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为寻失踪儿 十八天打二十多份零工

0

资料图片:北京,一名工人在数钱。 路透社图片

中国新闻周刊一篇《对话“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来北京找儿子,凌晨打零工补贴家用》在微信朋友圈刷屏。北京在19日召开的新冠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一名无症状感染者因为儿子走失,为了寻儿到处打零工维持生计,在18天内打了20几份工,有多日是在凌晨工作。有网友据此称他是“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

北京朝阳区19日公布一份流调,被流调人岳荣贵,是住在朝阳的一名装修材料搬运工,他是当天5个确诊者之一,当岳荣贵的流调一公布,许多网友看了鼻酸。

左图:临时工岳某流调18天打了20几份工。(截图自网路);右图:网民看到“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感到心酸。(截图自微博)

左图:临时工岳某流调18天打了20几份工。(截图自网路);右图:网民看到“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感到心酸。(截图自微博)

岳荣贵的流调时从元旦深夜23:30开始,他在乔丽致酒店工作到黎明4:43分。过去18天,他去了20多地打零工。工作地点分布在乔丽致、木偶剧院、台湖、龙湾别墅、珠江绿洲、远洋一方、顺义祥云赋、万科翡翠、海淀农科社区、中关村、购物中心……等地,因为早上6点到晚间11点,北京货车禁行,所以,岳荣贵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从凌晨工作到清晨,没有一天休息。光是1月10日,他在北京的寒夜中奔波了5个地方,9小时打工跨三区,流调中只有一次就餐记录,也是仅有的一个与工作无关的地点。

《中国新闻周刊》找到岳荣贵,他在专访时提到,2020年8月12日,他的大儿子走失,因儿子曾在北京做过帮厨,他就来到北京寻找。在此之前,他已经去过山东、河南、河北、天津等多地,在寻找儿子的同时,他都会打零工维持生活。

岳荣贵在访问时表示,在北京的这些天,他主要是通过一些接零工的微信群联系装修包工老板,接到的工作都是扛沙袋、扛水泥或者是把建筑垃圾搬运到指定垃圾站。由于北京市区白天限制工程车辆通行,他就在凌晨出发,通常做完工天就亮了。为节省开支,他住在石各庄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每月租金700元。岳荣贵算了算,这次在北京待了40多天,跑遍了北京东五环、南五环,赚了一万多块钱。

北京白天限制货车出入 搬运临时工只能在凌晨工作

湖北评论人伍立娟告诉本台,她到北京上访时也曾当过临时工,曾在绿草种植公司、花园打过工,也做过打扫钟点工,当时一天80-100元管一顿饭。伍立娟说,“在中国最辛苦、最辛苦的就是底层的老百姓,他们没日、没夜为了生活、生存,忙碌地奔波在找事做,干的工作都是最辛苦,没人干的工作,打扫地下道、抽水沟啊!帮别人搬家这些临时工。”

伍立娟说,现在在北京的访民为了维持生计,在北京打零工一天100或是200元的都有,因为他们大都住在不确定的居住地点,所以都是找日结帐的地方工作。“在北京住的房子都那么贵,访民租不了公寓这样的房子,都是租偏僻农村、家庭式的小房子,十几平米就要3、400元,连这样的房子都承担不起,都是三五个人挤在几平米房子住,都是非常辛苦的。”

微博里自称岳荣贵的儿子发了帖子说,有些人在支付宝上发了爱心钱,他请大家不要再发钱,请大家帮忙找哥哥就行了。

岳某的儿子在微博留言请大家帮忙找哥哥。(截图自微博)

岳某的儿子在微博留言请大家帮忙找哥哥。(截图自微博)

岳荣贵的新闻获得大量的转载,网友留言,“我看了太心酸了”有人看了“哇哇大哭”,还有人说,“搬运工满屏的流调,每一行都浸透着无尽的心酸。”有人留言,“这些人不但从空间,而且从时间上,他们与我们都彻底被隔开了。完全没有什么见面的可能,在街上交错而过都不可能。”

北京临时工 没尊严、没人格、也没生活保障

中国异议人士季风受访时提到,在北京这样的小工、临时工约有十来万人,主要做搬运、装修,这些临时工绝大多数都是像当年被驱赶的那样所谓的“低端人口”。“为何引起这么大共鸣?因为他们属于低端人口,没有任何尊严、人权和人格,更没有生活保障。”

季风形容,在这个国家以疫情为名任何人都“裸奔”,党国说给你黄码就黄码,说红码就红码,不管你有没有染疫。季风说,“不需要通过你的同意,不需要讲法治、尊严,如果你提出抗议或是反对,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就是寻衅滋事,这叫裸奔。”

由于文章中提到,岳某儿子在威海失踪后当地警方出现推诿、不定位手机、不调监控、三个月才立案等情况,中国的《法治日报》报导,目前威海市公安局正在对此事开展核实处置,结果将通过官方发布。山东省公安厅称高度关注此事,正督促威海市局加快核查。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梒青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