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文辉:香港人移居台湾的困境

0
Protesters from Hong Kong in Taiwan and local supporters hold slogans reading "Liberate Hong Kong" and "Support Press Freedom in Hong Kong" outside of the Bank of China in Taipei, Taiwan, Thursday, Dec. 30, 2021. Hong Kong police arrested six managers of the Stand News in a house raid on suspicion of "conspiring to publish seditious publications" on Wednesday. (AP Photo/Chiang Ying-ying)

抗议者高举”光复香港”和”支持香港新闻自由”的标语。图片来源:美联社/达志影像

赖文辉 / 思想坦克 2022 年 1 月 19 日

台湾总统蔡英文曾经不只一次公开支持香港,对抗中共的压迫,影响所及,吸引不少香港人移居台湾,去年人数更突破一万人,创下1997年以来新高。不过,台湾政府在审批香港移民入籍申请时,近一年半以来却愈趋收紧,让不少移居台湾的香港人陷入困境。

港府收缩后,台湾也开始严审香港移民者

自从全国人大在2020年6月30日通过《港版国安法》,台湾政府就在2020年8月17日修例,加强审查香港人移民入籍申请。如果申请人是大陆出生,曾经任职中资机构或香港政府部门,甚至曾经宣誓效忠《基本法》,就算不是直接被拒绝,审批也一拖再拖遥遥无期。连续两年成功获批入籍的香港移民都只有一千多人,而且数字还包括依亲及毕业侨生,透过专业移民或投资移民成功入籍的香港人少之又少。

我们明白面对中共狰狞的张牙舞爪,台湾政府需要保护国家安全,尤其是《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台港两地政府关系交恶,台湾政府不信任香港特区政府,担心香港特区政府其实已经是中国一部分,因而对香港人移民的审查愈趋严格,愈来愈接近对中国人的审查,甚至比起陆配的审查更加严苛。

以专业移民为例,医护及物理治疗师占最多超过六成,其余包括律师、会计师、建筑师及工程师,都是台湾发展需要的专业人才,以前毋须经过国安审查,成功率达九成以上。现在必须经国安局另作批核,至少也要花三个月时间,如果是大陆出生或是在中资机构或香港政府部门工作过,审批时间更会进一步拖长。

专业人士的审查有时不近情理

在2019年反送中运动期间,超过200万香港人曾经上街游行,当中包括不少前线公务员及医护人员。最明显例子是2019年8月2日举行的四万人公务员集会,正如公务员事务局前局长王永平在集会上指出,香港公务员并不是对行政长官个人忠诚,而是对体制和维护核心价值的社会及市民忠诚,假如特区领导班子违反法治,作为公务员就有责任指责政府。不少公务员因为不认同特区政府的所作所为,都在被要求宣誓效忠前已经辞职,却因为曾经在政府部门工作而被拒入籍,实在于理不合。

不少医护人员在反送中运动期间担任义务救伤工作,为受伤抗争者作即时治疗,2020年初更曾发起工业行动,企图迫使特区政府封关抗疫,事后不少医护人员因遭威胁会秋后算帐,愤而辞职申请移民。然而,香港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因工作性质须隶属于医管局,台湾移民署官员却误以为医管局是政府机构,以致在私人医疗机构工作的专业移民很快批准入籍,在公立医院任职的,则几乎一个都未批,若医护人员因此而成为被拒绝入籍的原因,真的是非常冤枉。

至于投资移民,以往最快数个星期便可批出,现在则需要分别经投审会、移民署及国安审批,过程少不免需要补文件,加上由国安局、移民署、陆委会组成的跨部门小组的联合审查会议每月只召开一次,导致积压了不少个案,审核进度非常缓慢。而且,投资移民并没有明文规定营业额或必须有盈利,现在如果营业额低或单据混乱,就会被要求解释及补交文件,否则就会被视为是假投资,给人刻意刁难的感觉。

此外,负责审查的台湾官员,不少其实并不了解香港的实际情况,可能觉得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全部都挡掉就不用费力审查。最近有一个投资移民申请入籍被拒绝的个案,理由竟然是因为他在中文大学工作过,而校监是林郑月娥。需知道全港所有大专院校,校监都必定是现任行政长官,如果这样也会成为被拒绝理由,则全香港所有大专院校的教职员,都不能够申请入籍定居台湾,实在是非常荒谬!

专案申请者也一样被刁难

曾经参与反送中运动的前线手足,以及已辞职或仍在任的区议员或立法会议员,虽然可以向台湾相关部门以专案方式申请来台,但他们的处境比一般的投资移民或专业移民更艰难,连居留证都不知什么时候才拿得到,甚至不知道会否获发居留证,只能不断地申请签证续期。由于没有居留证的缘故,不但不能合法工作,不少人只能靠打黑工勉强维持基本生活开支。而且没有居留证连租房子也遇到困难,比较幸运的遇到善心老板会让他们在店内度宿,更多的人只能流离失所到处寄居。

更糟糕的是,没有居留证就无法申办健保卡,生病看医生的诊金比一般人高,笔者有一位区议员朋友因为患上肾病,没有健保卡将要面对高昂医疗费用。如果情况没有改善,他将会因为无法负担在台湾的高昂费用,就算冒被捕入狱的风险,也被迫要返回香港接受治疗。

香港政局遭逢巨变,台湾不再信任香港特区政府可以理解,可是该受制裁的是特区政府,不是普罗香港市民,不应该惩罚前线公务员或医护人员。在《港版国安法》之下,现在香港人不只失去了原来的生活,甚至比大陆人的生活更凄惨,台湾政府却反过来收紧香港人移民台湾的限制,来台的审查待遇竟然比大陆人更严格,对于口口声声爱护民主自由的蔡总统而言,实在是说不过去。

最为人诟病的是,在2020年8月17日修订《移民条例》,竟然连带之前申请的个案,审批都受到影响,违反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则。而且审批透明度低,申请人无法得知自己的个案进度,又没有一致的准则,同一类型的申请人,有人需要补文件,有人却不需要。补文件亦欠缺清晰指引,有申请人被要求写过去一年的活动,可是专业移民居留一年期间,按规定是不能工作,究竟要求他们写什么呢?旅行?所读课程?往往令申请人摸不着头颅。

我们希望入籍审批能够增加透明度,尤其是在国安的审批过程,对相关大陆出生或曾任职公务员背景者,不宜一刀切拒绝,应予弹性考虑,例如年少时已移居香港,未有宣誓效忠特区政府的公务员,曾在公立医院工作的医护人员,应予放行!而且如果在初始申请时,已经知道申请人的背景资料不符合资格,就应该直截了当不批准申请人来台居留。总好过申请人来台居留满一年之后,申请入籍定居时才被拒绝,给予了申请人假希望来得实在,造成的伤害也较小,好让他们可以及早另作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