其中透過正式法律程序的“引渡”僅佔1%。

陳彥廷指出,中共透過非法、強迫性手段全球性大規模追回他們指控的逃犯,已成慣例,嚴重侵害人權和其他國家主權。其中很多是遭受政治迫害、宗教迫害、政敵、異議人士、少數民族等,例如至少有395名維吾爾人被遣返,呼籲國際阻止中國的非法行動,且終止與拒絕與中國合作以非法和強迫性手段的司法互助,這對於維護國際規範與秩序是非常關鍵的。

向聯合國難民署提出庇護中國人 8年間增長700%

保護衛士報告另指,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據,提出庇護的中國人從2012 年至2020年間增長了700%。儘管全球受到Covid-19疫情波及,仍有約11萬名來自中國的人在2020年尋求庇護。而擁有正式難民身份的中國人在2020年達到 17萬多人。另根據英國國民海外護照計劃的居民簽證重新定居,光是2021年前三季度,有8萬8千多名香港人提出申請,據估計,多達30萬名香港人將尋求移民。在2018年,約有6萬7千名中國公民合法移民到美國。2017年,加拿大接待了約3萬名來自中國的合法移民,澳大利亞收到了約5萬名中國人。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夏小華 台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梒青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