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洪灾 习近平亲信刻意瞒报的启示

0

从中国国务院公布的报告看,这一事件涉及的层面远非河南郑州的地方官员,报告指,郑州当局瞒报死亡人数,直到“中央领导同志”多次要求才上报”。这位中央领导同志,就是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郑州720大水,虽然是一场罕见的暴雨造成,但是当局事先无预警,出事时地铁照旧全线开通,事发后无任何应急措施,致使一场特大暴雨,把中原一座四通八达的超大型城市,一夜之间化作荒原一般,更不知多少生灵涂炭。

当时流出的大量视频、照片、空拍显示,洪水袭来之时,许多市民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乘地铁或乘坐私家车上班,来不及逃跑,或卡死在隧洞,或淹死在地铁中,死亡惨重,民怨深重,官方却对民间的愤怒采取了瞒报、对敢于揭露实情的记者采取围堵的恶劣做法。

但是民愤太大,流出来的信息量太大,迫使中共高层介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亲赴郑州,要求彻查,从1月21日中国国务院公布的调查报告看,披露了几点重要信息:

其一,郑州官方能瞒就瞒。郑州大水事件引发海内外强烈关注,地铁线下班人员被堵死在地铁的照片,京广路被隧道数百辆小汽车被堵死在隧道的照片,不翼而飞,但是当局一再封锁信息,尽量缩小死亡数字,中国国务院报告最后确认郑州市死亡失踪380人,郑州市瞒报139人。

调查结果公布后,被官方数据捉弄怕了的民众反应不一,有人提起隧道数百车辆漂浮,人不知生死的场景,有人希望不要遗漏掉任何一位死者,让死者真正安息。还有人对报告指京广路北隧道里只淹了18辆车,没人死在车里,也提出质疑。

人口学者易富贤发推指出,郑州洪灾死亡人数被严重隐报,但当初胡锡进辩护说郑州不会隐报。现在官方也承认当初死亡人数隐报了37%,如果当初没有网民的质疑,而是一味为政府辩护,当局能调查吗?

的确,时为环球时报总编的胡锡进2021年7月21日发文称,“我相信河南灾害的情况不会被瞒报,在我们的体系中已经无法产生这种情况下的瞒报动机,那样做的风险完全不可承受。”不过,胡锡进周二改口:“其中有139人在不同阶段被瞒报,三分之一还多,感慨啊,瞒报在一些地方真的是个顽疾。”

其二,从官方报告披露的信息看,郑州当局“胆大妄为”。“国务院领导亲赴指导防汛后,郑州党政一把手4天没行动”。这是否与郑州市委一把手徐立毅出自习近平的“之江新军”有关?

李克强于去年8月18-19日专程奔赴包括郑州在内的河南灾区考察,要求彻查暴雨灾害。李克强当时表示,“对存在失职渎职的行为依法依规问责追责”,但是,外界观察到:“中国官媒对李克强视察河南的新闻报道很少,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当天主要报道了习近平、栗战书和汪洋的活动行程,没有提到李克强河南勘灾的消息。这再次引发外界有关习近平与李克强不和的猜疑。”

官方这次的报告直指郑州对已经掌握的信息隐瞒不报,8月18日-19日,“中央领导同志”考察河南期间,郑州市仍不如实报告,被视为习近平之江新军的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是否是在等习近平的指示?只要总书记不说话,“其他人说的话都不算话?”

不过,从国务院公布的结果看,李克强去年8月有关“对存在失职渎职的行为依法依规问责追责”指向明确,并且产生了效果。

作者:安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