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媒体人施瓦策尔:争夺文化霸权 美中两国的“红毯之争”

0
6
北京一家电影院里的迪士尼影片花木兰的广告牌。(2020年9月11日)

从贸易、科技、再到军事等领域,美国和中国的对立似乎日益明显。但在这场争夺全球影响力的战争中,电影是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领域。作为美中竞争的“最新战场”,媒体人施瓦策尔认为两国在电影领域的竞争会决定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究竟是民主价值观还说威权价值观。施瓦策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详细谈及了他对美中“红毯之争”的看法以及电影行业在美中竞争中所扮演的角色。

“浓情蜜意”成为过往 美中电影逐步脱钩?

曾几何时,中国演员闯荡好莱坞成为了一种风尚,《变形金刚4》和《云图》等电影中曾先后出现李冰冰和周迅的身;曾几何时,好莱坞电影引发了中国观众的狂热观影潮,《阿凡达》等好莱坞大片在中国上映时创下票房奇迹。

但是,美国两部超级英雄新片《永恒族》和《尚气与十戒传奇》未在中国上映,获奖无数的《无依之地》在中国被全网封杀……2021年在中国上映的好莱坞电影约为25部,相比2019年减少了约20部。此外,中国演员近年来也在逐步告别好莱坞。好莱坞与中国的关系似乎出现了转变。

电影和电视娱乐制作公司华纳兄弟首席执行官安·萨尔诺夫(Ann Sarnoff)曾在接受好莱坞业内两大主要杂志之一的《好莱坞报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采访时说:“中国显然正在打造自己的本土戏剧业务。”

中国官方在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表示,要加强“对外文化交流和多层次文明对话”,推进国际传播,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促进民心相通。戏剧和电影等领域似乎是其中的重要一环。

中国国家电影局去年11月发布的《“十四五”中国电影发展规划》提到,需努力实现每年重点推出约10部叫好又叫座的电影力作,中国国产影片年度票房占比应保持在55%以上,让中国观众对中国电影的满意度持续保持高位。《规划》还提到,希望在2035年时,中国能成为电影强国。

埃里克·施瓦策尔(Erich Schwartzel)是《红毯:好莱坞、中国和全球文化霸权之战》一书的作者,他也是《华尔街日报》洛杉矶分社报道电影行业的记者。他认为,中国已经将自己的电影产业建设为向世界其他国家输出国家议程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还表示:“随着中国重新划定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它希望利用自己的电影来重新划定文化边界。”

以下是埃里克·施瓦策尔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内容节选。采访内容只代表他个人的观点。

好莱坞与中国关系的不同阶段

记者问:美中两国间在经济政策、科技、网络间谍、军事和人权等问题上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您为什么会关注电影行业呢?为什么说电影行业是两国复杂竞争的最新战场?

施瓦策尔答:我从2013年开始为华尔街日报报道好莱坞,我很惊讶地看到中国在娱乐行业的广泛存在。当我们想到美国和中国时,我们更多地是想到苹果、特斯拉或耐克等公司,而不一定是好莱坞的工作室。但当我报道电影行业时,我发现中国在电影制作中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在我看来,关注电影行业有两个目的。

其一便是它可以让我们对美中关系的一个方面有所了解,而这个方面我们还没有深入探讨过。另一点则是,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话题,可以解释21世纪的美中关系,毕竟每个人都喜欢电影,为什么不把它作为一个领域借以来探索更广泛的主题呢?

问:中国与好莱坞的关系在不同阶段是有所不同的,那么中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开始寻求与好莱坞建立密切联系?

答:两者间的故事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中国领导人正在实现经济的各个方面的现代化,并真正试图让中国成为世界舞台上的一员。所以在1994年,第一部好莱坞电影开始正式进军中国,这部影片是哈里森·福特主演的《亡命天涯》。但是,在好莱坞进军中国的头几年,中国市场仍然很小,这可能是电影公司的老板们没有多想的事情,虽然中国有庞大的人口基数,但是中国却并没有很多电影院。直到本世纪初,直到2010年左右,我们才开始看到电影院建设的大规模激增,当你有更多的电影院,你可以卖更多的票。所以大约在2010年前后,中国的票房增长非常快,但美国的票房则保持平稳。因此,任何关注好莱坞的人都可以看到,如果你想每年赚更多的钱,你就必须越来越多地关注中国。到2020年时,中国已然成为了世界上票房第一的国家。

问: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好莱坞与中国的关系似乎不如几年前密切了,很多好莱坞电影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在中国上映。二者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渐行渐远的呢?

答:是的,尤其是过去的一年,好莱坞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而中国市场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难以预测。在过去的一年里,有很多大片未能获准进入中国,美国电影公司所期待的票房收入也付诸东流。其实我们很难确切地知道好莱坞与中国关系遇冷的原因,但我们可以观察到一些事情。一是无论任何时候,当中国与任何国家的关系日益紧张时,这些国家便很难在中国做生意。因此,美国寻求在中国上映电影可能会遇到一些阻力。第二点便是因为共产党的官僚机制,在现在的时期,没有人愿意在美国电影不受青睐之时承担错误去批准引进美国电影,他们更倾向于在官僚体制内低风险运作。

第三点就是自2017、2018年以来,中国观众观看中国电影的频率远高于观看美国电影的频率。美国电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中国非常受欢迎是因为它们是最好的选择,但随着中国电影行业的发展,中国观众会选择中国制作的电影,因为世界各地的观众都倾向于选择那些与他们有关的故事,以及由长相和声音与他们相似的人主演的电影。

“电影强国”野心 中国寻求文化输出

问:我们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2014年表示,文艺要反映好人民心声,就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这个根本方向。作为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似乎已将自己的电影业打造为向世界其他国家输出国家议程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此您怎么看?

答:中国的影响力似乎已越来越强,文化已经成为其中的一个主要因素。在很多方面,中国正在复制美国在20世纪的做法,即通过电影和电视节目向其他国家介绍文化。我一直觉得观看一部希腊、泰国、印度尼西亚或其他国家的电影是了解当地生活的最好方式。因此,在过去五六年里,很多中国电影被送往世界各地的影院或电视台。在许多情况下,这些做法是由国家支持的。

问:很多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希望向世界提供的东西与全球希望从中国得到的东西之间存在巨大的脱节。在您看来,中国在将电影推向海外方面,面临哪些困难?

答:目前的致命弱点是中国的电影和电视节目没有以中国领导人希望的方式流行起来。这可以与韩国进行比较,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像电视剧《鱿鱼游戏》、韩国流行音乐和电影《寄生虫》这样的作品在全球观众中引起了共鸣,这是中国领导人梦寐以求的。

我认为这有几个原因,一是中国电影起步较晚,仍然需要大力发展。再者,以《鱿鱼游戏》为例,中国领导人永远不会允许制作这样的电视剧。中国决定出口的很多东西都是非常保险的娱乐产品(safe entertainment),甚至有研究表明,中国决定出口的作品比中国观众能够看到的更保险,所以中国官方会选择最保险的作品,我认为这意味着其作品缺乏了让其成功的关键点。第三点便是,观众其实是非常聪明,他们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迎合,所以每当中国决定出口一些充满爱国主义色彩的电影时,观众知道中国是在向他们推销这种理念。

问:您在2月即将出版的书中谈到,中国试图将电影输出,并传达其中一些价值观和愿景,以及中国所倡导的替代西方自由民主的治理模式,“随着中国重新划定世界地缘政治格局,他们希望利用电影来重新划定文化边界”。那么在这场红毯之战中,美国应该做些什么来应对中国的企图呢?

答:拜登政府已经在外交等领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对抗中国,但是我们其实还没有看到在文化层面上应对中国的太多努力。部分原因可能是美国在这场竞争中仍遥遥领先。毕竟美国电影仍然是21世纪迄今为止最强大的媒介。中国似乎真的试图以一种非常重要的方式侵入这片领域。但是美中两国家间有了一个关键的区别,那就是美国娱乐业将继续需要中国,而中国将不再需要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