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率陡降嚴重掣肘中國發展,面對危機政府束手無策

0

上海南京路上的行人 (2021年5月10日)

華盛頓 —中國人口學會的一名負責人星期三(1月19)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生育水平下降之快是以前沒有想到的,而且人口下跌趨勢“無法從根本上扭轉”。中國最新的人口統計數據意味着剛剛過去的2021年或將成為中國歷史上最後一次出現人口增長的年份。分析人士指出,這一歷史性的轉變將給中國的未來發展模式、乃至國際地緣政治帶來深遠的影響。

中國在看似取之不竭的勞動力資源供應的基礎上創造了長達三十年多年的經濟飛速發展奇蹟,然而,人口出生率的降低則意味着這一中國發展賴以為繼的寶貴資源將日漸減少。

中國本星期公布的去年的人口統計數字超乎絕大多數專家的預期,創下了自中共執政以來的最低水平。中國2017年時人口出生率為12.4‰,去年僅為7.52‰,降幅高達60%。此外,中國過去5年來的統計數據還顯示,中國經濟增長率與人口出生率密切相關,隨着出生率下降,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也隨之下滑,而這一趨勢的持續惡化甚至可能會危及人們對整個中國經濟規模前景的預期。

“人口的拐點也意味着中國發展模式的一個拐點,”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教授易富賢對美國之音說。“也意味着地緣政治、地緣經濟發生歷史性變革的拐點。”

對中國人口危機雖然早已被稱為是一顆定時炸彈,但是易富賢說,中國的最新統計還是超過了人們的普遍預期。他以育齡婦女平均生育子女數為例說:“中國官方預計中國的生育率是1.8,到2031年才開始減少,但現在即便是根據官方的數字2021年的生育率是1.1,沒有1.8,人口2022年就開始減少,比預期提前9年。這將對地緣政治,對世界經濟格局帶來很大影響。聯合國預計中國的生育率2021年是1.7,到2032年才開始負增長。”

英國著名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說,人口開始縮減甚至可能危及中國GDP趕超美國的能力。他說,他們的長期預測表明,以市場匯率衡量,到2050年,中國仍將屈居第二大經濟體。“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是,生產率增長放緩和勞動力萎縮使中國永遠無法超過美國。”

勞力短缺終將拖垮經濟?

中國的人口在篤信人多“是一件極大的好事”的前領導人毛澤東統治時期幾乎翻了一番,但是現在曾被毛澤東形容為世間“第一可寶貴”的人、尤其是幹活的人將會迅速減少。

中國去年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發現,16歲至59歲勞動年齡人口為8.8億人,與2010年相比,驟減4000多萬人。更令人擔心的是,減少幅度在今後幾年內將急速擴大。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游鈞在去年初曾透露說,隨着中國勞動年齡人口數量減少幅度在加大,今後5年內還將減少多達3500萬人。

勞動力供應的減少意味着勞動適齡人口比重下降,老年人口比重上升,在過去數十年里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勞動年齡人口佔比較大、撫養率較低的所謂“人口紅利”正在急速消失。

中國現在60歲及以上人口就已達2.64億,而且老年人口佔比提升幅度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多。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托馬斯·杜斯特伯格(Thomas Duesterberg)說,不但是中國,世界上很多政府都無力扭轉出生率逐漸減少這個嚴峻的現實。他說,人口增長是經濟增長的重要源泉之一,但隨着人口老齡化,勞動力下降,創新能力也隨之下降。他說:“人類的創新性和獨創性減少是因為人們的大部分創造力確實來自他們職業生涯的最初階段。因此,如果人口老齡化和人口減少,您可能會看到創新能力下降,這是未來增長的另一個關鍵因素。”

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去年的人口普查結果公布後也曾承認,隨着人口結構的變化,“經濟結構和科技發展需要調整適應。”

人口危機所激化的深層結構性矛盾還包括勞動力成本上升,導致中國正在失去製造業的國際競爭優勢。此外,勞動力短缺擴大了工資的上漲。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星期一(1月17日)的數據,中國去年人均工資性收入增長9.6%,其直接結果就是喪失了長期以來作為廉價產品生產地的一些吸引力。在中國最具實力的製造業用工荒不斷加劇,工資輪番上漲。中國東方財富證券公司的一項研究報告說,在2013-2019年,中國製造業及建築業從業人員分別減少27%之多。

更令經濟學家擔心的是,中國近年來的工資持續走高並不是因勞動率或者是生產率的提高而引發的可對整個經濟有正面促進作用的攀升,而是扭曲的、不利經濟發展的勞動力成本的上漲。

不過在另一方面,經濟學家、商業諮詢顧問比爾·康納利(Bill Conerly)認為,在短期內出生率對中國經濟以及與中國有生意往來的外國企業來說影響都不會太大。他指出,新生兒在15年、甚至25年里都是經濟的凈消耗。康納利對美國之音說,但長期來說終將影響到就業市場:“實際上,生育率已經下降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因此,也許中國距離一個非常緊張的勞動力市場只有不過10年的時間。它最終會到來。”

政府回天乏術

中國政府雖對社會及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具有近乎完全和徹底的控制力,但在生娃的問題上幾乎束手無策,政府近年來幾度祭出的各種“大招”到目前為止基本上於事無補。

繼2016年首次允許生育兩個孩子之後,中國自去年起又允許生三個孩子。中國官媒網站去年底甚至撰文要求黨員要帶頭生三個孩子。這篇後來被刪除的題為《落實三孩政策,黨員幹部應見行動》的文章說,落實三胎政策是每一個黨員幹部承擔國家人口發展的責任和義務,“不能因為這樣那樣的主客觀原因不結婚,不生育。也不能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只生育一個或兩個孩子。”

中國體制內的經濟學家任澤平最近還建議“印錢生娃”。 曾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任職的任澤平稱,解決低生育的辦法是每年多印2萬億元人民幣,用10年社會多生5000萬孩子。任澤平在微博平台擁有300多萬粉絲,這一觀點引起了熱議之後他的微博賬戶已被禁言。

中國去年的《2021中國婚姻報告》曾指出,人口少子老齡化問題正在削減適婚年齡人數,結婚“主力軍”減少。“婚都不想結,還生什麼孩子”,正成為一批年輕人的選擇。

據中國官方報道,2013年中國的結婚登記對數有1347萬對,而到2020年下滑到了僅813萬對。與此相對的則是離婚率大增,2020年373萬對登記離婚。在結婚率陡降和離婚率飆升的雙重作用下,生育率自然逐年降低。

有關房地產市場對中國經濟的巨大威脅中國政府早已高度警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首任主席郭樹清稱,上世紀以來,世界上130多次金融危機中,100多次與房地產有關。中國多年來雖不斷採取各種措施抑制泡沫,但收效甚微,而目前房地產龐大和混亂的程度已經到了幾乎不可收拾的地步,而出生率降低、人口老化被認為是導致房市泡沫的直接原因之一。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早在2018年就有一項研究指出,出生率下降意味着中國的成年人不能指望子女贍養自己,所以他們不停地積累資產以作預防以為退休做準備。這一人口因素又被中國脆弱的社會保障制度放大,也就是人們不能指望政府來支持晚年生活或支付醫療費用,因此他們覺得必須要積累房地產資產以作預防。

目前中國家庭近75%的財富在房產上。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曾在2019年透露說,中國全社會的新增儲蓄資源中的一半左右投入到房地產領域。

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任美格(Meg Rithmire)在一篇研究報告中說,中國的儲蓄率“高得令人咋舌,達到GDP的49%”。她指出高儲蓄率源自很多因素,包括不健全的醫療系統和養老保險、中國倒三角的人口結構與快速人口老化。

中國人買房養老導致地產業融資過度,資金使用效率降低。同時居民資產配置結構失衡也破壞了經濟向以消費為導向的過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