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中紀委大片《零容忍》示眾一批高官,各不相同,彰顯中共政治複雜性?

0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reuters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掌權以來發動的大規模的反腐運動似乎遠未結束。儘管已有周永康、薄熙來、孫政才、徐才厚、郭伯雄等大老虎相繼落馬,但仍有孫力軍、傅政華一類人等繼續曝光。特別是在新年伊始,中共中紀委推出反腐大片《零容忍》,更凸顯了嚴酷的反腐鬥爭仍在繼續。隨着中共二十大在下半年的登場,預計還將有更多的老虎現身。反腐大片《零容忍》的推出意欲何在?警示高官?還是為二十大造勢?中共反腐的背後有着怎樣的隱情?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2022年新年伊始,中共中紀委推出一部大片《零容忍》,是想警示中共官員,還是為今年二十大造勢?

陳破空:我想兩種作用都有。不過,因為中共制度沒有改革沒有互相監督互相制衡的機制,所以腐敗永遠在路上,也永遠解決不了。因此警示作用其實起到的很小。因為中共過去有很多大案,拍片子來警示,沒有警示到任何的高官,高官的腐敗仍然是前赴後繼。所以更多的意義是為今年(中共)二十大鋪路或者說造勢。

但是,鑒於這個片子出自於中紀委,而中紀委書記現在的政治局常委趙樂際跟習近平之間有矛盾,所以其中所展現的人物,既可以說有些有利於習近平有些不利於習近平。也就是說,如果是為了二十大造勢的話,也是中共高層內部鬥爭的反映,中共高層各派在反應各自的一些政治的聲音,希望自己的那一派能夠在二十大卡位或者說削弱對方的派系。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如果說為今年中共二十大造勢,也是為今年二十大的權力鬥爭尤其高層的權力鬥爭服務。

法廣:片中最大的案子莫過於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一案。這是中共近年高官中拖得最久的大案,以前報道說孫力軍私存大量涉密材料,最後給他定下三項罪名,為什麼起訴時這項罪名不見了?您  覺得其中有什麼玄機?

陳破空:孫立軍這個案子拖了將近兩年,是最近一些年中共高官中拖的時間最長的案子。說明這個案子很複雜,而且中共也要給他湊集罪名。 後來的三條罪名,一個是“受賄罪”:這是中共高官普遍的罪。先抓人,後來去湊這個腐敗罪,都能夠湊到;第二條,是“操縱證券市場非法交易”。這個以前沒有聽說過,這是新的罪名;第三條,說他“私藏槍支”,或者說是“非法”擁有槍支。但是,大家注目的那一條,就是中共在過去多次提到他的時候都說他“私存、私放大量的涉密材料”。其實當時暗示的,就是他向澳大利亞泄密,有關武漢的大瘟疫,孫立軍在武漢大瘟疫期間,是公安部派駐武漢坐鎮的公安部副部長,因為他是中共高官中唯一擁有公共衛生管理碩士的高官。他的學歷是在澳大利亞取得的,所以當時的背景就是:事實上他向澳大利亞泄密,或者說向五眼聯盟泄密、有關中國大瘟疫的起源機密,有關武漢實驗室的秘密。這也是澳大利亞首先提出要調查大瘟疫來源的原因,也是中共通過經濟和貿易手段,報復澳大利亞的原因。裡面就涉及到孫立軍很明顯泄露黨國機密,但為什麼起訴中,這條消息(這個罪名)不見了呢? 我想有兩個原因:一個就是孫立軍本人可以不承認泄密了,他只說他有那些資料、材料,但是他並不承認泄密,因為泄密,恐怕是一個面臨死刑的問題;另一種可能就是:習近平和中共明知道他泄密了,但是為了在國際上好看,或者說不想在國際上授人以柄,最後就把這個泄露黨國機密案放下不表。如果說指控了他涉露黨國機密,那顯然就是讓武漢秘密、武漢的大瘟疫,就好像正讓澳大利亞和其他國家有文章可做,所以中共乾脆對這條罪名不提,寧願湊出其他罪名來懲處他,也是中共保全顏面或者說保全它的“政治安全”、也就是隱瞞大瘟疫來源的其中一個招數。

法廣:給孫力軍定下的三項罪名中,最關鍵的是非法擁有槍支,他作為公安部副部長,難道不能擁有槍支嗎?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陳破空:對,這條罪名也是讓外界覺得匪夷所思。因為作為公安部的副部長,經常要執崗或者說要履行職責、還要帶人履行職責,必然是要配槍支。說他是違反槍支管理法、非法的擁有槍支,不好說別的原因。實際上就是這個傳言中,孫立軍涉及政變涉及暗殺有密謀暗殺、刺殺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計劃,他就有可能有私人的軍火庫,組織了私人的人員,準備行動。準備行動的時候,就有這些槍支的預備,所以中國也是為了顧面子,也是為了給習近平找台階下,不想讓外界覺得有那麼多的政變暗殺謀殺,或者說針對習近平。那麼就找了另外一個罪名來指控他,就說是“非法擁有槍支”,不提暗殺的事情。但是另一方面也可以說,孫力軍是“預謀”要暗殺,並沒有行動,他也可以說:我還沒有執行。在中國,預謀暗殺不能當作一個罪,只好去用一個“非法擁有槍支”來指控他。不過,這一條和“泄密”這一條,才是這個案件的根本。一條是暗殺一條是泄密,才是孫立軍被抓被捕的關鍵的原因,而其他什麼經濟罪名,都是拼出來的罪名,是所有的高官都有的普通罪名。

法廣:中紀委這部大片,不僅讓孫力軍出來示眾,還有其他一批政法系統的高官,指控他們是孫力軍的同案,他們究竟犯了什麼?

陳破空:中紀委這部大片《零容忍》中,在公安系統和政法系統,除了讓孫立軍出來示眾、假裝表示懺悔之外,還涉及了其他高官,放了前司法部長傅政華的鏡頭,(他)在一個審查書上簽名。傅政華是在前不久中共的國慶節才被捕,現在案件還沒有展開,所以只展示了一個他簽字的鏡頭。

另外其他就還涉及到幾個省的政法高官,比如:江蘇省的政法委書記王立科還有山西省的公安廳長劉新雲還涉及到重慶市的公安局長兼副市長鄧恢林,還有上海的公安局長兼副市長龔道安,總共加起來六個人,就恰恰應驗了這兩年來的傳聞即:有一個政法系統的暗殺集團,組成了政變集團暗殺集團以孫力軍為首要,對習近平不利。中共媒體上也透露過說:(他們)意圖利用在南京公祭的時候國家領導人前往參加的時候,對領導人不軌,指的就是這個案件。這個案件在這個片子中展示了六個高官,表面上說他們的腐敗罪,實際上避而不提他們串謀就是要暗殺刺殺謀殺習近平,或者發動政變。所以他們用的詞語就是:他們政治上拉幫結派團團伙伙,甚至說“成伙做事”控制要害部門。所謂控制要害部門,就是控制公安部或者控制政法部門,實際上沒有把這個暗殺說出來。但是,可以說是已經昭然若揭。當然這個片子只提到這六個高官,其實還有很多的官員的名字,都來不及提到,因為這個案子,以江蘇省為主,還涉及到江蘇省刑警總隊的總隊長羅文進,還有江蘇省的安全廳副廳長嚴明,他們都屬於這個案子。所以通過一種包裝,把這個刑事大案、謀殺大案遮掩了,所展示的彷彿是一個腐敗的案件。但是,凡是追蹤過這些新聞的人都可以看出來,這是中共內部的一個重大的醜聞,或者說重大的懸念,就是針對習近平的暗殺圖謀。

法廣:中紀委大片,還示眾了貴州省委副書記王富玉,普遍認為他是人大委員長栗戰書的親信,這是否與栗戰書前一段失聯兩周有關聯?

陳破空:對,很可能有關聯,因為栗戰書在年底到年初非常意外的消失了兩個星期,傳言滿天飛。而這個王富玉,以前是貴州省的副書記,是栗戰書當時當省委書記時他的左右手,是親信、心腹。他貪腐金額巨大,這兩天他被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在中紀委這個《零容忍》的片子中,讓他示眾的時候,他似乎也話中有話說:自己 “吃穿不愁,要那麼多錢來幹什麼?”,所以他用第二人稱說:“你要錢幹什麼呀,埋你呀”?有可能他是在對栗戰書喊話,因為這個案子對栗戰書極為不利,因為一旦是他的心腹、親信涉案,一般都會涉及栗戰書本人,因為這個案件的特點就在於說,王富玉已經退休了,還利用他的影響力來為其他人謀取利益和好處,其實他並沒有什麼影響力,真正的影響力是栗戰書。因為栗戰書是在位的黨和國家第三號領導人、人大委員長政治局常委,也就是說,王富玉為他的求官、謀官,是通過栗戰書,也就是說,他的行賄受賄,這些數額有相當一部分,應該是到了栗戰書或者栗戰書家族。那麼極有可能在中共高層引起反習陣營藉機發難,因為栗戰書是習近平的親信、心腹,是習家軍的領頭人物,讓反習陣營在中共高層提出這個案子,對栗戰書非常不利,栗戰書就可能消失兩周,是跟這個事件有關,也可能是健康問題。但是栗戰書作為現任的政治局常委,在他在位的時候受到查處是很難的,因為在鄧小平之後的年代還沒有過。一個政治局常委要受查處,都是要在卸任之後,就像周永康那樣。所以栗戰書將來會不會受到查處,在卸任之後?還可以拭目以待。但是王富玉這個案子絕對是對栗戰書的重創,間接地,也就是對習家軍整體的重創。

法廣:中紀委大片中,也示眾了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因為他是習家軍人物,讓外界特別關注周江永遭查處是否也打擊了習近平?

陳破空:周江勇遭查處,還有杭州浙江的大批官員,現在遭曾中紀委圍困審查,的確是對習近平和習家軍的打擊。因為周江勇是被稱為浙江習家軍中的“之江新軍”、浙江軍;而且說是“之江新軍”的新秀後起之秀。因為他是六零後,習近平對他的規劃是,先當杭州市委書記,後來要計劃調到廣東當副省長,之後就要在廣東主政,然後調進中央,做政治局委員,逐漸成為下一代的習家軍人物,入主中央,或者是進入中央權力中樞。

但是,中紀委在這裡打貪涉貪的時候,就發現了習家軍大量的涉案,所以打下了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對習近平、習家軍極為不利。現在杭州市的兩萬多名官員都在中紀委的約束下,要求他們自查和互查。浙江是習近平的權利發祥地,也是習家軍的主要輸送地。周江勇落馬和現在拿到大片中來示眾,對習近平來說是很不光彩的一件事,或者說很丟面子的一件事,而且周江勇還會帶出其他很多的浙江的習家軍。所以通過這個打擊可以看出:現在掌握中紀委的趙樂際跟習近平之間有矛盾,因為以前的秦嶺風波,習近平拉下了趙樂際的那些舊部包括趙正永等以前陝西省委書記的一班官員,現在趙樂際打下周江勇還有打下王富玉,相當於是對習近平栗戰書的一個報復,這就曲折的反應了中共高層複雜的鬥爭。所以這部大片所呈現的這些人物是有不同的來源,有的是反習近平的,有的是屬於習近平的習家軍。有的是屬於栗戰書的親信,所以這種複雜的來源就反映了中共高層複雜的政治鬥爭,也可以預示今年二十大最高權力重組的時候,也面臨一場複雜的高層權力鬥爭,恐怕會很激烈、很驚險。

作者: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