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信任度全球第一?專家:動動腦檢視就知道其中問題

0

中國民眾在延安附近的南泥灣樹立的中共鐮刀斧子黨徽雕塑前拍照。(2021年5月11日)

紐約 —一項全球調查發現,在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以及對經濟前景的展望上,民主國家的民眾對本國的信任度輸給了專制國家。該調查發現中國的信任度最高,美國位居最後第四。但學者質疑在言論自由和嚴控言論的不同國度進行對各自政府信任度的調查究竟能有多少可信度。

“我們對民主國家的信任崩潰了,” 愛德曼國際公關公司全球總裁理查德·愛德曼(Richard Edelman)1月18日在其2022愛德曼信任晴雨表報告發布會上說。“在值得信任國家的藍色行列中沒有一個是民主國家。”他補充。

“中國人民對他們的制度高度信任,”愛德曼針對一張美中兩國的調查對比表說。“相比之下,美國和美國人民對他們的制度信任度低。這是我們從未見過的兩國之間的最大差別。”

愛德曼說,該報告是去年 11 月對28 個國家的 36,000 多名受訪者進行調查的結果。這項年度調查持續進行了22年,調查內容是詢問受訪者對他們國家的政府、企業、非政府組織、媒體這四大社會部門的信任度。

愛德曼說,其中“最大的差別是對政府,中國人民信任他們的政府,而美國人民則不信任。”

調查顯示,中國受訪者對中國政府的信任度為91%,比去年上升9個百分點;而美國受訪者對美國政府的信任度只有39%,比去年下降了3個百分點。

綜合四大社會部門的總信任度,中國為83%,而美國只有43%。

中國政府禁止外國人入境調查,愛德曼是怎麼做到的?

原美國律師協會法治項目中國主任虞平說,這讓他想起2020年哈佛大學阿什中心發布中國民眾對中國政府滿意度達93%的報告,“阿什中心非常明確地說,在中國做這種調查(條件)是不理想的,原因是中國政府是禁止外國人在中國做民調的。”

虞平有着在中國進行民調的經驗,“要在中國做民調必須要有中國政府的批准,並在它的監視下進行。而這項民調對這些東西都不交代,你怎麼能說(美中兩國)這是可比性很高的呢。”

“這有點橘子跟蘋果比,它們是不同類的,”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說。“其中一個根本區別是民主國家的自由主義傳統基本信奉國家是不可避免的惡……當然投票率和信任度就會降低,這跟威權制國家、只有一個政黨、沒有競選,或者競選是一馬獨賽,政府有意識培植社會對國家的高度依賴性,或有組織的依附性……這一點才是根本的差異。”

新華社網周四刊載了“牛彈琴微信公眾號”的《一份震驚世界的報告,尤其是關於中國》的文章。該文說,“很難得,這份報告展現了一個相對真實的中國。” 言語間難掩終於找到了西方“權威”機構支撐 “東升西降”戰略的佐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星期四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作為中國公民和公務人員,他對調查結果“並不感到意外”,因為“這份信任源於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的擔當有為,堅持人民至上。”

但夏明說,檢驗這一民調的美中對比只需稍動腦筋就會發現其中的問題,“如果你把兩國邊境全部開放,到底是美國人蜂擁而至要到中國去居住,還是中國人蜂擁而至要到美國來居住,這是簡單的腦力實驗,”夏明說。

愛德曼說,今年的信任調查報告顯示,最大的輸家是德國、澳大利亞、荷蘭、韓國和美國;最大贏家是中國、阿聯酋、泰國。

愛德曼指出,原因是發達國家民眾對經濟前景不表樂觀。“在發達國家裡,沒有一個認為,他們的家庭在未來5年里會更好。這是對制度的最深刻譴責。” 愛德曼說。“質疑資本主義有效性的人今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超過半數的受訪者說,資本主義害處大於好處,三分之一的受訪者認為中央管理的經濟比自由市場經濟好。”

夏明認為,該報告提供了一面鏡子,反映出民主國家引領的全球化帶來的貧富差距,“窮人無法適應到高科技、大數據發展中去,這些都造成了社會許多的失序和混亂。” 夏明認為,這涉及到“這個國家在社會失序的過程中多大程度會以更多的公平公正的傾斜來幫助弱勢或落伍的人,而不是過多地保護更多地獎勵已經領跑的人。”

“清零政策”能否堅持到底?

愛德曼認為,中國公眾的信任度提高不僅與經濟有關,也跟中國政府政策有更大的預測性有關,尤其在抗擊疫情方面。

根據路透社追蹤大流行的數據,美國目前報告的每日平均新增死亡人數居世界之首,而中國由於奉行嚴格的“清零政策”,過去幾個月經常報告沒有新增死亡病例。

不過,愛德曼調查報告是在奧密克戎變異毒株在全球流行前進行的,也許它可以肯定習近平“清零政策”對前期疫情的控制,卻難以確定現在及未來中國疫情的發展。

目前,奧密克戎感染病例正在中國包括北京在內的多個地方出現,直接威脅到即將於2月4日開幕的北京冬季奧運會。

公共衛生專家黃嚴忠說,清零政策的實行和中國疫苗應對新毒株的低效,導致了中國人口的低抗體水平,“預計會出現一個中國和世界其他地方更大的免疫差別,這是非常危險的。” 黃嚴忠1月17日在接受美國政治學者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採訪時說。

“如果現行做法未能圍堵新病毒的擴散,將導致在中國發生案例爆發,” 黃嚴忠表示。“當世界上其它國家學會跟這個病毒共處的時候,中國領導人最不願看到的就是在國際社會被孤立,中國將發現其清零政策是不可持續的。”

商界是維繫社會信任度的領導者?

路透社報道說,“最新的愛德曼調查結果與其近年來的調查結果一致,這些調查結果表明人們對資本主義、政治領導層和媒體極度失望。”

這項民調發現,政府和媒體是導致了民眾不信任度大幅上升的主要原因,而企業和非政府組織則扮演了維繫社會信任的主要力量,尤其是商界領袖和企業高管,民眾對他們的信任度最高。

“人們希望企業在社會問題上有更多參與而不是更少,在氣候變化、經濟不平等、勞動力再培訓等問題上要五倍於現在的努力,”愛德曼說。 “為什麼?因為商業是有效的,而商業也是有遠見的。”

“我認為愛德曼報告是華爾街意識形態和權力結構的一部分,” 夏明說。“華爾街和中南海有一種非常親密的關係,甚至愛德曼的報告也是華爾街對進入中國市場和對中國市場大量投入的一個結果。”

愛德曼國際公關公司在全球,包括亞洲、歐洲、非洲、中東、拉丁美洲運作。在中國的北京、廣州、香港、上海、深圳都設有辦公室。

愛德曼國際諮詢部首席執行官黛博拉·萊爾(Deborah Lehr)在愛德曼最新報告有關中國信任度的介紹文章中說,2022是美中兩國重要的政治年。“美國總統喬·拜登正面臨中期選舉,共和黨可能會在眾議院和參議院獲得多數席位,這使他的政府執行政策議程的能力變得複雜。相比之下,中國的習近平即將第三次擔任國家主席,並有能力確保他對中國的願景得以實現。”

她認為,愛德曼民調報告是一份“拋開政治不談”的研究。她認為,中國政府在新冠病毒爆發後實行的經濟政策,包括對監控中國公民在內的中央集權治理體系,“讓中國公民產生了信心”。

她認為,“習主席的反腐運動……為個人和企業提供了一種更加公平的競爭環境……這就是為什麼習近平一直專註於消除壁壘和鼓勵私營部門發展”。

記者給萊爾發出了採訪請求,但至截稿未獲回復。

紐約城市大學教授夏明認為,把企業當作美國資本主義美德的維護者,反映了美國市場經濟法則的某種偏見。“有錢就有理,有理就有權,就是真理的捍衛者,從而陷入了自我矛盾中,這就是美國的問題之所以難以解決,就在於美國的資本在太多地方是為所欲為沒有責任的,” 夏明說。

貽害無窮的“假新聞”來自何方?

這次愛德曼民調還發現,民眾對 “假新聞” 的擔憂程度達到歷來調查的最高水平。四分之三的受訪者擔心“假新聞被當作武器使用”。

夏明認為,假新聞的威脅主要來自專制國家利用國家機器和高科技有意摧毀公共輿論和媒體。“我們今天對公共輿論和媒體的不信任在於,許多老百姓突然發現……對傳播的東西分不清真假了,為什麼?因為那些陰謀論製造者的龐大機器的運作不是個人行為,而是群體行為,是國家行為,而且是幾個國家的行為,這是美國需要反思的。”

虞平認為,美國的主流媒體對此負有很大責任。“因為他們有自己的計劃(agenda)——也許動機是好的——但是太多了以至讓別人不信任他們了。” 虞平認為,過去主流媒體報道一件事會呈現不同觀點,但現在都只說一面話了。

愛德曼在給出解決不信任問題方案時指出,“正確的信息有助於彌合社會分裂,” 他說:“如果你每天閱讀三、四個新聞來源,如果還與其他來源核對信息以確保其準確無誤,那麼你很快就會縮小社會裂痕。你正在幫助修復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