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暁康:川普是美國「孫猴子大鬧天宮」

0

【按:民主黨千方百計要「弄死」川普,怕的是他捲土重來。 2024年還剩下兩年,白宮異手會不會變天,沒人知道。其實不管按照中國智慧「治亂興衰」,還是西方憲政的「輪流坐莊」,折騰一下權力頂峰,對老百姓只好不壞。照此邏輯看川普,他就是一個折騰的主兒,利益到手的恨他,覺得被剝奪的盼他;他還專門折騰陳規規陋習,美國這個國家如果害怕折騰,那它就老了。 】

川普用推特號召了一場”暴亂”,推特則對他實施了”專制”,將一位總統的賬號封殺。於此同時,左傾的臉書、推特加強審查機制,鉗制保守派的聲音,隨後三大網路巨頭又聯手「絞殺」了川普支持者的新陣地Parler。輿論驚呼一個”數字暴政”降臨了。

自從這次大選以來,傳統媒體聯手封殺川普,乃是網絡上謠言滿天飛的肇因,除非你像中共那樣築防火牆封網,直接實行專制主義,而網絡是一塊脫韁野馬的西部荒野,更是人們口無遮攔逞嘴快的地界,各種極右極左的陰謀論、精神錯亂的斷言分析、毫無根據的預報猜測,像洪水一樣,在臉書、推特、YouTube、google各平台泛濫。

其間最火的,叫”匿名者Q”(Qanon),它的謠言聳聽、怪誕、奇異,追隨者瘋狂,全球據說至少數十萬Q迷,劇烈影響大選。這個現象,可說西方在價值(信仰)衰落之際,因領袖低能、政治系統失調、媒體偏激而衍生各種解構元素,謠言主導了輿論傾向和受眾情緒。

我很晚才注意它,還是被一個”小甘迺迪沒死”的消息,吸引到它那邊,它說老布什葬禮上,與會者皆收到一封信。

2018年12月5日,美國首都華盛頓DC的國家天主教大教堂,舉行前總統老布什的葬禮,美國政要名流都來了,如克林頓夫婦、歐巴馬夫婦、拜登夫婦、小布什夫婦、川普夫婦、彭斯夫婦等,他們都收到一個信封。

信封裡面的卡片寫着:”他們知道了所有的事。對不起。”

署名是老布什。

小布什夫妻收到的字條,裡頭說:”Your father Bush was executed for his assassination of my father, JFK, and you are next.”(你的父親布什因暗殺我父親甘迺迪而被處決,你是下一個。)
署名是小甘迺迪。

網傳小甘假死,因為他弄清楚了其父系布什家族所殺,而人家實力雄厚,他報不了仇,於是製造空難死亡,隱名埋姓組織Q,伺機……一看便知,這是借甘迺迪故事編造出來的,而甘迺迪遇刺事件,有一種說法,它好比美國歷史里一條噴火猛龍,因為它與越戰有關。這又講遠了,回到Q。

美國有一個叫4chan的網站,在此發文不需要註冊,所以很多不願意暴露個人信息的人都來在此發帖。 2017年,4chan上出現一系列神秘的帖子,發帖人署名為Q,漸漸被人稱之為”Qanon”(匿名者Q)。 Q的貼文專門揭露美國政壇大佬的隱秘,以及其他機密,但是總不直接講出答案,只給線索,讓追隨者自己尋找答案,像是一個大型猜謎遊戲,吸引了很多人來解題,可見它的策略之妙。

Q表示,知道他們身份的人不超過十個,其中只有兩位不屬於美國軍方。人們普遍認為Q是若干個處於美國政府內部的人,他們能接觸到美國最高保密等級, Q迷們相信川普和Q極為密切,甚至很可能就是成員之一。

Q講歐巴馬,提到” Huma在哪裡?”HUMA是哈佛大學穆斯林同學會(Harvard University Muslin Alumini)的縮寫,有位沙特王子,2017年11月4日因貪污被捕,他就是HUMA的金主,資助歐巴馬讀哈佛,所以歐的真實身份是穆斯林。

Q指出,希拉蕊母女都戴過反基督的倒十字架項鏈。

Q最大的一個揭秘,是說崇拜撒旦的戀童癖控制了美國。它揭露美國政壇、金融界、科技界、新聞界,甚至最高法院大法官,還有娛樂圈大佬們,多為撒旦教崇拜者,他們組成一個小集團,長期施行兒童販賣,他們很多人都是戀童癖。

Q認為有一個陰謀集團,試圖通過”大重置”計劃,控制全人類,而川普總統阻止了這一計劃。其實沒那麼神秘,因為確有一個關於資源管理的大重置設想,試圖以前所未有的規模,以數字科技精度清點全球,然後高效管理和控制所有人類資源,這近乎是一個地球資源的共產主義烏托邦,或者是另一種形式的”數字暴政”,完全沒有把人性計算在內;而當西方科學家耽於幻覺之際,習近平去年底已經在虛擬G20峰會上,呼籲全球範圍內採用中共的QR碼系統,即”數字免疫護照”,其根據核酸測試結果識別人們健康狀況,綠碼者可自由旅行,橙碼或紅碼者需隔離兩周,等於將中共在國內有效監控人民的那個”人體追蹤系統”布網全球,這跟北京當初放毒,正好配套。

接下來再講一個Q的故事,你就當看一部軍事片吧:

2021年1月1日的,川普跟最信任的弗林將軍秘密研討三個小時。

弗林將軍建議,從中東召回”尼米茲”號。如果1月6日發生意外,川普轉移到”尼米茲”號上。 “尼米茲”航母戰鬥群有兩艘”弗吉尼亞”級攻擊型核潛艇,每一艘攜帶了40枚核彈頭,足以威懾整個華盛頓DC,在此情勢下,川普可以通過七千萬支持者,要求重新大選。

“尼米茲”號航空母艦艦長特德•布朗奇上校,是一個保守派,美軍十一個航空母艦艦隊中,唯一支持川普的艦長。

川普下令國防部長克里斯托弗•米勒,立即將”尼米茲”號航空母艦召回美國本土。命令一發出,五角大樓嘩然。國防部長和總統,竟然繞過五角大樓的參謀部,直接給航母戰鬥群下達部署指令,而”尼米茲”號竟然真的啟動回國。

1月2日,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趕緊給布朗奇上校電話:”為什麼直接回國?”

布朗奇:”這是三軍統帥特朗普總統跟國防部的合法命令。”

馬克•米利無奈,聯絡拜登與佩洛西。拜登團隊認為,必須阻止尼米茲號返回本土。

1月3日,馬克•米利立即約米勒到五角大樓開會,同時召集在世的十個退休國防部長。十部長與參謀長米利同時對米勒施壓,如果尼米茲號返回本土,一旦發生軍事意外,他們會將米勒送上軍事法庭。

米勒:”我一個文官,你們送我上軍事法庭?”

米利:”不是軍事法庭就是聯邦法院,反正都一樣。你必須下令尼米茲返回中東。這是拜登的意思。”

米勒:”我只聽現任總統的命令。”

於是米勒去白宮請示,在路上他突然收到新聞,十個退休的國防部長發出公開信,要求軍隊不得捲入大選爭議。

軍中大量十部長的舊部,米勒知道大勢已去。到了白宮,米勒說:”我不下令,尼米茲號會被攔截,一樣回不來,我明天就是罪人。”

特朗普臉色鐵青。

米勒回到五角大樓,密電布朗奇上校,停止回國,返回波斯灣。

以上是虛構,真實新聞是,1月12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正副主席馬克•米利和海騰(John E. Hyte),連同六大武裝部隊參謀長發表聲明表示,”作為軍人,我們必須體現國家的價值觀和理想。我們擁護和捍衛憲法。任何破壞憲法進程的行為不僅違反我們的傳統、價值觀和誓言,而且是違法的。”

聲明稱,”2021年1月6日發生在華盛頓特區的暴力騷亂是對美國國會、國會大廈和我們的憲法程序的直接攻擊。我們對兩名國會警察和其他與這些前所未有的事件有關的人的死亡表示哀悼。我們目睹了國會大廈內不符合法治的行動。言論和集會自由的權利並沒有賦予任何人訴諸暴力、煽動和叛亂的權利。”

“作為軍人,我們必須體現國家的價值觀和理想。我們支持和捍衛憲法。任何破壞憲法進程的行為,不僅違背了我們的傳統、價值觀和誓言,而且是違法的。2021年1月20日,根據憲法,經各州和法院確認,並經國會認證,當選總統拜登將舉行就職典禮,成為我國第46任三軍統帥。”

“對我們部署在國內的保衛我們國家的男男女女來說——時刻準備着,盯着地平線,專註於任務。我們對你們為保衛每一個美國人所做的持續服務表示敬意。”

“近250年來,美國人民一直信任美國武裝部隊來保護他們和我國憲法。正如我們在整個歷史上所做的那樣,美國軍隊將服從文職領導人的合法命令,支持民政當局保護生命和財產,依法確保公共安全,並繼續全力以赴保護和捍衛美國憲法,抵禦一切國內外敵人。”

聲明由美國參謀長聯席會正副主席米利和海騰、陸軍參謀長麥康維爾(James C. McConville)、海軍陸戰隊司令伯傑將軍(David H.Berger) 、海軍作戰部長吉爾代( Michael Gilday) 、空軍參謀長布朗(Charles Q. Brown Jr.)、太空作戰部長約雷蒙德(John W. Raymond)、國民警衛局局長霍坎森(Daniel R. Hokanson)共同簽署和發布。

然而,還有更大的焦慮。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也跟米利連繫,她擔心「一個精神錯亂的總統」,使用核子密碼,按下攻擊按鈕;但是米利告訴她,美國憲法賦予總統發動核子武器的獨一權力,國會不能干預、國防部首長、軍事將領和平民,都必須遵守其命令,不論同意與否。只有總統才能夠使用的核子攻擊密碼,然而依據戰爭法,軍事官員可以拒絕執行違法的命令。

眾議院也通過一項決議案,要求副總統彭斯和內閣使用他們的憲法權力,罷免川普總統,然而彭斯拒絕了,他寫信給裴洛西說,他反對動用憲法第25條修正案罷免川普總統:”我不認為這項行動符合國家的最佳利益或國家的憲法”,而且他認為”有違憲法,並開啟一個可怕的先例”,他強調,相關憲法修正案只有在總統因健康或者精神原因不具備履政能力時才適用,而不能作為懲罰手段。 《紐約時報》譏諷他,”彭斯最後關頭反抗川普的代價是丟掉了自己的票倉,將永遠不可能成為美國總統”。

總之,川普四年執政,折騰個夠,很難在美國歷史上找到先例,我便從《西遊記》里,借”孫猴子大鬧天宮”的中國典故,來說天界也算寬宏大量的。

——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