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大國攻略:日美加強同盟 日中關係何去何從?

0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於華盛頓時間21日進行就任後與美國總統拜登的首場重要會談,再次確認美日安保同盟關係。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於華盛頓時間21日,進行就任後與美國總統拜登的首場重要會談。雙方討論中國勢力增強、朝鮮發射飛彈,以及俄羅斯與烏克蘭情勢。

美日雙方勢必再次確認美日安保同盟關係,以及台海和平安全的重要。日本駐美大使富田浩司(Koji Tomita)1月18日在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視頻討論中說,日美兩國正在就如何為台海緊急狀況做好準備的問題進行緊密協調,以便加強對中國日益咄咄逼人軍事活動的威懾。

自去年中國通過海警法後,日本警覺到中日在爭議海域可能升高衝突,就開始強化西南島嶼的防衛,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在1月7日美日外長和防長的2加2會議後宣布,將着手整備鹿兒島縣的馬毛島,做為美軍飛行訓練與日本自衛隊基地,以彌補九州至沖繩本島間的“第一島鏈”防衛缺口。美日也討論共用設施,在日本各地的防禦設施儲備軍火,以應對可能的突發事件。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教授蔡增家說,岸田與拜登對話將不僅強調美日同盟的重要性,也會強調日本在印太戰略中的角色。

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主任陳永峰指出,美日對台海的政策已經從模糊往清晰移動,這是西太平洋情勢的明顯變化,日本認為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不再曖昧。

不過日美加強同盟關係,日中關係何去何從?

岸田文雄盼與中國建立具建設性且安定的關係

岸田文雄1月17日在國會發表上任後首次施政方針演說,提及今年是日本與中國建交50周年,盼與中國建立具建設性且安定的關係。

台灣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國策研究院執行長郭育仁說,岸田國會演說的內容很有意思,和以往的首相有很多不同,首先岸田先標定他的外交是“新時代現實主義外交”,不同於二戰後日本首相大多對於外交政策低調。第二個特別之處是外交事務的排序,和以前有很大不同,第一點,日本在外交方面通常首先提美日同盟,岸田第一點先強調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以往日本政府通常不刻意強調人權,例如安倍主政時,不管是安倍本人或他的官房長官菅義偉,對於新疆和香港的人權惡化狀況,都沒有直接表態,而岸田將普世價值放在外交事務的第一項,對中國的針對性很強,岸田還設置了人權輔佐官,由鷹派的中谷元出任,郭育仁曾於2018年邀請中谷元到國策研究院演講,了解中谷元的立場。

岸田外交政策的第二點才談到美日同盟。第三是澳大利亞,日本和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亞都是僅次於盟國的戰略夥伴關係,岸田在2022年初跟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簽署了有關日本自衛隊和澳大利亞軍隊聯合訓練和應對災害的《互惠准入協定》(RAA),目的是將四方對話(QUAD)搞得更堅實,日本這兩年和澳大利亞的軍事合作一直很積極,目的是要連結AUKUS(美、英、澳大利亞三邊安保聯盟協定),岸田將澳大利亞視為準軍事同盟,才把澳大利亞放在第三這麼前面的排序。

岸田文雄外交排序透露對中態度

岸田在2022年初跟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簽署了有關日本自衛隊和澳大利亞軍隊聯合訓練和應對災害的《互惠准入協定》(RAA)。(法新社)

岸田的第四點談到要和盟國以及理念相近國共同處理人權議題。第五才提到朝鮮,郭育仁指出,這比較奇怪,以前日本一定把美國擺第一,第二就是朝鮮,因為有很多日本人被綁架到朝鮮,這在日本國內是很大的問題,朝鮮的重要性一直排在很前面,岸田放在第五位。六是開放自由的印太,之後提到與東盟、歐盟合作,然後提到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信任的數據自由流動(Data Free Flow with Trust,簡稱DFFT),第九點才提到中國,中國後面是俄羅斯,再來是韓國,韓國的篇幅很短,最後一點是氣候變遷。郭育仁說:“從岸田的外交排序上,顯示對今年2022年日中關係不抱太大期望”,而且把美日、美澳、印太這些鉗制中國的都放在前面,從講稿排序看來,岸田對日中不抱太積極正面的態度,所以岸田提到中國時,他說日本“會堅持該堅持的”。郭育仁說,岸田將中日關係定為穩定關係,非常被動,是岸田為中日關係設的低標。

郭育仁指出岸田是在以下幾個局勢背景下,期待中日關係穩定。第一是2021年美中強權談判至今情勢仍膠着。二是拜登年底期中選舉選情不佳,日本三年後可能要面對另一個美國新政府,日本對美國的依賴感到不確定。三是RCEP今年生效,中日已達成關稅減讓,中日經貿將會升溫。四是習近平將於二十大尋求三連任,中國內部壓力大,郭育仁去年就預測今年“中國在周邊會搞很多事”,果然今年一開始朝鮮就射飛彈、中國海警船進入釣魚島海域、中國軍機進入西南防空識別區擾台。郭育仁認為,習近平把內壓轉成外壓,在周邊興風作浪來穩定國內政局,這種作法有危險性,這會使中國內部的鷹派抬頭, 這是引鴆止渴的作法,過於強硬的鷹派一旦抬頭,習近平能否壓得住是個問題,誤判和擦槍走火的機率也會提高。

岸田的施政報告的外交事項排序如此,顯示對中日關係不抱樂觀,所以岸田一開始就說,今年國際局勢的“嚴峻度”正在增加,2022年“是日本外交的強勁性接受考驗的一年”。

今年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 中國盼實體紀念

日本不派現任閣員出席北京冬奧,但表示不是外交杯葛。日本今年派出史上最大規模的冬季奧運團,圖為日本選手在北京的滑雪場。(法新社)

日本共同社報導,中國已告知日本,考慮在9月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以線下實體方式在中國舉行紀念儀式,這是有關紀念中日50周年的中方計劃首次披露。不過,郭育仁認為可能“辦不成”,如此表態只是讓中日氣氛好一點而已。

他指出今年有太多影響中日關係的變數,撇開疫情不談,8月15日是二戰日本戰敗投降的“終戰紀念日”,9月11日是日本將釣魚島收歸國有的十周年,還 有參拜靖國神社的議題,這些對中日建交50周年的舉辦都可能有影響。前首相安倍晉三2021年在靖國神社4月的春季大祭去參拜,郭育仁認為今年安倍應該也會參拜,除了4月春季和10月秋季的祭典外,8月15日的終戰紀念日也可能是參拜的時間點。雖然安倍已經卸任,他參拜靖國神社卻不能單純解讀是個人行為,而是日本政界保守派的大集合。這些事情使中日建交五十周年紀念活動的舉辦,充滿變數,郭育仁說“辦成功的機率是微乎其微”。而且,日本七月參院改選,如果選舉失利,岸田可能下台,如果通過考驗,未來日本政局可以穩定兩三年,因此,郭育仁認為岸田勢必遷就以安倍為首的保守派。

蔡增家認為岸田文雄在對美和對中政策上采平衡策略,強化美日同盟的同時,穩定日中關係,兩者並行發展。日本企業界希望借中日建交五十周年重新跟中國開啟對話關係,岸田也希望藉此穩定中日關係。

陳永峰則認為,中日關係的改善“主導權在中國方面”,如果中國願意,包括對釣魚島的態度、杯葛日貨、對日不友善的宣傳等都能改善。日本的政策沒有太大變化,倒是日本人對中國失去了親近感,有民調顯示,八成日本人對中國沒有親近感。所以改善關係的關鍵在中共的戰狼外交能否軟化,軟化才有上談判桌改善關係的可能性,但今年二十大,習近平恐怕要為他的第三任完全清除障礙,才有餘力對外。

共同社1月21日報道,日本內閣府21日公布的外交相關輿論調查結果顯示,認為日中關係“並不良好”和“不太良好”的受訪者合計達到85.2%,較2020年上次調查增加了3.4個百分點。今年9月將迎來日中邦交正常化50周年,民調結果反映出在國民意識方面看不到關係改善的跡象。認為日美關係“良好”和“還算良好”的受訪者合計91.3%,創歷史新高。

北京即將舉辦冬奧,這是習近平2022年疫情下的首場考驗,岸田不派現任閣員出席北京冬奧,但表示不是外交杯葛,倒是日本今年派出史上最大規模的冬季奧運團,一方面日本選手人數多,一方面也是回報北京對東京奧運的支持。

朝鮮發射導彈 與中國“唱雙簧”施壓美國?

日本七月參院改選,如果岸田文雄選舉失利,很可能下台,如果通過考驗,未來日本政局可以穩定兩三年。(法新社)

不過,東北亞的局勢不平靜,朝鮮於1月5日、11日和14日和17日,連續兩周發射了四次導彈。前兩次宣布成功試驗高超音速導彈,後兩次是從鐵路導彈系統發射短程彈道導彈。

蔡增家說,金正恩目的是爭取美朝直接對話,而且朝鮮應該是和中國“唱雙簧”,金正恩這次沒有進行核試爆,沒有超過中國主張朝鮮半島無核化的政治紅線,所以中國並沒有對朝鮮嚴厲批評。

郭育仁也認為中朝有相當默契,否則不會這麼巧,發射導彈後,中朝就重啟鐵路貨運貿易,這是2020年朝鮮防疫鎖國兩年來首度啟動。他認為“中國和朝鮮都在對拜登表態,進行戰略溝通”,郭育仁說,拜登上台後,朝鮮從來不是拜登外交事務的優先,金正恩發射導彈是要給拜登壓力,而且要提醒美國勿重蹈覆轍,因為民主黨對朝鮮向來的作法是實施經濟制裁和軍事演習的“極限施壓政策”。而習近平也想提醒拜登雖然美中競爭對抗,但在朝鮮議題上有合作空間。

朝鮮在2022一開年就施予美國足夠的戰略壓力,郭育仁說,回顧2017年朝鮮多次發射飛彈,才有2018年特朗普和金正恩的會面。2021年美英澳成立AUKUS當天,金正恩也用鐵路導彈系統發射飛彈。這次,朝鮮試射高超音速導彈,飛行速度十馬赫,美日現行的飛彈攔截系統難以阻擋,讓美日如坐針氈,顯示中朝明確要對美國傳達戰略信息。

朝鮮官媒20日報道,決定重新檢視與美國建立的互信措施,研議重啟核試驗及洲際彈道飛彈(ICBM)試射等活動,更加徹底做好和美國長期對抗的準備。

陳永峰認為金正恩未達目的,“可能還會繼續試射”。

(撰稿 陳美華 責編 許書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