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生率再创新低 观察人士:恐影响经济及社会发展

0
11

在北京一个公园里游玩的家长和儿童。(2021年6月1日)

台北 —中国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出生率降至7.52‰,创下43年以来新低,也是连续5年下降。对此,多位观察人士表示,中国出生率低迷已经是“不可逆”的趋势,即便中国实施“三孩政策”来鼓励生育,但短期措施大多难以减轻民众养育子女的经济压力,少子化和人口老化的现象可能冲击到中国长期的经济及产业结构。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1月17日所发布的统计,2021年全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死亡人口1,014万人,人口年净增48万人,自然增长率只有0.34‰,相较于历史数据,去年的出生和净增长人口均创下1962年以来新低,而出生率也是继2020年来,再度跌破千分之10。

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记者会上表示,去年出生人口比前一年减少,主要是因育龄妇女人数持续下滑、生育观念改变以及新冠疫情延后了民众的生育安排。

“躺平”潮造就低出生率 学者:数据高估

针对中国近几年出生率呈“断崖式下降”,位于南台湾高雄的中山大学政治经济系副教授李明轩分析,这显示中国年轻人高喊“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口号的“躺平主义”当道,多数人普遍对未来发展不具信心。

位于台湾高雄的中山大学政治经济系副教授李明轩位于台湾高雄的中山大学政治经济系副教授李明轩

李明轩告诉美国之音:“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高额的房价,再加上低廉的工资,都让(中国)年轻一代产生严重的相对剥夺感,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养活自己都已经不够了,何况还要结婚生子,还生第二子吗?”

长期关注中国人口政策的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资深科学家易富贤也同意李明轩的看法。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出生率低除了与高房价、低收入有关之外,社会保障制度不足,也让民众难有意愿生小孩。

一般认为,从统计数据或可看出,中国可能已提早进入了人口零增长时代,而且实际状况可能更糟。出版过人口专著《大国空巢》的易富贤认为,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字“严重灌水”,据他估计,中国实际的出生人数可能更低。

易富贤说:“很严重的灌水。(2021年)出生数,我认为可能不到900万。中国的真实人口应该不到12.8亿,根本没有官方所公布的14.1亿人口。”

饱尝一胎化苦果 短期政策难催生

面对少子化挑战,北京并不是没有提出因应政策。

为了提高新生儿数量,中国早于2011年实施“双独两孩”政策,意即若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就可生育两个子女。 2013年更进一步放宽,宣布“单独两孩”政策,也就是夫妻中只要有一人是独生子女,就可生养两个小孩。

然而,根据总部位于香港的统计公司CEIC的数据显示,2014年,也就是“单独两孩”政策推行后的隔年,中国新增人口仅从660万微幅升高至710万,显示政策并未发挥太大的实质效果。

2015年,中国再松绑生育政策,并放宽为“全面两孩”,等同宣告全面终结实施30多年的一胎化政策。根据官方数据,虽然2016年的新增人口跃升至800万,随后几年的新生儿数量却呈直线下滑趋势,2019年甚至跌至只有467万,比“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前的出生人口还少。

为何中国政府近年所提倡的生育政策都无法起到太大作用呢?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所长陈建甫认为,不只中国,包含西方或亚洲等出生率低的国家,政府短期的措施都很难说服民众多生小孩,因为就算政府提供补助,也难减轻大部分人在养育子女上所负担的经济压力。

条件差 偏远地区男性娶妻难

陈建甫告诉美国之音:“这样的社会压力之下,生孩子所付出的教育成本跟居住环境的成本,远高于政府所谓的诱因。中国另外一个隐藏在冰山之下(的原因)是,有很多偏远地方的(男性)找不到老婆,目前为止,婚配关系也成为中国大陆很严肃的问题。”

陈建甫说,一胎化政策虽已废除,但独生子女成年后,必须独自扛起家里的经济重担以及照顾双亲的压力,因此大都无暇“增产报国”,尤其养育小孩的成本越来越高,一胎都勉强维持了,很难再负担第二胎,这都是中国政府在实施一胎化时未考虑到的,可以说,中国现在已经深陷一胎化政策不周的“苦果”。

人口学家,《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人口学家,《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

人口学家易富贤也认同陈建甫的观点。他说,中国当年就算不实施计划生育政策,随着社会及经济发展,出生率自然会下降,这显示,30多年来强制实行的一胎化政策“完全没有必要”,但却严重冲击到未来的中国社会。

易富贤说:“(一胎化)是完全错误的一个政策,无功于当代,有害于千秋,会对中国的长远的经济跟社会,几十年甚至数百年,造成很大的负面的影响。”

针对目前人口逼近零增长的窘境,中国于2021年8月通过“三孩政策”,修正过的人口计生法除了规定一对夫妻可生育三名子女外,国家也将在教育、住房及就业等方面给予支持,减轻家庭负担。

不过,中国国家卫健委承认,三孩政策才刚落地,短期难有明显效果。

少子高龄化恐冲击财政,逼产业重整

除了出生率年年下跌,随着中国人均预期寿命持续提高,高龄人口也不断上升。

中国于去年发布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报告,报告中显示,65岁及以上人口为1亿9064万人,占总人口的13.50%。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当时表示,老年人口比例快速上升,显示高龄化将成今后一段时期中国的基本国情。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 的定义,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7%时为“高龄化社会”(aging society);比例达14%时,则被视为“高龄社会”(aged society);若比例攀升至20%则进入“超高龄社会”(super-aged society)。依照世卫的定义,中国现已逼近“高龄社会”。

对此,台湾淡江大学的陈建甫警告,中国出生率递减已是不可逆的趋势,再加上随着老年人口不断增加,抚养比例也将攀升,这可能对中国的财政及社会发展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

陈建甫说:“中国坚持老人都必须受到照顾。可是在倒金字塔的结构之下,年轻人愈来愈少,愿意抚养的人也越来越少。这才是压垮中国财政的很重要的一根稻草。一个大国在人口结构、在转型过程里面,有没有办法让下一个世代愿意生小孩子,通常都会影响到一个国家人口的流动的情况,也影响到整个国家在社会福利保障制度的面向,可能会引起社会维稳的一些问题。”

此外,陈建甫说,出生率低迷意味着中国的劳动力将越来越不足,可能迫使境内产业必须重整。

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所长陈建甫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所长陈建甫

陈建甫说:“人口红利不见、年轻人负担增加,这样的结果自然会恶化人口生育率,让中国在年轻劳动力出现断层。整个经济找不到出口,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结果),就是基本工资也开始往上调,他们就会改变产业结构,相较之下,中国的劳力密集产业可能一一退出中国,外国企业就必须负担比较高的劳动成本。人口的议题蛮关键,它牵涉劳动成本,还有产 业结构调整。”

台湾中山大学的李明轩则说,少子化可能导致新创产业的发展受限。

李明轩告诉美国之音:“年轻人往往是一个经济体系里面创意和活力的来源,这有可能会造成一个国家的产业创新或是创业的减少,对经济成长成为挑战。”

婴儿荒拖累经济 中国恐难超车美国经济

由于中国的婴儿荒可能冲击到经济,因此,有观察人士将此视为中国挑战美国经济霸主地位时的“变数”。

根据英国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CEBR) 的统计,美国目前仍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中国位居第二。不过,包括英国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及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等机构都预估,中国的经济总量恐将于2028年超越美国,因为美中两国疫情后的经济复苏出现明显差距,将使得中国“超车”的时间提早。

然而,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易富贤曾断言,若中国要于2028年实现经济总体量超越美国,未来6年的年经济增长率都必须超过7%,但中国劳动力已于2014年左右开始减弱,再加上人口急剧老化,因此他认为,这目标不太可能实现。

此外,他还预测,2030至2035年间中国的各项人口数据都将逊色于美国,这代表中国的经济成长增速将于2035年左右开始比美国低,因此易富贤认为,“中国经济永远不会超过美国”。

易富贤认为,中国人口数据长期有灌水的嫌疑,这不仅会导致中国政府误判形势,还将影响美国的中国政策。

易富贤说:“他们(中国)战略的误判,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极度地危险,并且成本是很高的。比如说,中国盲目扩张的话,会导致国际社会环境恶化,代价很大。西方国家要阻止中国崛起的话,(从中国进口)产品也很昂贵,所以误判的成本是很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