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率陡降严重掣肘中国发展,面对危机政府束手无策

0

上海南京路上的行人 (2021年5月10日)

华盛顿 —中国人口学会的一名负责人星期三(1月19)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生育水平下降之快是以前没有想到的,而且人口下跌趋势“无法从根本上扭转”。中国最新的人口统计数据意味着刚刚过去的2021年或将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出现人口增长的年份。分析人士指出,这一历史性的转变将给中国的未来发展模式、乃至国际地缘政治带来深远的影响。

中国在看似取之不竭的劳动力资源供应的基础上创造了长达三十年多年的经济飞速发展奇迹,然而,人口出生率的降低则意味着这一中国发展赖以为继的宝贵资源将日渐减少。

中国本星期公布的去年的人口统计数字超乎绝大多数专家的预期,创下了自中共执政以来的最低水平。中国2017年时人口出生率为12.4‰,去年仅为7.52‰,降幅高达60%。此外,中国过去5年来的统计数据还显示,中国经济增长率与人口出生率密切相关,随着出生率下降,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也随之下滑,而这一趋势的持续恶化甚至可能会危及人们对整个中国经济规模前景的预期。

“人口的拐点也意味着中国发展模式的一个拐点,”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教授易富贤对美国之音说。“也意味着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发生历史性变革的拐点。”

对中国人口危机虽然早已被称为是一颗定时炸弹,但是易富贤说,中国的最新统计还是超过了人们的普遍预期。他以育龄妇女平均生育子女数为例说:“中国官方预计中国的生育率是1.8,到2031年才开始减少,但现在即便是根据官方的数字2021年的生育率是1.1,没有1.8,人口2022年就开始减少,比预期提前9年。这将对地缘政治,对世界经济格局带来很大影响。联合国预计中国的生育率2021年是1.7,到2032年才开始负增长。”

英国著名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说,人口开始缩减甚至可能危及中国GDP赶超美国的能力。他说,他们的长期预测表明,以市场汇率衡量,到2050年,中国仍将屈居第二大经济体。“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生产率增长放缓和劳动力萎缩使中国永远无法超过美国。”

劳力短缺终将拖垮经济?

中国的人口在笃信人多“是一件极大的好事”的前领导人毛泽东统治时期几乎翻了一番,但是现在曾被毛泽东形容为世间“第一可宝贵”的人、尤其是干活的人将会迅速减少。

中国去年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发现,16岁至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8.8亿人,与2010年相比,骤减4000多万人。更令人担心的是,减少幅度在今后几年内将急速扩大。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在去年初曾透露说,随着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减少幅度在加大,今后5年内还将减少多达3500万人。

劳动力供应的减少意味着劳动适龄人口比重下降,老年人口比重上升,在过去数十年里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劳动年龄人口占比较大、抚养率较低的所谓“人口红利”正在急速消失。

中国现在60岁及以上人口就已达2.64亿,而且老年人口占比提升幅度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多。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托马斯·杜斯特伯格(Thomas Duesterberg)说,不但是中国,世界上很多政府都无力扭转出生率逐渐减少这个严峻的现实。他说,人口增长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源泉之一,但随着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下降,创新能力也随之下降。他说:“人类的创新性和独创性减少是因为人们的大部分创造力确实来自他们职业生涯的最初阶段。因此,如果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减少,您可能会看到创新能力下降,这是未来增长的另一个关键因素。”

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去年的人口普查结果公布后也曾承认,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经济结构和科技发展需要调整适应。”

人口危机所激化的深层结构性矛盾还包括劳动力成本上升,导致中国正在失去制造业的国际竞争优势。此外,劳动力短缺扩大了工资的上涨。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星期一(1月17日)的数据,中国去年人均工资性收入增长9.6%,其直接结果就是丧失了长期以来作为廉价产品生产地的一些吸引力。在中国最具实力的制造业用工荒不断加剧,工资轮番上涨。中国东方财富证券公司的一项研究报告说,在2013-2019年,中国制造业及建筑业从业人员分别减少27%之多。

更令经济学家担心的是,中国近年来的工资持续走高并不是因劳动率或者是生产率的提高而引发的可对整个经济有正面促进作用的攀升,而是扭曲的、不利经济发展的劳动力成本的上涨。

不过在另一方面,经济学家、商业咨询顾问比尔·康纳利(Bill Conerly)认为,在短期内出生率对中国经济以及与中国有生意往来的外国企业来说影响都不会太大。他指出,新生儿在15年、甚至25年里都是经济的净消耗。康纳利对美国之音说,但长期来说终将影响到就业市场:“实际上,生育率已经下降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因此,也许中国距离一个非常紧张的劳动力市场只有不过10年的时间。它最终会到来。”

政府回天乏术

中国政府虽对社会及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具有近乎完全和彻底的控制力,但在生娃的问题上几乎束手无策,政府近年来几度祭出的各种“大招”到目前为止基本上于事无补。

继2016年首次允许生育两个孩子之后,中国自去年起又允许生三个孩子。中国官媒网站去年底甚至撰文要求党员要带头生三个孩子。这篇后来被删除的题为《落实三孩政策,党员干部应见行动》的文章说,落实三胎政策是每一个党员干部承担国家人口发展的责任和义务,“不能因为这样那样的主客观原因不结婚,不生育。也不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只生育一个或两个孩子。”

中国体制内的经济学家任泽平最近还建议“印钱生娃”。 曾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任职的任泽平称,解决低生育的办法是每年多印2万亿元人民币,用10年社会多生5000万孩子。任泽平在微博平台拥有300多万粉丝,这一观点引起了热议之后他的微博账户已被禁言。

中国去年的《2021中国婚姻报告》曾指出,人口少子老龄化问题正在削减适婚年龄人数,结婚“主力军”减少。“婚都不想结,还生什么孩子”,正成为一批年轻人的选择。

据中国官方报道,2013年中国的结婚登记对数有1347万对,而到2020年下滑到了仅813万对。与此相对的则是离婚率大增,2020年373万对登记离婚。在结婚率陡降和离婚率飙升的双重作用下,生育率自然逐年降低。

有关房地产市场对中国经济的巨大威胁中国政府早已高度警觉,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任主席郭树清称,上世纪以来,世界上130多次金融危机中,100多次与房地产有关。中国多年来虽不断采取各种措施抑制泡沫,但收效甚微,而目前房地产庞大和混乱的程度已经到了几乎不可收拾的地步,而出生率降低、人口老化被认为是导致房市泡沫的直接原因之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早在2018年就有一项研究指出,出生率下降意味着中国的成年人不能指望子女赡养自己,所以他们不停地积累资产以作预防以为退休做准备。这一人口因素又被中国脆弱的社会保障制度放大,也就是人们不能指望政府来支持晚年生活或支付医疗费用,因此他们觉得必须要积累房地产资产以作预防。

目前中国家庭近75%的财富在房产上。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曾在2019年透露说,中国全社会的新增储蓄资源中的一半左右投入到房地产领域。

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任美格(Meg Rithmire)在一篇研究报告中说,中国的储蓄率“高得令人咋舌,达到GDP的49%”。她指出高储蓄率源自很多因素,包括不健全的医疗系统和养老保险、中国倒三角的人口结构与快速人口老化。

中国人买房养老导致地产业融资过度,资金使用效率降低。同时居民资产配置结构失衡也破坏了经济向以消费为导向的过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