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情報員:北京穹蒼(下)改變天氣顧得了面子?

0

北京冬奧會強調“綠色辦奧”,從人造雪到綠電卻引來綠色掠奪爭議。(路透社)

北京冬奧會大陣仗在賽前發布可持續發展報告,“綠色辦奧”答卷卻不斷被外界質疑,從人工馴化天氣的疑慮,到清潔能源的人權爭議,北京追逐的“藍”與“綠”籠罩着黑色陰影。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是近20年來唯一在大陸性季風氣候地區舉辦,北京和張家口每年2、3月上演低溫、大風、少雪、沙塵等極端天氣,面對大量人造雪加劇水資源短缺的批評,北京冬奧組委1月13日回應,人工造雪採用了先進的高效節水設備和智能化造雪系統,有效避免了水資源浪費,且人造雪比自然雪的性狀更穩定,比賽更公平。

奧地利工程師 Manuel Schoepf用“瘋狂”形容這次冬奧會,他是少數參與北京冬奧會造雪的外國專家之一,“過去幾個月,北京、延慶和張家口三地賽場已經製造了超過500萬立方米的雪。”他上個月接受《印度斯坦時報》訪問時說,“我們必須刻意製造濕雪,讓它黏住凍結在地上,因為這裡的地面實際上並沒有凍結。”

“南水”也進京為冬奧會護航,國家體育場(俗稱鳥巢)、國家速滑館和首都體育館等重要場館都已用上南水,冰雪背後也凸顯大氣科學為政治服務,以及人工操控天氣的議題。

馴化天氣如履薄冰

河北省張家口賽區建設4個競賽場館,承擔大部分雪上比賽項目,入冬以來馬不停蹄造雪。(路透社)

河北省張家口賽區建設4個競賽場館,承擔大部分雪上比賽項目,入冬以來馬不停蹄造雪。(路透社)

台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教授簡旭伸指出,湖北省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核心水源區,丹江口水庫扮演穩定提供水量的重要任務,很大部分的水量是以定點化和常態化的方法,透過人工影響天氣把空中的雲降成水,彙集在丹江口水庫後,再透過南水北調供水到北京,從湖北省的雲到冬奧會的冰雪,這種大規模的轉換其實是水氣從湖北被調度到北京,在中國威權治理的脈絡下,基本上以國家利益優先,某一程度上犧牲了相對邊陲地區的環境資源。

儘管老天爺有硬脾氣,中國為了重大活動或政治目的而“馴化天氣”的偏執狂愈演愈烈。去年底,北京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王燦在《環境科學》期刊發表論文指出,氣象團隊在中共百年黨慶前一晚展開“種雲”工作,推論以人工增雨來降低空氣污染,細懸浮微粒(PM2.5)污染減少了三分之二,空氣品質從“普通”變為“良好”。

不只是百年黨慶,簡旭伸說,2008年8月8日晚上8點北京奧運會的開幕式,鳥巢上空清朗、沒有下雨,原因之一就是以技術提前下雨,反觀2012年倫敦奧運會,開幕式表演以一朵雲調侃倫敦多變的天氣,投射出兩者看待自然關係的差異,民主國家與天氣和諧共處,威權國家卻展現積極控制天氣的國家能力和權力。

河北省人工影響天氣辦公室在冬奧會的籌備期表示,河北省將在張家口賽區周邊地區布設20部火箭作業裝置和20部山地碘化銀爐,建設冀西北飛機增雨基地,開發建立人工影響天氣作業指揮平台,實現飛機增雨雪作業的全天候調度、指揮。

簡旭伸指出,中國打從1960年代開始發展人工影響天氣技術,各地廣設人工影響天氣辦公室,大舉應用在糧食生產、水資源和生態危機、大型活動天氣等面向,馴化天氣某部分也變成地方政府角逐較勁的舞台,甚至還有“大型戶外活動人工影響天氣作業指南”,而中國從馴化天氣到各式各樣的氣候工程,也令外界備感焦慮,因為中國在科學研究和政策討論上都不是那麼透明。

中國動輒以人工方式“干擾”天氣,確保藍天或增雨雪的做法不免暗藏隱患。“如果在重大事件中加大降雪或降雨,造成交通事故或機場關閉,引起人民的不便,甚至導致生命死傷,這倒底是天災還是人禍?當中牽涉到環境倫理學的爭議,卻常被簡化為大我和小我的爭辯。”簡旭伸舉例說明,“另外,如果是更大尺度的氣候工程或是在邊境進行,也會牽涉到國際政治問題。”

綠色掠奪撐藍天

北京冬奧會所有場館使用綠電,集權式環境改革也衍生人權爭議。(路透社)

北京冬奧會所有場館使用綠電,集權式環境改革也衍生人權爭議。(路透社)

除了顧面子改造天氣外,中國也拚命在冬奧會前加快風力和光電建設,降低京津冀地區的空污程度,北京冬奧會也強調場館使用綠電,不過卻衍生強行征地、農民生計損失等人權爭議。

新加坡大學東亞研究所助理所長陳剛認為,不僅是風電、光電,過去中國在城市化過程中也出現征地方面的矛盾,這涉及中共自上而下的管理體制的問題,所以有時在具體政策執行上顯得比較簡化和粗暴,在發展風電和光電的同時要關注到民生問題和人民權益,兩者必須做好平衡,環境問題固然重要,但它不應該成為侵犯人權的借口。

“這可以稱為綠色掠奪主義,假借綠色之名,行掠奪之實,比方說在農田以綠色生態或能源的名義,被取代的是稻米或其他經濟作物。”簡旭伸說,“這種事情在民主國家也會發生,特別是在資本主義或新自由主義盛行的地方,中國在政治體制不夠公開透明,且缺乏公民社會參與的情況下,引起爭議衝突也會更大。”

北京冬奧組委建設部部長劉玉民1月13日在記者會指出,北京冬奧會所有場館實現綠色電力供應,從2019年6月第一筆綠電交易開始,到2022年冬殘奧會結束,北京、延慶、張家口三個賽區的場館綠電預計使用4千億瓦時,可以減少燃燒12.8萬噸的標準煤,減排二氧化碳32萬噸。

中國誇口的“綠色冬奧”要撐起藍天,依舊存在卡脖子情況。陳剛表示,發展綠電不是一蹴而就的過程,它需要經過長時間發展,總地來說,風電和光電是中國政府集中關注的領域,但是目前風電和光電也面臨效率低下的問題,雖然一定程度緩解了環境污染,但是效果沒有大家預想的那麼好。

簡旭伸提醒,中國加快風電和光電發展還出現棄風或棄光現象,雖然近年中國也致力解決國家電網串聯和整並,但是在無法上電網的地方,最後往往引進一些相對比較污染、高耗能的產業來使用綠電,雖然創造了GDP,反而又落入環保爭議。

標準升級冷處理

北京冬奧會追逐“藍”與“綠”,環境標準卻未跟國際接軌。(路透社)

北京冬奧會追逐“藍”與“綠”,環境標準卻未跟國際接軌。(路透社)

從空污病根來看,中國的PM2.5高達6成來自燃煤和燃油,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公路貨運占貨運總量的80%,柴油貨車是污染排放大戶,根據北京、天津、山西、山東、河南等省市聯合發布的《2021-2022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方案》,2021年底前必須淘汰近30萬輛高排放的國三車,不過,源頭病灶卻難以根除。

陳剛認為,中國治理空污的盲點在於過度強調經濟發展,一切經濟活動以降低成本為最主要目的,各種環境標準就會放鬆,這些重型卡車、柴油車很多是尾氣排放沒有進行過處理或進行很少的處理,從企業角度來講,它壓低了成本,產品在國內和國際市場上有更多競爭力,卻是以環境為代價。此外,中國的汽油生產標準可能比發達經濟體低一些,這也和能源巨頭的壟斷有關係,在不充份的市場競爭下,油品質量必然會影響最後尾氣的排放。

冬奧會成了中國空污治理的加速器,官方公布的“藍天”數字逐年增加,2021年北京市優良天數達到288天,較2013年增加了112天,其中2021年的一級優良天數為114天,被形容為“藍天底色更純、含金量更足”,明眼人很清楚數字是障眼法。

事實上,中國的空氣質量標準已經近10年未更新,PM2.5濃度以每立方米75微克作為24小時“優良空氣”的最高值,標準比印度、孟加拉更寬鬆。陳剛表示,每個國家衡量優良天氣的標準不一樣,如果放寬標準的話,有時候污染的天氣也會被算為優良天氣,而空氣污染包含可見的污染和不可見的污染兩個層面,如果只是去衡量可見的污染,那些不可見的污染也會被忽略,未來中國需要進一步嚴格化指標體系。

撰文:麥小田 責編:許書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