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信任度全球第一?专家:动动脑检视就知道其中问题

0

中国民众在延安附近的南泥湾树立的中共镰刀斧子党徽雕塑前拍照。(2021年5月11日)

纽约 —一项全球调查发现,在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以及对经济前景的展望上,民主国家的民众对本国的信任度输给了专制国家。该调查发现中国的信任度最高,美国位居最后第四。但学者质疑在言论自由和严控言论的不同国度进行对各自政府信任度的调查究竟能有多少可信度。

“我们对民主国家的信任崩溃了,” 爱德曼国际公关公司全球总裁理查德·爱德曼(Richard Edelman)1月18日在其2022爱德曼信任晴雨表报告发布会上说。“在值得信任国家的蓝色行列中没有一个是民主国家。”他补充。

“中国人民对他们的制度高度信任,”爱德曼针对一张美中两国的调查对比表说。“相比之下,美国和美国人民对他们的制度信任度低。这是我们从未见过的两国之间的最大差别。”

爱德曼说,该报告是去年 11 月对28 个国家的 36,000 多名受访者进行调查的结果。这项年度调查持续进行了22年,调查内容是询问受访者对他们国家的政府、企业、非政府组织、媒体这四大社会部门的信任度。

爱德曼说,其中“最大的差别是对政府,中国人民信任他们的政府,而美国人民则不信任。”

调查显示,中国受访者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度为91%,比去年上升9个百分点;而美国受访者对美国政府的信任度只有39%,比去年下降了3个百分点。

综合四大社会部门的总信任度,中国为83%,而美国只有43%。

中国政府禁止外国人入境调查,爱德曼是怎么做到的?

原美国律师协会法治项目中国主任虞平说,这让他想起2020年哈佛大学阿什中心发布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满意度达93%的报告,“阿什中心非常明确地说,在中国做这种调查(条件)是不理想的,原因是中国政府是禁止外国人在中国做民调的。”

虞平有着在中国进行民调的经验,“要在中国做民调必须要有中国政府的批准,并在它的监视下进行。而这项民调对这些东西都不交代,你怎么能说(美中两国)这是可比性很高的呢。”

“这有点橘子跟苹果比,它们是不同类的,”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其中一个根本区别是民主国家的自由主义传统基本信奉国家是不可避免的恶……当然投票率和信任度就会降低,这跟威权制国家、只有一个政党、没有竞选,或者竞选是一马独赛,政府有意识培植社会对国家的高度依赖性,或有组织的依附性……这一点才是根本的差异。”

新华社网周四刊载了“牛弹琴微信公众号”的《一份震惊世界的报告,尤其是关于中国》的文章。该文说,“很难得,这份报告展现了一个相对真实的中国。” 言语间难掩终于找到了西方“权威”机构支撑 “东升西降”战略的佐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星期四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作为中国公民和公务人员,他对调查结果“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这份信任源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担当有为,坚持人民至上。”

但夏明说,检验这一民调的美中对比只需稍动脑筋就会发现其中的问题,“如果你把两国边境全部开放,到底是美国人蜂拥而至要到中国去居住,还是中国人蜂拥而至要到美国来居住,这是简单的脑力实验,”夏明说。

爱德曼说,今年的信任调查报告显示,最大的输家是德国、澳大利亚、荷兰、韩国和美国;最大赢家是中国、阿联酋、泰国。

爱德曼指出,原因是发达国家民众对经济前景不表乐观。“在发达国家里,没有一个认为,他们的家庭在未来5年里会更好。这是对制度的最深刻谴责。” 爱德曼说。“质疑资本主义有效性的人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说,资本主义害处大于好处,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中央管理的经济比自由市场经济好。”

夏明认为,该报告提供了一面镜子,反映出民主国家引领的全球化带来的贫富差距,“穷人无法适应到高科技、大数据发展中去,这些都造成了社会许多的失序和混乱。” 夏明认为,这涉及到“这个国家在社会失序的过程中多大程度会以更多的公平公正的倾斜来帮助弱势或落伍的人,而不是过多地保护更多地奖励已经领跑的人。”

“清零政策”能否坚持到底?

爱德曼认为,中国公众的信任度提高不仅与经济有关,也跟中国政府政策有更大的预测性有关,尤其在抗击疫情方面。

根据路透社追踪大流行的数据,美国目前报告的每日平均新增死亡人数居世界之首,而中国由于奉行严格的“清零政策”,过去几个月经常报告没有新增死亡病例。

不过,爱德曼调查报告是在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在全球流行前进行的,也许它可以肯定习近平“清零政策”对前期疫情的控制,却难以确定现在及未来中国疫情的发展。

目前,奥密克戎感染病例正在中国包括北京在内的多个地方出现,直接威胁到即将于2月4日开幕的北京冬季奥运会。

公共卫生专家黄严忠说,清零政策的实行和中国疫苗应对新毒株的低效,导致了中国人口的低抗体水平,“预计会出现一个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更大的免疫差别,这是非常危险的。” 黄严忠1月17日在接受美国政治学者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采访时说。

“如果现行做法未能围堵新病毒的扩散,将导致在中国发生案例爆发,” 黄严忠表示。“当世界上其它国家学会跟这个病毒共处的时候,中国领导人最不愿看到的就是在国际社会被孤立,中国将发现其清零政策是不可持续的。”

商界是维系社会信任度的领导者?

路透社报道说,“最新的爱德曼调查结果与其近年来的调查结果一致,这些调查结果表明人们对资本主义、政治领导层和媒体极度失望。”

这项民调发现,政府和媒体是导致了民众不信任度大幅上升的主要原因,而企业和非政府组织则扮演了维系社会信任的主要力量,尤其是商界领袖和企业高管,民众对他们的信任度最高。

“人们希望企业在社会问题上有更多参与而不是更少,在气候变化、经济不平等、劳动力再培训等问题上要五倍于现在的努力,”爱德曼说。 “为什么?因为商业是有效的,而商业也是有远见的。”

“我认为爱德曼报告是华尔街意识形态和权力结构的一部分,” 夏明说。“华尔街和中南海有一种非常亲密的关系,甚至爱德曼的报告也是华尔街对进入中国市场和对中国市场大量投入的一个结果。”

爱德曼国际公关公司在全球,包括亚洲、欧洲、非洲、中东、拉丁美洲运作。在中国的北京、广州、香港、上海、深圳都设有办公室。

爱德曼国际咨询部首席执行官黛博拉·莱尔(Deborah Lehr)在爱德曼最新报告有关中国信任度的介绍文章中说,2022是美中两国重要的政治年。“美国总统乔·拜登正面临中期选举,共和党可能会在众议院和参议院获得多数席位,这使他的政府执行政策议程的能力变得复杂。相比之下,中国的习近平即将第三次担任国家主席,并有能力确保他对中国的愿景得以实现。”

她认为,爱德曼民调报告是一份“抛开政治不谈”的研究。她认为,中国政府在新冠病毒爆发后实行的经济政策,包括对监控中国公民在内的中央集权治理体系,“让中国公民产生了信心”。

她认为,“习主席的反腐运动……为个人和企业提供了一种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一直专注于消除壁垒和鼓励私营部门发展”。

记者给莱尔发出了采访请求,但至截稿未获回复。

纽约城市大学教授夏明认为,把企业当作美国资本主义美德的维护者,反映了美国市场经济法则的某种偏见。“有钱就有理,有理就有权,就是真理的捍卫者,从而陷入了自我矛盾中,这就是美国的问题之所以难以解决,就在于美国的资本在太多地方是为所欲为没有责任的,” 夏明说。

贻害无穷的“假新闻”来自何方?

这次爱德曼民调还发现,民众对 “假新闻” 的担忧程度达到历来调查的最高水平。四分之三的受访者担心“假新闻被当作武器使用”。

夏明认为,假新闻的威胁主要来自专制国家利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有意摧毁公共舆论和媒体。“我们今天对公共舆论和媒体的不信任在于,许多老百姓突然发现……对传播的东西分不清真假了,为什么?因为那些阴谋论制造者的庞大机器的运作不是个人行为,而是群体行为,是国家行为,而且是几个国家的行为,这是美国需要反思的。”

虞平认为,美国的主流媒体对此负有很大责任。“因为他们有自己的计划(agenda)——也许动机是好的——但是太多了以至让别人不信任他们了。” 虞平认为,过去主流媒体报道一件事会呈现不同观点,但现在都只说一面话了。

爱德曼在给出解决不信任问题方案时指出,“正确的信息有助于弥合社会分裂,” 他说:“如果你每天阅读三、四个新闻来源,如果还与其他来源核对信息以确保其准确无误,那么你很快就会缩小社会裂痕。你正在帮助修复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