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踩到何禁忌? 文章被禁止分享

0
資料圖片:北京,農民工帶扛着鐵鍬鋤頭走在街道上。

“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主人翁岳某為了尋找兒子到辛苦地北京打工還染疫,引起廣大的共鳴。岳某找了一年多的兒子,中國官媒引述山東威海公安局稱已在2020年過世。而這篇衝上熱搜的新聞,1月21日已被禁止分享。

岳某在《中國新聞周刊》訪問提到17日他上郵局寄上訪信,他的大兒子在一家食品廠工作,2020年8月12日說肚子疼,被送到汽車站,不過兒子沒上車也沒回家,他上山東威海的派出所報警,希望能手機幫忙定位找人,只獲得回覆,成人不給定位手機;至於調監控,他們說只管車,不管人,也不給調。事情過了三個月才立案。

岳某的遭遇引起廣大的迴響與報道,山東威海公安機關成了關注的焦點。有網民提出質疑,“大數據可以輕易將一位苦苦尋子的父親挖出來,具體到他每天幾點幾分在哪裡做什麼,卻未曾幫他找到失蹤的兒子。 ”

21日中國官媒人民日報報道,榮成市公安機關2020年8月26日接群眾報警,在當地一水塘內發現一具高度腐敗的男性屍體。榮成市公安局採集岳某顯夫妻血樣進行DNA鑒定比對,並經威海市公安局複核,確定為岳某的兒子,但岳某夫妻對鑒定結論不予接受。現遺體存放於當地殯儀館未火化。

岳某的新聞經過一天轉載發酵後,21日微博隨即以該文章違反《即時通信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文章被禁止分享。有網友嘲諷,“新聞禁止了幹啥,去解決問題啊!”有人轉發截屏稱,“全國人都在心疼這個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卻偏偏有人不想這份辛苦被人看見。這次之後,我估計流調發布很可能會有變化,細節部分可能都要省掉,免得被人做文章。 ”引發留言串熱烈討論。有人回應:“真實的中國”、“國之悲哀”

“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遭禁止分享。(截圖自微博)

“不想被人看見不是辛苦,而是公安機關的玩忽職守,不是免得被人做文章,而是免得被人發現文章”有人則反諷,“畢竟我們已經全民小康了,怎麼會有這麼辛苦了百姓呢!”

訪民沒身份 找工作、租房都有被捕風險

“找工作打個零工唄,在路邊等着活。就是工地給人家搬東西、搬磚、搬水泥”。北京訪民甘先生(化名)告訴本台,在北京臨時工目前生活的現狀。

在北京的訪民黃女士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在北京臨時工的行情,日結帳行情約一百多塊,也有二百的。所謂的“搬磚”工作其實是拆房子之後,拆下來的磚塊交給臨時工去砍成好幾塊再搬運帶走。黃女士說,這種工作可不是總有,一個月能有一兩次已經很不錯。“難,你假設真的找到了,政府知道消息以後,馬上從工廠里就抓走,有的抓了還判刑呢!訪民難啊!我們在這很少。”

岳某18天僅1天就餐紀錄 訪民垃圾堆找生路

黃女士是資深訪民,在北京待久了,看多了不少訪民艱苦地在夾縫中求生存。黃女士說,幫助綠化還算是好差事,可不是常有,她生活周遭因為零時工很難找到工作,有人是靠撿瓶子過活。她看到大部分的訪民都是撿垃圾里的菜,有次她帶他們去郊區在垃圾堆撿。

網民對於禁止分享“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發表意見。(截圖自微博)

黃女士:“當時我都哭了,我說’走吧!姐帶你去吃飯’。真可憐,我不敢去想。他在人車底下撿白菜跟蔥,我不敢去想,一想我就哭,我一看就受不了了。”

“最心酸的流調中國人”岳某在18天內,只有一次就餐紀錄。像岳某這樣遭遇的人,黃女士也曾遇過有類似情況的散民。黃女士說,“有個女的夏天到我這來住,然後買了兩塊錢一個饅頭,吃得嗖嗖的,她說我今年這一年吃的就買一個饅頭,咬個洋蔥就那麼吃了,很慘!”

在北京漂流的臨時工不只是工作難找,有些人連個棲身之處都沒有。黃女士說,“橋洞底下、牆根,租房子也就那麼寥寥無幾。”黃女士解釋,像他們那樣身份的人,北京會要求房東不要租房子給他們。她自己就曾經到派出所鬧了十幾次,狀告房東拒絕租房。

北京“兩種流調”強烈對比 中產階級VS.臨時工

“有人說司馬南你刻意製造矛盾,什麼意思啊!我只是把我看到心裡動了一下的這麼個對比說說。”中國左派網絡意見領袖司馬南錄製一段“兩種流調”的視頻。

司馬南舉15日北京流調的另一個中產階級的例子與岳某做比較,1月3號一個人在沃爾瑪超市、在周大福、周生生首飾店逛店;一個人21時到第二天凌晨1:37某小區工作,後來又去垃圾站接着工作。 1月8號比較明顯,一個人在滑雪場滑雪,在購物場購物,在美容造型做美容美髮;另個人一天內在3個工地工作一直工作到晚上9點半。

司馬南:“看到疫情下生活的普通老百姓,他們另有一份我們通常不太理解的艱難。趙本山小品說’啥也別說,理解吧!’。”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在個人微博連發三篇相關新聞的帖子寫道,千千萬萬個岳某善良,堅韌,吃苦耐勞,遇了難自己撐着,不怨天尤人,他們參與支撐了社會的底盤,做出了各自有尊嚴的貢獻。胡錫進稱,“岳某不需要可憐,我們應當給予他的是一份尊敬,一份制度型的善待,和在他遇到難處時一份作為公權力義務的應有幫助。”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黃春梅 台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溫曉平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