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媒體人施瓦策爾:爭奪文化霸權 美中兩國的“紅毯之爭”

0
北京一家電影院里的迪士尼影片花木蘭的廣告牌。(2020年9月11日)

從貿易、科技、再到軍事等領域,美國和中國的對立似乎日益明顯。但在這場爭奪全球影響力的戰爭中,電影是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領域。作為美中競爭的“最新戰場”,媒體人施瓦策爾認為兩國在電影領域的競爭會決定在世界範圍內傳播的究竟是民主價值觀還說威權價值觀。施瓦策爾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詳細談及了他對美中“紅毯之爭”的看法以及電影行業在美中競爭中所扮演的角色。

“濃情蜜意”成為過往 美中電影逐步脫鉤?

曾幾何時,中國演員闖蕩好萊塢成為了一種風尚,《變形金剛4》和《雲圖》等電影中曾先後出現李冰冰和周迅的身;曾幾何時,好萊塢電影引發了中國觀眾的狂熱觀影潮,《阿凡達》等好萊塢大片在中國上映時創下票房奇蹟。

但是,美國兩部超級英雄新片《永恆族》和《尚氣與十戒傳奇》未在中國上映,獲獎無數的《無依之地》在中國被全網封殺……2021年在中國上映的好萊塢電影約為25部,相比2019年減少了約20部。此外,中國演員近年來也在逐步告別好萊塢。好萊塢與中國的關係似乎出現了轉變。

電影和電視娛樂製作公司華納兄弟首席執行官安·薩爾諾夫(Ann Sarnoff)曾在接受好萊塢業內兩大主要雜誌之一的《好萊塢報道》(The Hollywood Reporter)採訪時說:“中國顯然正在打造自己的本土戲劇業務。”

中國官方在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表示,要加強“對外文化交流和多層次文明對話”,推進國際傳播,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促進民心相通。戲劇和電影等領域似乎是其中的重要一環。

中國國家電影局去年11月發布的《“十四五”中國電影發展規劃》提到,需努力實現每年重點推出約10部叫好又叫座的電影力作,中國國產影片年度票房佔比應保持在55%以上,讓中國觀眾對中國電影的滿意度持續保持高位。《規劃》還提到,希望在2035年時,中國能成為電影強國。

埃里克·施瓦策爾(Erich Schwartzel)是《紅毯:好萊塢、中國和全球文化霸權之戰》一書的作者,他也是《華爾街日報》洛杉磯分社報道電影行業的記者。他認為,中國已經將自己的電影產業建設為向世界其他國家輸出國家議程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他還表示:“隨着中國重新劃定世界地緣政治格局,它希望利用自己的電影來重新劃定文化邊界。”

以下是埃里克·施瓦策爾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內容節選。採訪內容只代表他個人的觀點。

好萊塢與中國關係的不同階段

記者問:美中兩國間在經濟政策、科技、網絡間諜、軍事和人權等問題上的緊張關係不斷升級,您為什麼會關注電影行業呢?為什麼說電影行業是兩國複雜競爭的最新戰場?

施瓦策爾答:我從2013年開始為華爾街日報報道好萊塢,我很驚訝地看到中國在娛樂行業的廣泛存在。當我們想到美國和中國時,我們更多地是想到蘋果、特斯拉或耐克等公司,而不一定是好萊塢的工作室。但當我報道電影行業時,我發現中國在電影製作中扮演着相當重要的角色。在我看來,關注電影行業有兩個目的。

其一便是它可以讓我們對美中關係的一個方面有所了解,而這個方面我們還沒有深入探討過。另一點則是,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容易理解的話題,可以解釋21世紀的美中關係,畢竟每個人都喜歡電影,為什麼不把它作為一個領域藉以來探索更廣泛的主題呢?

問:中國與好萊塢的關係在不同階段是有所不同的,那麼中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是出於什麼原因開始尋求與好萊塢建立密切聯繫?

答:兩者間的故事始於20世紀90年代中期。當時中國領導人正在實現經濟的各個方面的現代化,並真正試圖讓中國成為世界舞台上的一員。所以在1994年,第一部好萊塢電影開始正式進軍中國,這部影片是哈里森·福特主演的《亡命天涯》。但是,在好萊塢進軍中國的頭幾年,中國市場仍然很小,這可能是電影公司的老闆們沒有多想的事情,雖然中國有龐大的人口基數,但是中國卻並沒有很多電影院。直到本世紀初,直到2010年左右,我們才開始看到電影院建設的大規模激增,當你有更多的電影院,你可以賣更多的票。所以大約在2010年前後,中國的票房增長非常快,但美國的票房則保持平穩。因此,任何關注好萊塢的人都可以看到,如果你想每年賺更多的錢,你就必須越來越多地關注中國。到2020年時,中國已然成為了世界上票房第一的國家。

問:但是最近一段時間好萊塢與中國的關係似乎不如幾年前密切了,很多好萊塢電影也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無法在中國上映。二者又是因為什麼原因漸行漸遠的呢?

答:是的,尤其是過去的一年,好萊塢的格局已經發生了變化,而中國市場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難以預測。在過去的一年裡,有很多大片未能獲准進入中國,美國電影公司所期待的票房收入也付諸東流。其實我們很難確切地知道好萊塢與中國關係遇冷的原因,但我們可以觀察到一些事情。一是無論任何時候,當中國與任何國家的關係日益緊張時,這些國家便很難在中國做生意。因此,美國尋求在中國上映電影可能會遇到一些阻力。第二點便是因為共產黨的官僚機制,在現在的時期,沒有人願意在美國電影不受青睞之時承擔錯誤去批准引進美國電影,他們更傾向於在官僚體制內低風險運作。

第三點就是自2017、2018年以來,中國觀眾觀看中國電影的頻率遠高於觀看美國電影的頻率。美國電影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在中國非常受歡迎是因為它們是最好的選擇,但隨着中國電影行業的發展,中國觀眾會選擇中國製作的電影,因為世界各地的觀眾都傾向於選擇那些與他們有關的故事,以及由長相和聲音與他們相似的人主演的電影。

“電影強國”野心 中國尋求文化輸出

問:我們知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在2014年表示,文藝要反映好人民心聲,就要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這個根本方向。作為文藝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似乎已將自己的電影業打造為向世界其他國家輸出國家議程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此您怎麼看?

答:中國的影響力似乎已越來越強,文化已經成為其中的一個主要因素。在很多方面,中國正在複製美國在20世紀的做法,即通過電影和電視節目向其他國家介紹文化。我一直覺得觀看一部希臘、泰國、印度尼西亞或其他國家的電影是了解當地生活的最好方式。因此,在過去五六年里,很多中國電影被送往世界各地的影院或電視台。在許多情況下,這些做法是由國家支持的。

問:很多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希望向世界提供的東西與全球希望從中國得到的東西之間存在巨大的脫節。在您看來,中國在將電影推向海外方面,面臨哪些困難?

答:目前的致命弱點是中國的電影和電視節目沒有以中國領導人希望的方式流行起來。這可以與韓國進行比較,在過去一段時間內,像電視劇《魷魚遊戲》、韓國流行音樂和電影《寄生蟲》這樣的作品在全球觀眾中引起了共鳴,這是中國領導人夢寐以求的。

我認為這有幾個原因,一是中國電影起步較晚,仍然需要大力發展。再者,以《魷魚遊戲》為例,中國領導人永遠不會允許製作這樣的電視劇。中國決定出口的很多東西都是非常保險的娛樂產品(safe entertainment),甚至有研究表明,中國決定出口的作品比中國觀眾能夠看到的更保險,所以中國官方會選擇最保險的作品,我認為這意味着其作品缺乏了讓其成功的關鍵點。第三點便是,觀眾其實是非常聰明,他們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被迎合,所以每當中國決定出口一些充滿愛國主義色彩的電影時,觀眾知道中國是在向他們推銷這種理念。

問:您在2月即將出版的書中談到,中國試圖將電影輸出,並傳達其中一些價值觀和願景,以及中國所倡導的替代西方自由民主的治理模式,“隨着中國重新劃定世界地緣政治格局,他們希望利用電影來重新劃定文化邊界”。那麼在這場紅毯之戰中,美國應該做些什麼來應對中國的企圖呢?

答:拜登政府已經在外交等領域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對抗中國,但是我們其實還沒有看到在文化層面上應對中國的太多努力。部分原因可能是美國在這場競爭中仍遙遙領先。畢竟美國電影仍然是21世紀迄今為止最強大的媒介。中國似乎真的試圖以一種非常重要的方式侵入這片領域。但是美中兩國家間有了一個關鍵的區別,那就是美國娛樂業將繼續需要中國,而中國將不再需要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