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對華鷹派可能離場四年再度回歸—讀《川普時代》

0

川普總統任內的特別經濟顧問家納瓦羅最近出版《川普時代》,書中堅持2020大選有舞弊。 (《川普時代》書封)

盧斯達 2022年01月16日

2020 年作為美國和世界的分水嶺

震撼全球的美國國會暴動案,其中一個帶頭者Q巫師(QAnon Shaman)最近被判監 41 個月。 Q 巫師篤信網絡上的 QAnon 陰謀論體系,也支持和響應川普號召前往華盛頓示威。經過官司折磨之後,他表示自己長期有精神困擾,是陰謀論的受害者。川普在任期完結前都沒有特赦他,以示與示威者切割,Q 巫師戒掉了陰謀論,而且可能會作為證人去指證川普煽動群眾暴動。

因為川普對 QAnon 「用完即棄」,後者似乎失去「精神領袖」。川普由絕對不肯戴口罩而變成會戴口罩,也使其他堅決的反口罩派「失望」。然而川普在共和黨還是地位無損,甚至已經準備 2022 年的提前競選活動。前國務卿蓬佩奧突然大瘦身減去 90 榜,似乎也是下一任大位競爭者。

川普聲稱選舉結果被竊,千萬群眾也認為如此,即使民主黨前總統卡特在《紐約時報》撰文批評他們將美國捲入無止境又無意義的選票重點, 川普支持者仍保持這個想法,甚至是川普的特別經濟顧問家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最近出版的《In Trump Time: My Journal of America’s Plague Year》(川普時代)也是一再堅持這一點 (上一屆選舉有舞弊)。

納瓦羅受到川普椅重,有美媒引述川普遇到問題時都會高呼「我的 Peter 在哪」,可見關係。他被稱為「非主流經濟學家」,反對「多邊自由貿易」,因此他受到不少自由派經濟學家批評藐視。 2021年1月21日,中國政府制裁28名反華政客及其親屬,納瓦羅就是其中一人。無論如何,對華鷹派可能離場四年之後再度回歸。

被中國制裁的經濟學家

納瓦羅「反華」已久(儘管他表示他支持中國人民),在 2011 年出版的《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 Confronting the Dragon – A Global Call to Action)受到川普認同,並在成為總統之後委任他為經濟顧問。納瓦羅在2011年即中美比較友好的時候,已警告美國的經濟生產正因「接觸政策」而受到保護主義的外國貨掠奪,淘空美國製造業,最後造成工人和低下層極為受害,加劇了所謂鐵鏽帶的下流。去到 《川普時代》也是總結這條思路並以白宮任職經歷佐證。兩件大事,一件是經濟/對華政策,另一大事則是應對 covid 19。

在他建議下,川普開始對中國打關稅戰,對外增稅,對內減稅,並與中國談判所謂的多階段貿易協議。美國退出 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後來以 2020 簽訂的美墨加協定「USMCA)宣布取代有 26 年歷史的 NAFTA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在 covid 19 最初蔓延時,納瓦羅首先提出病毒似乎會發展成大流行,不理世衛當時表示「不建議禁飛」而向川普提出應該禁飛中國,川普答應發出行政命令禁飛,並任命納瓦羅搞一個《國防生產法》協調全美國的醫療物資供應鏈,以免有人囤積和炒賣醫療物資。

《川普時代》寫得很辛辣,也可能對自身「政績」有自吹自擂之處,但也可以反映出兩任總統的相當不同之處。納瓦羅自嘲自己在白宮曾經像一艘「飛翔的荷蘭人」(The Flying Dutchman,一首被咀咒而永遠無法回鄉的鬼船),拿着一部手提電腦自己於白宮各處流動辦公,直接向總統負責。

作者表示在川普任職期間,因為減稅、鬆綁 (deregulation)、更進取的能源控制政策、新貿易協議,道瓊工業平均指數上升到 30000 點,股市極度暢旺,全國失業率大幅下跌到 3.5 %,更弔詭的是,黑人、西班牙裔、女人的失業率也錄得「歷史性低比率」,低收入工人獲得更好待遇。

在川普要求下,墨西哥國派出 15000 名軍人阻止非法入境,在收緊的遞解政策下,當時的偷渡狂潮一度安靜。川普不像他的前任,沒有在中東打仗,沒有轟炸利比亞、塞爾維亞。這一套政策,從經濟層面就開始引起美國菁英分裂,自由多邊貿易主義者、華爾街、世界主義者等等都不會太高興。據他所說,當時反對的勢力有很多都是一些在澳門做賭場生意,跟中國有經濟上千絲萬縷關係的人。書中講述從第一次對中貿易談判,內部已經開始內鬥,甚至 covid 19 來襲,有白宮高級官員非常不願意下禁飛令,被 Navarro 批評為白宮中的疫情否認者 (the white house virus denier)。

納瓦羅跟傳染病專家福奇 (Anthony Fauci)爭論要不要下禁飛令, 2020 年 1 月 26 日福奇接受WABC 訪問,曾表示:「武漢病毒對美國的風險相當低 (a very very low risk to America )」,他們繼續爭論,福奇像一肉錄音機一樣重覆:「根據我的經驗,禁飛令根本行不通。」

沒有這些細節,會以為美國大疫只是因為川普不肯防疫,還亂說「中國/功夫病毒」,這是歧視言論,但至少認知到確實有一種危險病毒正在向人類宣戰。更弔詭的是,一些我們看不起的「陰謀論節目」、非科學家,甚至在評估病毒風險這事上,比起科學家更早提出警告。當然你可以說他們是歪打正着。

科學家要看數據和實證,情況不斷改變,他們不斷修改指示,以科學為本聲稱超越政治,卻是把疫情去政治化,一般人尤其是了解亞洲情況,憑政治直覺就可以預測到此毒來勢洶洶。當初很多西人相信沒事情,是弱感冒,不知有多少是因為「世衛」太過權威,令人們失去獨自面對風險的常識。世衛說過不用 travel ban,不知害死多少人。

保留適度懷疑總比完全相信好

現在這個各種科學疫情消息不斷亂飛的時候,權威越來越受到質疑。但我們也不需要去到相信英女王是蜥蜴人,但也不要把經驗在限的其他人類、機構奉若神明。因為從 2022 年今日看來,世衛當年是在發放謠言,殺傷人命,等於將不戴口罩和打疫苗視為另一種絕對正確和信念

「Never believe anything until it is oifficially denied」(永遠不要相信任何事,直到它被官方否認)。幾年前見到中國輿論界在談論「官謠言」,當中比較有良心的人會指出,在某些環境,不要禁止「民謠言」,是一種制衡「官謠言」的必要提問。有爭論,好過沒有爭論。有懷疑,好過沒有懷疑。羅素其中一句名言:

Dogmatism and skepticism are both, in a sense, absolute philosophies; one is certain of knowing, the other of not knowing. What philosophy should dissipate is certainty, whether of knowledge or ignorance.

而在這個瘟疫肆虐的世界,人們因為過於恐懼、不能忍受生命的失控而太想尋找一個答案。現階段可以給你安心的答案,一定充滿瑕疵。羅素有另一句對答更絕:

I would never die for my beliefs because I might be wrong.

當然在病毒來真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人獲得機會為自己的「防疫」信念而死。

※作者為香港評論者/作家

——上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