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老大哥”冬奥会上盯上你?西方多国预警防谍防窃听

0
“每台设备、每一次通信、每笔交易和每一次在线活动都可能受到监控,因此请为此做好计划。”这是美国奥委会向前往北京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发出的防谍防窃预警。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报告指出,北京冬奥会官方规定与会者必须安装的手机软件“冬奥通”有后果严重的安全漏洞。纽约“保护记者委员会”也为参加报导冬奥会的记者们提供了系列“安全窍门”。

目前,已有荷兰、加拿大、英国、美国向运动员发出防谍防窃听预警。这些预警是否如中国官方说的是“无中生有”还是自有其道理?《华尔街日报》说,奥运会预警黑客活动本属常见,但在许多西方人眼中,中国代表着一种“特殊威胁”,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特殊威胁”?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1月14日在推特披露,当时国务院官员去中国出差时,都将手机留在国内。为什么西方对北京的防谍防窃听行动在冬奥当口变成了公开警告?

美国高科技从业者任松林表示,中国的监控无处不在,政府公开收集各类数据,它的所谓安全系统实际上就是一个“大黑客”。

他说:“我想这个非常简单,也不用西方来警告,每个人其实都知道。中国与其说安全漏洞,不如说官方公开地就在收集数据。所以说如果你的手机、电脑在中国应用的话,有两个方面的威胁,一个方面是传统黑客的盗窃数据。另外一个威胁就是官方公开在收集你的数据,包括你的各种信息。与其说是黑客攻击,其实,整个国家的安全系统就是一个大黑客。所以在中国有都有这种感觉,你走到哪儿都会被监视。比如现在所谓的健康码,到哪儿都要扫健康码。你的行动路线、你的信息,都是官方公开在收集。所以我对运动员有两个建议,一个就是你最好不要带在国外使用的数据,包括手机内存的各种应用。应该带一个空的手机到中国去。第二,你即便用手机,像奥运通、健康码也都是回避不了的。所以你通话或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都要注意,所以就不存在什么警告。比如说有什么威胁……但实际上这是公开的,就是中国官方收集所有人的数据是公开的。它有公开的一面,也有暗含的一面。公开就是你所有的数据只要到了中国,它都会收集;暗含的盗窃就是你原来手机里的应用信息,也有可能被窃取。所以这两方面都是很重要的。”

根据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与公共政策学院专门从事数字安全研究的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公布的研究报告,冬奥会官方应用“冬奥通”有严重安全问题。但国际奥委会迅速出来灭火,说没有“致命漏洞”。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在进入中国这个大体系后,犹如小红帽进森林遇到大灰狼,你会有意或无意被伤害。

中国开发的一些软件可能存在客观漏洞,公民实验室报告也提到“冬奥通”有系统性缺陷。另外,中国的国家与高科技公司是一体的,他们必须要与安全当局分享信息。

他说:“进到中国这样一个大的体系里面,你可能会有意无意地被伤害。中国的各种软件可能存在客观漏洞,包括公民实验室报告里也讲到。中国的各种应用软件有系统性的缺陷,可能在开发软件上还是有些技术问题,这是第一个。第二,因为中国这个国家跟高科技公司是完全一体的,所以在中国的‘国家安全法’或者在‘反间谍法’里面都有规定,所有这些公司必须跟国家要分享信息。要参加到国家所谓的国家安全、反间谍的伟大斗争中去。所以我认为对西方国家来说,他们派运动员到中国参加奥运会,有四个原因要让美国或其他国家提出警告。这四个原因有长期的,有短期的,有个人的,也有国家安全的。从短期的个人(原因)来看,对每个运动员到中国去,因为中国有各种反间谍法、国家安全法,还涉及到各种人权问题。美国人经常过于天真,尤其那些运动员,年轻小孩子,有点像小红帽踏进了森林,不知道还有大灰狼。所以他们说什么做什么,如果被中国政府抓住把柄,恐怕中国政府是乐于用‘反间谍法’、‘国家安全法’来进行人质外交。所以我想美国对个人运动员的警告是非常及时的。长期的警告就是中国政府会利用这个大的场景收集各种信息,构建更大的、长期的、国家安全的渗透也好,搞统战也好,这种大的构架的需要。所以从长期来看,尤其是还有很多官员,这些官员跟其他人联系,都可能被植入恶意软件带回到各国去。所以就里边可以看出,从个人的威胁又进入到长期的国家安全的威胁,所以我觉得这些警告是非常有必要的。”

美国高科技从业者任松林表示,让他真正担心的是“奥运通”等中国移动应用程序给外国运动员带来的持续监控效果。

他说:“其实你在奥运期间做的任何事情对中国政府来说都是完全透明的。大家使用微信等中国软件,其实你都明白。微信的管控搜索已经不是简单的文本管控,甚至一些图像、音频文件,他都在想办法用人工智能来破解。所以说像微信这种软件,它本身就是一个监视软件。他本身就在监视你的数据。用中国所有的软件,你就不可避免地把个人数据公开在共产党的监控系统之下。所以我觉得西方的警告是非常重要的。我倒不是担心这些运动员在中国被监控,我是担心这些运动员带着手机到中国加装了一些中国的应用程序后,带着这些手机回到美国,可能一直永远会被监控。”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美国科技公司处于一个多元的环境,面对政府可以有不同程度的抵抗,但在中国,党领导一切,掌管一切,尽管有民营公司,但是都有军工背景。的大数据监控是在一个由政府主导的体系下进行的,高科技公司及其开发的应用程序在某种程度上都要配合中国政府。

他说:“因为中国有‘国家’的无所不在。中国国家对高科技公司、对金融和技术公司无所不在的控制,这恐怕是美国面临中国更大危险的原因。因为在美国,比如像我们用的防毒软件,像Mandiant是个有名的公司, McAfee是个有名的公司,微软也有,谷歌也有,苹果也有。但是我们用不同的公司。但是中国即使有它们的公司,基本上是垄断的,它们之间也没有相互监控。它们只会跟国家进行互动,它们之间没有制约。这恐怕是最大的危险所在。”

陈小平(美国之音记者尹暄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