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朝:“我很好,需要大力進補”——解讀2021年中國官方經濟數據

0

2022年1月17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了2021年中國各項經濟數據。在官方媒體的宣傳中,自然毫不例外地是“形勢一片大好”。圖為一個工人在北京一個公園安裝雪花形狀的燈飾。(美聯社)

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台,這裡是《中國最錢線》,我是子朝。這期節目,我們來一起看看中國政府最近發布的2021年中國經濟數據。

增長數據:文宣與實質

2022年1月17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了2021年中國各項經濟數據。在官方媒體的宣傳中,自然毫不例外地是“形勢一片大好”。根據這些官方數據,初步核算,2021年中國全年國內生產總值114萬億元,比上年增長8.1%,兩年平均增長5.1%,人均GDP突破12000美元。中國與美國GDP總量的相對比例,已經超過蘇聯和日本最高峰的水平。此外,糧食產量再創新高,失業率降低,居民收入持續增長,人口也保持正增長,按照官媒口徑,這是一份“亮眼的成績單”。

這其中有些數據,比如全年新增就業1269萬人,比去年還有所增加,失業率比去年還降低了0.1個百分點。事實上,中國的“登記失業”,門檻本身極高,比如大部分企業為了避免賠償而要求員工“自願申請離職”,這種情況無法領取失業金。而失業金標準僅為當地最低工資的60%左右,還會在檔案上留下污點,一般人不到萬不得已肯定不會想去申請。但今年在幾個主要城市還出現了成倍的領取人數增加。然後各類“農民工返鄉自主創業”的人數,全國達到數千萬。2021年,一般人的印象都是今年是很多人失去飯碗,找工作難度空前上升的一年。一個典型例子就是許多高學歷的年輕人去送外賣、做保潔,而官方卻發明了“靈活就業”這樣掩耳盜鈴的概念,並聲稱規模高達兩億之眾。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年輕高學歷人群進軍要求低、收入不穩定的工作,絕對不會是他們的個人喜好問題。難怪連中國前財政部長樓繼偉都出言炮轟,說統計局的數據根本無法反應真實情況。

至於糧食產量,那當然是必須年年增長,哪怕產糧第一大省河南遭遇了創紀錄的洪水。加上周期性出現的豬肉生產高峰,甚至能做到利用統計魔術生生地把CPI壓在低位。唯一的憂患似乎是大豆產量繼續下降,那是把更多的土地用來種植主糧了嗎?當然了,中國在糧食增長如此迅猛的情況下,卻發瘋一般在全世界搶購囤積糧食,據說買光了世界市場上一半的量,難道是預言到了全球變暖的大災害或是預備打世界大戰?國家可真是高瞻遠矚啊。

工業增長尚可以證明出口的強勢,尤其是一些中國重點砸錢行業。但還在雙位數增長的軟件與信息服務業、住宿與餐飲行業就有點過於敢想敢幹了,眾所周知這些行業在2021年的中國糊到了何等地步,總之統計局怎麼作數字,他們高興就行。

最後說回令小粉紅們歡欣鼓舞的GDP增長,我們先姑且相信這個數據的真實性,忽略諸如出口數字跟香港方面的統計差3000億美元這樣的bug。實際上這兩年的平均增速只有5.1%,低於去年定下的目標。而且很明顯增速呈逐步下降態勢,雖然這與去年新冠疫情造成的低增速有關,甚至為了數據好看還對2020年數據進行了調降。但2021年第四季度經濟增長4.0%,依然是21世紀以來的最低,而且這個數字幾乎是各家機構估計範圍的最上限,很多人並不太認可。無論怎麼講,從目前的態勢看,中國經濟步入“5以下”的增速區間基本上是可以確定的了。雖說這個增速依然高於發達國家普遍水平,但考慮到僅有發達國家三分之一乃至更少的人均GDP,居民收入在經濟總量中更低的佔比,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基本就等於“發展”的結束了。

人口數據:峰值已到

2022年1月17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了2021年中國各項經濟數據。在官方媒體的宣傳中,自然毫不例外地是“形勢一片大好”。(中國政府網截圖)

2022年1月17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了2021年中國各項經濟數據。在官方媒體的宣傳中,自然毫不例外地是“形勢一片大好”。(中國政府網截圖)

對一般人來說,有些數據是“外行看熱鬧”,比如“單位GDP能耗指標”。但有一類數據卻是”外行“也能看出不少門道的,這就是人口。當然這也是因為中共的人口專家本身實在太過外行,比如某言之鑿鑿“全面二胎開放生育率會反彈到4.4,每年出生4000萬人”的“專家”。相比“內行”的水平不過是拿着幾個預先設定好的指標做線性推演,民間的“外行”卻在大數據時代八仙過海,通過新生兒疫苗接種數、新生兒聽力篩查數,以及各地方公布的人口公報,推演出可能更真實的中國人口情況。由於各地區年底一般公布的人口統計出生數據都是截止到第三季度,普遍比上一年減少20%以上,民間包括一些研究機構普遍預計中國2021年出生人口數在960-980萬左右。

當然,1月17日的公告宣布,中國2021年出生人口1062萬,守住千萬大關,算是“打了你們這些黑嘴的臉”。全年人口凈增長48萬,勉強保持了正增長。不過五年前開放全面二胎時,中國還有近千萬的人口年增長,按這個下降速度,2021年就是中國人口達到峰值的一年了。二胎都沒什麼幫助,開放三胎的效果可想而知,除非統計局明年來玩個極限逼近,搞出十幾億人一年新增幾萬、十幾萬的數字,否則2022年中國人口負增長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曾經被預言2050年乃至2035年才達到的目標,在2021年提前實現,比偉大復興早得多了。尤其是處在生育黃金年齡的90後00後,總和生育率可能只有0.5-0.8之間。各地公布的出生人口數據里,二胎及以上普遍佔到一半乃至三分之二,這顯然有違常理。相比拼着老命為祖國延續香火、為養老金接盤的70後80後的高齡產婦們,選擇躺平的90後00後普遍進入了“自我絕育狀態”。

當然,中國人從小被中共那套“中國人太多管起來不容易”的神奇邏輯洗腦太深,思想轉彎的速度跟不上中央的步伐,很多人還會表示 “像美國加拿大那樣地廣人稀不是更舒服”“中國我看4億人就夠了”。確實,東亞、南亞、東南亞以全球不到10%的陸地面積擁有全球一半以上人口,有限的人均資源可能確實讓這裡的人們過得更“內卷“或者更累。但哪怕真的想要減少人口,除了戰爭、饑荒之類反人類手段,人口負增長的過程中當然要面臨老年人佔比越來越高,年輕人越來越少。養老金不夠用老人無法安享晚年,消費衰退讓年輕人的發展機會變少,進一步降低生育意願。現在全球都面臨二戰後嬰兒潮一代步入老年,八九十年代出生的數量少的多一代人負擔日趨沉重。面臨這些問題的發達國家,所採取的辦法無非是”挖“和”熬“,一方面大力從高生育國家引入移民,另一方面加大社會福利投入,保障老年人身體健康工作更長時間,鼓勵年輕人生更多孩子,儘可能平穩度過這段時期。

而2021年,65歲以上人口已經突破14%步入深度老齡化的中國,居民收入只有發達國家的20%左右,自己國內還有大把人在想着移民呢,基本沒有吸收移民的意願和能力。而總加速師胸懷星辰大海的復興夢,錢都要用到窮兵黷武或是大煉芯片上面,想指望他提高福利那是想多了。對於以後沒韭菜割這件事,目前只有離婚冷靜期、生育貸款之類花招來應付。隨着60年代人口出生高峰的一代人逐漸老去,低結婚率、低生育意願、低育齡婦女數、高婚育年齡這幾重Debuff疊加之下,我們應該可以很快看到中國人口以加速度負增長。這事兒我們普通人也無能為力,就讓把十四億韭菜當作自己最大本錢的中共和總加速師去頭疼吧。

經濟增長結構:魔鬼在細節處

經濟增長是三駕馬車:投資、消費和出口。2021年雖然各國都逐漸從新冠疫情中恢復,但由於刺激政策釋放的天量流動性帶來的大量需求,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都需要從中國買更多東西。中國的貿易順差達到6000多億美元,創歷史新高。大外宣自然把這說成“東升西降”的證據。雖然他們不會提,中國的貿易順差幾乎完全來自美國一家,而美國作為世界秩序中心本身也需要以逆差形式向世界提供美元硬通貨。當然美國製造業外移經濟空心化這是另外一個問題,不過如果真的是中國“升”了,那應該是中國人越來越有錢消費自己生產的產品,拿人民幣去外面買東西才對啊,怎麼囤積某些人所謂的“綠色廢紙”還越囤越多呢?

儘管出口是唯一亮點,但佔中國經濟的比重不過20%,且還在逐年下降中。所以決定大局的還是消費和投資。咱們先看看投資,2021年中國M2廣義貨幣投放量為19萬億,提升GDP達13萬億,算是“投資效率”相當高的了,但這主要是因為2020年疫情原因,很多當年投放的信貸到了2021年才生效。實際上2021年由於對地產的強勢打壓,總體上是信貸相當緊縮的一年。尤其是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至今沒有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這一方面是有意識的緊縮,另一方面也是傳統靠投資拉動的增長模式已經山窮水盡。首先是實質上的國家經濟命脈房地產,漲價去庫存不僅掏空了中國人的六個錢包,飛速膨脹的城市,尤其是那些實體經濟支撐不起城建擴張速度的三四線城市,在收穫漂亮的紙面GDP的同時也被債務壓到喘不過氣來。已經開始人口負增長的中國,實在是負擔不起這麼多房子了,那些資金鏈斷裂紛紛倒下的房地產巨頭就是這一轉變的一個縮影。

當然還有中國一向吹噓的所謂“高度發達”的基建。一來高鐵、高速公路已經修得差不多了。便利的交通並沒有像當年許諾的那樣,“大大促進沿線地區的發展“,反而在中國資源都向行政中心集中的模式之下,引發了更強的虹吸效應,一二線城市抽走了所有的資源,欠發達地區的許多設施閑置。這再繼續修下去,真的也只有”給長城貼瓷磚,給珠穆朗瑪峰裝電梯“了。二來大量的資金還丟進了5G這種天坑,或者攝像頭“天網”這種純粹為中共統治服務的項目。固定資產投資,實在已經是強弩之末。

那麼2021年中國經濟最亮眼的板塊是什麼呢?說出來你可能會大跌眼鏡,居然是:消!費!這簡直有點違反常識,電商雙十一的慘淡和街上關掉的店鋪都在告訴我們消費有多慘淡,這是數據造假嗎?

實際上,中國居民今年的可支配收入上升幅度較為平緩,但人均消費性支出出現了大幅增加。疫情和經濟蕭條不是讓大家減少消費嗎?最合理的解釋,就是漲價了:雖然我因為疫情不能出去旅遊,但因為物價上漲,我為了日常吃穿用花了更多的錢。

仔細分析各項指標可以看到,今年居民部門在食品項目的消費,和CPI是背離的。這和中國CPI權重指標的設定有關,因為豬肉佔比過大,而豬周期在2021年正好進入谷底,顯著拉低了CPI。實際上剔除豬肉以後,中國的物價上漲情況恐怕就沒有那麼好看了。根據官方說法,2021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44萬億元,比上年增長10.7%,增速超過20%的有汽油、建築裝潢、珠寶、煙酒、飲料等。這些項目看起來都不像是中國人會在2021年敞開了消費的東西,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這些商品因為其價格需求彈性相對較低,在銷售量沒有顯著增長的情況下,價格的上漲導致了銷售額的大幅增加。在全球大通脹的2021,中國的物價未必像CPI那麼平穩。

後續:加大嗑藥力度

2022年1月17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了2021年中國各項經濟數據。在官方媒體的宣傳中,自然毫不例外地是“形勢一片大好”。(中國政府網截圖)

2022年1月17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了2021年中國各項經濟數據。在官方媒體的宣傳中,自然毫不例外地是“形勢一片大好”。(中國政府網截圖)

國家統計局公報發布的第二天,1月18日,中國人民銀行也召開了金融統計數據發布會。在會上,央行副行長劉國強表示,2022年,中國政府要開足馬力,全力放水印錢啦!

劉國強表示,要“充足發力,把貨幣政策工具箱開得再大一些”,還要“主動出擊,按照新發展理念的要求,主動找好項目”,要去年臉色鐵青的銀行主動出去找人塞錢。而且要“一年之計在於春”,在年初就掀起一輪放貸高潮。這個表態接上了去年最後兩個月貨幣政策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似乎也驗證了,前一天統計局發布的經濟數據報告,實際上是在給大放水開路。這倒是應證了前幾天某位正編國師說的“大領導不關心就不管,一關心就瞎管”,跟一刀切防疫其實也是一個路數
不能“黑嘴”只能頌聖的各路財經公眾號紛紛揣摩上意,得出中國CPI很低,寬鬆政策大有空間“的結論,認為“2022年伴隨歐美各國的緊縮,中國放水將確立人民幣國際地位,為中國崛起奠定最後基礎”。真是牛都讓你吹死了。但如我們前面所分析的,中國的實際消費價格已經出現了不小的漲幅,甚至豬肉價格也逐漸回升,真正能寬鬆的空間有多大?恐怕並沒有野生國師們說的那麼篤定。

不過為了冬奧會和天降偉人連任登基,大水漫灌也要灌一年好光景出來,這點金融系統倒是懂的——不懂也得懂,天降偉人不是剛剛派了一堆巡視組去清理這個“走資派最後堡壘”了嗎?我甚至覺得央行負責人18號這些“包”氣十足的表態,也是得了今上的某些真傳啊,哈哈哈。

當然,按照國師們的說法,這次保證大家不會炒房,而是投資在新能源、國產芯片之類國之重器上。不過這些“重器”,實際效果恐怕比炒房還糟。下期節目,我們就來講講中國“大煉芯片“搞出的那些糟心事。本期節目就到這裡,下周子朝與您繼續相約《中國最錢線》,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