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虽有待生效,但影响基督徒信仰生活日益明显

0

(中国-2022年1月21日)中国目前正在实施一种复杂的宗教监视、操纵和迫害形式,迫使数千万的基督徒不得不在社交媒体放弃使用基督教的信仰术语,宗教词汇,以及放弃所有被官方所定义的与基督教内容有关的语音,视频、及文字的传播,违反者将面临刑事责任。

由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和国家安全部5个部门联合制定的一部名为《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的管制文件,即将于今年3月生效实施。

这部管理文本还没有生效实施之前,中国地方的政府官员已经向基督徒传达了禁令。

近日(1月16日),据一位定居纽约的一名女性基督徒说,不久前,她和她在中国的年迈母亲使用社交媒体微信进行了一次视频通话,在结束讲话后,母女在微信视频中祷告。

第二天,她的母亲语音留言给她说:“现在,祷告时连耶稣两个词也不可以说了。”说“靠救主”也是不行……“村里干部昨天来找我了,要求我不要在微信上传教。”

另一位纽约的基督徒,同样来自中国,在和她的母亲聊到有关当地信仰的自由状况时,她的母亲告诉她说:我们教会已经接到干部(官员)的命令。现在我们在微信群上祷告时,不能说“为掌权执政者祷告”,“更不能指名道姓说为习近平主席祷告,不能求上帝叫他悔改之类的,都不可以了。之前有些人是有为领导人祷告的,现在不让了。”“我们祷告结束连应‘阿们’也不可以了。她说,3月后我们能不能在微信群祷告都是一个问题。

这些最新的口头禁令与当局颁布的《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直接有关。

中国基督徒已经开始在该“管理办法”生效实施前,提前做好准备,他们纷纷的修改微信群名,改网名昵称,以规避抵触“管理办法”所规定的内容,避免被永久封号,甚至被追究刑事责任。

由于互联网的普及,中国几乎人人都有手机,微信这个被称为“全能的网络社交平台”,犹如怪物一样闯进人们的生活。中国人用微信下订单、付钱转帐,通话联络,疫情期间扫“健康码”(确认有无感染新冠病毒)等,各个领域无所不用。微信公众号也一直是社交订阅最重要的入口和门户。

基督教媒体在中国是不被允许的,无论是报刊杂志,还是广播电视,这款新的社交媒体给了新的契机,带给基督教传播的巨大机会。基督徒广泛的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个人生活,还包括了发布个人的宗教体验、教会活动消息、甚至讲道视频链接等。微信群最多可以邀请多达500名成员,许多基督徒将此作为信仰生活交流的一部分。在这些群组中,进行跨地区的交流、语音查经、语音证道、语音唱诗、发布教会活动消息等等。

在2019年中国武汉疫情大爆发期间,政府关闭了所有的宗教活动场所,基督徒的信仰生活受到直接的影响。基督徒的主日聚会(俗称:星期日)被迫转为在线崇拜形式,以Zoom、或其他各款网络软件进行在线聚会。至今教堂还没有全面获准开放,即使那些地区疫情早就得到了控制,针对宗教的网络禁令已经开始。

这几乎就是切断了一切形式的宗教活动。不过部分地方也有准许重新半开放教堂的情况,但必须严格实施人数控制,以及教堂门口必须实施人数监测,有的地方,一个教堂一场聚会限于100人,也必须严格受“健康码”所要求的检测和监控。

《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将在3月1日生效,除非取得省级政府部门的许可,不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在互联网上传教,不得开展宗教教育培训、发布讲经讲道内容或者转发、链接相关内容,不得在互联网上组织开展宗教活动,不得直播或者录播宗教仪式。明确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在互联网上以宗教名义开展募捐。”

若取得《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的宗教团体、宗教院校和寺观教堂,可以通过其依法自建的互联网站、应用程序、论坛等由宗教教职人员、宗教院校教师讲经讲道。但是前提是阐释教义教规中要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引导信教公民爱国守法。与习近平出席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中提到的宗教“中国化”相呼应。

参与讲经讲道的人员实行实名管理,以及参加教育培训的人员也要进行身份验证。

此法的实施让中国基督徒进入严冬。大到网络宣教小到线上崇拜,以及微信群的宗教实践,祷告,信仰链接分享等,按此法的规定都将归类于非法行为。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