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與悔改 

0

重生和重生的功效是分不開的;功效之一就是信心。沒有了重生,一個人在道德上和靈性上是不可能相信基督的。但是當一個人重生了,他在道德上和靈性上卻不可能不相信。耶穌說:「凡父所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裡來」。(約 6:37)耶穌在此的說話當然是指父在有效地吸引人就近他時,也把自己呈獻與人。這是同一段經文所記載的(約6:44、65)。重生是內心和意志的更新;這更新必須按其新的本性行事。

(一)信心

重生是單獨神的行動。但信心不是神的行動,因為不是神藉相信基督而得着救恩,乃是罪人。神的恩典叫人能夠相信。但信心卻單獨是相信者的行動。我們在信心裡接受,並單獨地倚賴基督以得救恩。

可以這樣說:我們有一個奇的組合:神單獨使人重生,人單獨相信。人乃單獨相信基督以得救恩,這恰好是實在的情況。我們應當欣賞如此組合所包含的一切意義,因為這是神施行救恩的方法,也表達了神至高的智慧和恩典。在救恩里,神不是對待我們如機器一般,他乃以我們為人般看我們,所以救恩的範圍包括人一切活動。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比較:弗2:8)

我們若要深一層了解信心,就必須查考信心的憑據和性質。

1.信心的憑據(The Warrant lf Faith)

信心是一個整個靈魂的行動,在這行動中,人自我委身與基督,為要脫離罪及其後果,以得着救恩。下文對此會有分解。如下問題並非可有可無:既一個迷失的罪人有何憑據要將自己委身與基督?他怎知道將獲接納?他怎知道基督能拯救?他怎知道這自信是否誤信了?他怎知道基督願意拯救他?這些都是迫切的問題;也許對那些不知道問題的後果和自身迷失光景的人並不迫切,但是對於一個被宣告有罪、內里被罪灼傷、並認識神對罪的忿怒的人來說,這問題屬極端迫切適當。以下的事實構成信心的憑據。

(ⅰ)福音普世性的提供

「提供」(offer)的解釋有幾方面。這可解作邀請、要求、承諾或建議。然而,不論如何角度的解釋,「提供」都是完全的、白白的、和不受限制的。福音的呼簽包含一切神賜人的特權和裨益。神懇求、邀請、命令、呼召並應許賜人恩典憐憫。神是沒有分別地向所有人提供福音的。

有一事叫人詫異,即這普世性的提供在舊約受到相當的重視。按照舊約體制,神救恩的啟示是給予被揀選的子民。神賜其諭旨(oracles)給他們。詩人歌唱道:「在猶大神為人所認識,在以色列他的名為大。在撒冷有他的帳幕,在錫安有他的居所」。(詩76:1、2)而耶穌亦論到舊約的這個時期:「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約 4:22)在猶太人和外邦人之間,有一堵分隔的牆。然而,只有在舊約才有這樣的一個呼簽:「除了我以外,再沒有神,我是公義的神,又是救主;除了我以外,再沒有別神。地極的人都當仰望我,就必得救,因為我是神,再沒有別神」。(賽45:21、22)我們又讀到:「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斷不喜悅惡人死亡,惟喜悅惡人遠離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阿,你們轉回、轉回罷,離開惡道,何必死亡呢?」(結23:11,比較18:23、32)這裡有最有力的否定:「我斷不喜悅惡人死亡」,也有肯定:「惟喜悅惡人轉離所行的道而活」、誓言:「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勸告:「你們轉回、轉回罷,離開惡道」、和明言:「何必死亡呢?」

在神單獨與以色列所立恩典之約中,已含有向全人類發出的福音的勸告和挑戰,如今以色列人與外邦人不再有分別、中間隔斷的牆已拆毀;福音按着耶穌的使命傳開,即:「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 28:19),這時福音普世性的提供豈不更為明顯!耶穌的話令人想起這個沒有歧視的邀請:「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總不丟棄他」。(約 6:37)又使徒保羅的話屬不可置疑的清皙:「世人矇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因為他已經定了日子,要藉着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他從死里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徒17:30、31)神不單單要求各處的人迴轉、悔改,他更命令人要這樣做。這命令包含他是萬主之主的至尊權柄和威嚴。神至高的命令提供恩典與人。這是一切爭論的結束。他向所有人發出的命令是沒有遺漏一個的。

(ⅱ)所提供的救主的全備性和合適性

基督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能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 11:28);又說:「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約 6:37)。他在此申述本身位格的榮耀和救贖主資格的全備性。同樣的真理亦是以下經文的宣言:「凡靠着他進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為他是長遠活着、替他們祈求」(來 7:25)。救主資格的全備性是基於他一次完成的工作,即他在十字架上受死和藉得勝之能力復活。這全備性也在乎他在神右邊不止息地作工的效能和成就。因着他不止息的作工和那不變的祭司聖職,他可以拯救凡就近他的人,賜他們永生。福音的宣告把基督提供與失喪的罪人。他被呈為救主,他是一次完成之救恩功能的永久化身。提供與失喪者的不是救恩的可能性,而是救主自己,因此是豐富而完全的救恩。這救恩並沒有不完全之處;其提供也沒有限制——乃是完全、白白而不受限制的。這就是信心的憑據。

現今論及的信心,不是相信我們已蒙基督拯救,而是確信基督已使我們得拯救。然而,有一事極其重要:基督是沒有分別地給予所有人,為叫他們將自己交託給主以得救恩。福音的給予不是只限於被揀選者,甚或不限於基督代死的人。信心的憑據是確信我們是被揀選的,或嚴格而言,是基督為之代死的人。信心的憑據是確信一事實,即基督帶着他位格之榮耀、透過所成就之工的完全性、並升天為君王、救主之工的有效性,他這樣完全的、白白的和沒有分別的在福音中提供給我們。我們把自己委身給他,不是因為確信是蒙揀選的,或是神所愛的特殊對象,乃因我們是失喪的罪人。我們將自己委身給他,不是因為相信已蒙拯救,乃因是失喪的罪人需要拯救。人在失喪光境中,神賜人信心的憑據。此憑據不受任何限制或規範。在信心的憑據中,失喪者獲賜神豐富的憐憫,藉着神的誠信真實,恩典的應許得着保證。因這緣故,失喪罪人可將自己委身基督,完全自信將被拯救。但凡接觸過福音的罪人,都得到神的憑據所帶來如此的自信。

2.信心的性質

有關信心的性質,有三件事要解釋:信心是知識(knowledge)、確信(conviction)、和信靠(trust)。

(ⅰ)知識

若說信心是知識,似乎甚雜亂無章。「知道」豈不是一回事,而「相信」是另一回事嗎?這樣說部分正確。我們必須分辨信心和知識,必要時使之對比。但是,有一種知識是信心不可少的:在日常的人際關係中,我們會否信任一個從不相識的人?尤其所信任與他的乃對我們關係重大的事,我們就更需要詳細地知道他的身份和性格。對於基督的信心,這豈不是更為重要嗎!因為是用信心面對一切生與死、時間與永恆的問題。我們必須知道基督是誰,他作過何事,並且他能作何事。不然信心充其量只是盲目的推測,而最差便是愚蠢地徒勞。對於基督的真理,我們必須有所理解。

誠然,真理的量在相信者而言,有時是非常微小。有一事實要體會:即有些人在初階時期的信心是非常基本的。然而信心不可能在知識的真空內產生。保羅十分簡明地用以下的話提醒這一點:「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羅 10:17)

(ⅱ)確信

信心是同意(assent)。人不但必須認識基督的真理,更要相信還是真的。當然,了解某些真理定律的意義卻不相信是可能的。所有不信都屬於這特性。而且,有聰明對真理的意義越了解,其不信就越激烈。一個拒絕「童女生子」教義的人可能對這教義了如指掌,但卻因此而拒絕它!可是,我們現今討論的並非懷疑或不信,而是信心。信心顯然不但認識真理,也接受這為真實的。

進入信心的確認(conviction)。這確認不單只同意關乎基督的真理,這更覺察一種完全的符合,即基督的真理和失喪罪人的言行之間的一種符合。基督是救主,這身份完全符合我們最深刻終極的需要。換言之,基督為救主的足夠性解救了人的絕望和無助。這絕對無助是因罪惡困苦而有的。確認因此是集中人至大的興趣,又接納如下的判斷(verdict):基督完全符合在罪惡與困苦中的我的需要,他也完全符合我希望靠神的恩典去成就的一切。基督完全解救了人整個在罪惡、罪咎、困苦和厄運中的境況。

(ⅲ)信靠

信心是知識演進為確認,又是確認演進為信任。信心不能終止於對基督的委身:一種從倚靠自我及一切人力資源至單獨倚靠基督以得救恩的改變。信心是接受並倚靠基督。在此出現了信心最獨特的行動,就是個人對個人的承諾;即一個迷失的罪人對一位能夠並願意拯救他的救主的承諾。畢竟信心不是相信關乎救主的真理,縱使如此相信是構成信心的基本因素。信心是信靠一個對象,即基督。他是神的兒子和失喪者的救主。信心是把我們自己交託給他,不是單單相信,且是相信和倚靠他。

宗教改革家特別著重信心這個元素。他們反對羅馬天主教以信心為「同意」。說信心是同意頗切合羅馬的宗教。天主教對救恩觀念的特徵是把多個中保加插在靈魂和救主之間。這些中保包括教會、童貞女和聖禮。恰得其反地,神恩典福音的光輝卻說明神人之間只有一位中保,即人子耶穌基督。基督宗教改革的光輝是重新發現福音的純正。宗教改革家覺得那使人得救的信心的本質是:使迷失和死於罪惡過犯中的罪人直接而親身地接觸救主。這「接觸」等於人自我委身與基督。當福音白白而完全地把基督本體的光輝和救恩的完全性提供與人時,人委身與他。

當記得一事:信心的有效性不在乎信心本身。信心並非獲取神喜悅的功德。一切使人得救的功效都在救主里。正如有人曾作精闢真確的解述:不是信心使人得救,而是在基督耶穌里的信心使人得救;嚴格地說,連在基督里的信心也不能救人,惟有基督藉着人的信心救人。信心透過恆久的連繫和信託使人與基督聯合;這聯合保證救主救贖的能力、恩典和效能在相信者身上生效。信心的特性就是轉移人對本身的注意,集中一切的興趣專註於基督。他是信心全神貫注的焦點。

對於專一相信基督一事,人的責任可要發揮盡致,正如在信心的運用上,人的內心、理智和意志皆活動至極點一樣。人的責任不是重生自己,重生是神的行動,神單獨的行動。人的責任是成為重生所要求的。人的責任是要聖潔。但重生的行動並不屬乎不可負責的行動範圍之內,信心才是。有一責任人永不能擺脫,就是要相信基督,好使靈魂得救。重生是信心的先決條件,這事實絕不能免除人必須有信心的責任,亦不能減少那屬於我們的無上權利,就是當我們相信完全而白白的救恩時,基督並他所有的都賜給我們了。人的無能絕不是不信的藉口,也不應帶給人們任何不信的理由。當我們在福音中與基督相遇時,我們沒有理由因不信而拒絕他,一切的理由要求我們付出信心的交託。

(二)悔改

「信心與悔改,孰先孰後?」一問題上文已釋辨。這是不必要的問題。強調何者居先或後是無用的,因二者並無先後之分。導致救恩的信心是一個懺悔的信心,而導致生命的悔改是一種相信的悔改。在韋斯敏斯德小要理問答(Shorter Catech-ism)中,「悔改」有極佳的定義:「悔改得生是一種使人得救的恩賜,就對他的罪抱憂傷痛悔的心,離棄罪,歸向神,從新全心致力於順服」。若記住信心是「相信基督,為要離罪得救恩」,信心與悔改的依附關係就顯而易見。但若信心是導向叫人離罪的救恩,那末憎恨和渴望脫離罪的意念也必要有。如此對罪的憎恨就是悔改,悔改基本上就是轉離罪歸向神。再者,若記得悔改是「轉離罪歸向神」,那末「轉向神」就暗示了信心,即相信神藉基督彰顯的憐憫。分開信心與悔改是不可能的。叫人得救的信心離不開悔改,而悔改也離不開信心。當人相信和悔改的時候,重生就在人們心智上生效。

悔改基本上是內心、理智和意志的改變。內心、理智和意志的改變主要關係四件事:即對神、對自己、對罪惡和對公義在理智上的改變。若脫離了重生,人對神、對自己、對罪惡和對公義的思想是完全歪曲的。重生改變了人的內心和理智,徹底更新它們,以至人的思想與感覺迥然改變。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了。有一事十分重要:那導向救恩的信心是改變思想和態度的信心。往往在福音派圈子,尤其在滸的佈道中,人們誤解或忽視了信心所要求的重大改變。錯處有二:其一是使信心脫離那單獨之成為重要的根源;其二是僅以信心是決心。如此決心,當然頗屬便宜的。這些謬見互有關係、互相影響。要改正如此貧貧瘠而導入滅亡的信心觀念,我們必須着重悔改和隨悔改而來那思想感覺的深入改變。悔改的特性加重了事實的逼切性:即人需要福音;人接受福音後與罪隔離;又對福音的信心帶來全新的人生觀。

悔改不是只屬一般理智的改變,這是非常獨特具體的。由於悔改是一種理智上對罪的改變,因此針對特別的罪,即所有獨特而個別地屬於我們的罪。談論罪、極力攻擊罪,或攻擊別人特殊的罪,卻不懺悔己罪,這些都是何等易犯的錯!悔改的測驗在乎懺悔己罪的真實性的堅決性。這些罪是因人的獨特需要變得加重嚴重。對帖撒羅尼迦人而言,悔改的意義在於一事實:離棄偶像,服事活神。「拜偶像」特別是他們敵對神的證據,而對此的悔改證實他們的信心與盼望的真實性(帖前1;9、10)

福音不單單指靠恩典和藉信得救,這更是悔改的福音。當耶穌復活後,他開啟門徒的心竅,使他們能明白聖經。他對他們說:「照經上所寫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從死里復活,並且人要奉他的名,傳悔改赦罪的道,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路24:46、47)彼得在五旬節向群眾講道;他們覺得扎心,說:「弟兄們,我們當怎樣行?」彼得回答說:「你們各人要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叫你們的罪得赦」。(徒2:37、38)其後彼得亦同樣地解釋基督被高舉,「叫他作君王,作救主,將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賜給以色列人」(徒 5:31)。耶穌作救主的屬天職事是使人悔改以賜人赦罪的恩典,還有比這事實更清楚證明福音是悔改的福音嗎?因這緣故,保羅向以弗所長老申述他人的工作,見證他是「對猶太人和希利尼人證明當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徒 20:21)又希伯來書的作者也說「懊悔死行」是關乎基督的教義的首要定理(來 6:1),除此不可能有別的定理。在基督耶穌里的新生命指罪的權勢的捆綁已折斷。靠賴基督身體的死,信徒向罪死了,舊人被釘十字架,以使罪身減絕,他從此不再服事罪(羅6:2、6)。「與過去的罪隔離」在他意識里的記號就是轉離罪惡,「全心致力於新的順服」。

從上文所得,聖經以信心為得救的條件。這着重點不可誤解,即以信心是得救惟一的條件。人心靈的各種活動和反應都有特殊功用。「悔改」是描述離罪歸神的反應。這是「悔改」的特徵,正如「信心」提醒我們:若我們持守的信心容許我們按照現今邪惡的世代行事、放縱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又與黑暗相交,如此的信心只不過是譏諷和欺騙而已!真正的信心充滿着懺悔。正如信心不只是一時的行動,而是對救主的一種恆久信任信靠的態度,悔改的效果也是持久的痛悔。破碎的靈和痛悔的心是相信的心靈持久的印記。罪惡何時存在,對罪的知覺也必存在。確信自己的罪性會激勵人痛恨自我、認罪及懇求赦免得潔凈。基督的血是最先使人得潔凈的洗濯盆;這更是信徒必須不斷就近以得醫治的泉源。悔改的起源是基督的十字架。一個悔改的人必須不斷到十字架前傾心吐意,流淚懺悔自己的罪。成聖的路是一條懺悔的路,即人懺悔過往及現今的罪。主赦免我們的罪,這赦罪是用他的臉光印證的;但卻不是我們赦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