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彤:文革挨斗,八九下台——趙紫陽的兩次大徹大悟

0

鮑彤(美國之音 葉兵、蕭雨、金哲)

|講述人:鮑彤|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政治秘書

趙紫陽,1919年生人,中國前總理、前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共改革派領導人,1989年北京發生要民主反腐敗的和平抗議示威,他因反對鎮壓、反對出動軍隊戒嚴而被撤職並被軟禁,直至2005年去世。中國官方至今禁止民眾公開紀念他。

鮑彤,1932年生,浙江海寧人。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和中國其他地方發生抗議示威期間,鮑是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趙紫陽的政治秘書。在中共當時實際上的領導人鄧小平提出要調遣軍隊鎮壓和平息抗議之際,鮑彤支持趙紫陽的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的主張,並採取實際行動指令中國媒體宣示這一主張。在中共最高當局6月3日開始實施鎮壓一個星期前,鮑彤被秘密逮捕。當年7月,他被判刑七年,罪名是泄露國家秘密和反革命宣傳煽動。刑滿釋放後,他長期被軟禁。

鮑彤認為,在趙紫陽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期間,儘管趙並非中國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但他仍竭盡所能全力推進中國走向法治和政治自由。因此,那段時間是中國大陸1949年以來政治上最自由的時期,那時沒有一個人因言獲罪受到刑事處罰。

在鮑彤看來,趙紫陽思想開明是因為他是中共幹部,尤其是高級幹部中罕見的思想認真和具有反思能力的人。那些少見的對中共政權的所作所為有反思能力並有認真反思的人也包括習仲勛,即當今中共領袖習近平的父親。

我看建黨百年的第一件事,應該說向被中國共產黨殺死、餓死、斗死、搞死的人表示歉意,這樣建黨百年就有紀念意義了。如果敲鑼打鼓,說我殺了多少人,取得了偉大勝利,那我想習仲勛同志是大概不會高興的,不會贊成的。

紫陽並沒有受過高等教育,在他的早年實際上也沒有經歷過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紫陽他本身怎麼走過來的,我真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紫陽有兩件事情大徹大悟。

一件事情,他說,文化大革命使人大徹大悟。很多人都講同樣的話,文化大革命大徹大悟。紫陽怎麼說文化大革命大徹大悟呢?他說,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我當廣東省委書記,人家斗我斗得很兇,而且斗得不講道理,為什麼呢?我想了一下,我們斗別人也斗得很兇,也斗得不講道理。

我覺得在很多領導幹部當中是沒有這個想法的。紫陽講,人家為什麼斗得那麼凶,斗得那麼不講道理,斗得我很委屈?他說,我們自己斗人家那麼凶,那麼不講道理。這個我覺得是非常非常普通的一個想法,但是在一個共產黨領導人嘴巴里說出來,我聽了以後非常驚訝。

【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在一次採訪中對美國之音說,鮑彤曾說:胡耀邦的反思是平凡冤假錯案,這非常了不起,但是紫陽的反思是徹底的。趙紫陽說:”我們黨的基本理論有問題,我們黨的鬥爭哲學是錯誤的。”他從根上看到了黨的路線、黨的工作方法一貫是左的錯誤,這就是他大徹大悟的基礎。

鮑彤還說,很多文革冤假錯案的受害者、很多老幹部認為造反派是冤假錯案的製造者,他們受到的是造反派的迫害。這樣一來,文化大革命的罪惡是造反派的罪惡。 趙紫陽說:”不對,斗老幹部的造反派也是受害者,全國人民都是受害者。人都變得沒有人性了,都變成獸性了,這還不是受害者?最後毛澤東的老婆也成了受害者,變成了反革命。弄到最後,他自己(毛澤東)也是受害者。他怎麼是受害者?因為他變成了反革命家屬。全中國人,當時10億人,包括毛澤東,都是受害者,都是黨的理論的受害者。文化大革命的造反派是根據黨的理論造反的。所以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就要從黨的基本理論上解決起。”這是紫陽文革後的大徹大悟,他找到了根源。

趙紫陽的老部下、《炎黃春秋》雜誌前社長杜導正也曾撰文說:”紫陽說過,他過去很左,確實。在反右派、公社化、大躍進、反右傾、農村社教等等極左性質的運動中,趙紫陽並不消極”,但是文革十年讓他的人品覺悟有了大的升華。”】

再一次大徹大悟,我想是他下台以後,關在屋子裡面,看這個世界,讀一點書,想一點問題。他想了一個事情,我們不是共產黨嗎?我們共產黨不是要改造中國改造世界嗎?為什麼我們不能自己改造一下自己呢?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普通的,一個普通人的普通想法。但是呢,在很多領導人裡面,大概活一輩子也沒有想過這兩個問題。紫陽考慮這兩個問題,那就是作為一個普通人來考慮,這是跟其他人不同的地方。

紫陽考慮很多問題的時候,我覺得他有一種,怎麼說呢,農業要弄上去,怎樣做?農民自主權。經濟要弄上去,紫陽說企業自主權。電影要誰來審查?由觀眾去審查,由觀眾去評論。案件應該怎麼辦?紫陽說,由檢察官去偵查,由法院去判案。碰到了社會矛盾怎麼辦?應該由社會群體來協商對話。我看紫陽碰到問題就是這樣的解決——公民的權利,人民的主動。從毛澤東以來一貫的一個想法就是任何問題由黨領導,由黨決定,聽黨命令,統一思想,統一行動。紫陽說了,我們這個社會,這個社會的主體是人,是這個社會的公民。

我覺得中國的問題沒什麼了不起,就是容不得不同意見。習仲勛說中國就是要立一個法來保護不同意見,使我肅然起敬,我認為這抓住了中國一切問題的根本。這個問題解決了,我看中國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大家也心情愉快了,也沒有恐懼了,政府言路也開通了,民情也能上達了,領導也不會昏頭昏腦了,我看中國政治就清明了。一句話,只要能夠保護不同意見,中國一切問題通通解決。所以我對習仲勛老人是欽佩的。我覺得他這一句話,可以解決中國一切問題,沒有一個問題不能解決,比人家千言萬語還好。

我看建黨百年的第一件事,應該說向被中國共產黨殺死、餓死、斗死、搞死的人表示歉意,這樣建黨百年就有紀念意義了。如果敲鑼打鼓,說我殺了多少人,取得了偉大勝利,那我想習仲勛同志是大概不會高興的,不會贊成的。我想一想如果習仲勛老先生現在還活着,他一定會說,要懺悔,要改正,要從此不再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