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雖有待生效,但影響基督徒信仰生活日益明顯

0

(中國-2022年1月21日)中國目前正在實施一種複雜的宗教監視、操縱和迫害形式,迫使數千萬的基督徒不得不在社交媒體放棄使用基督教的信仰術語,宗教詞彙,以及放棄所有被官方所定義的與基督教內容有關的語音,視頻、及文字的傳播,違反者將面臨刑事責任。

由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和國家安全部5個部門聯合制定的一部名為《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的管制文件,即將於今年3月生效實施。

這部管理文本還沒有生效實施之前,中國地方的政府官員已經向基督徒傳達了禁令。

近日(1月16日),據一位定居紐約的一名女性基督徒說,不久前,她和她在中國的年邁母親使用社交媒體微信進行了一次視頻通話,在結束講話後,母女在微信視頻中禱告。

第二天,她的母親語音留言給她說:“現在,禱告時連耶穌兩個詞也不可以說了。”說“靠救主”也是不行……“村裡幹部昨天來找我了,要求我不要在微信上傳教。”

另一位紐約的基督徒,同樣來自中國,在和她的母親聊到有關當地信仰的自由狀況時,她的母親告訴她說:我們教會已經接到幹部(官員)的命令。現在我們在微信群上禱告時,不能說“為掌權執政者禱告”,“更不能指名道姓說為習近平主席禱告,不能求上帝叫他悔改之類的,都不可以了。之前有些人是有為領導人禱告的,現在不讓了。”“我們禱告結束連應‘阿們’也不可以了。她說,3月後我們能不能在微信群禱告都是一個問題。

這些最新的口頭禁令與當局頒布的《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直接有關。

中國基督徒已經開始在該“管理辦法”生效實施前,提前做好準備,他們紛紛的修改微信群名,改網名昵稱,以規避抵觸“管理辦法”所規定的內容,避免被永久封號,甚至被追究刑事責任。

由於互聯網的普及,中國幾乎人人都有手機,微信這個被稱為“全能的網絡社交平台”,猶如怪物一樣闖進人們的生活。中國人用微信下訂單、付錢轉帳,通話聯絡,疫情期間掃“健康碼”(確認有無感染新冠病毒)等,各個領域無所不用。微信公眾號也一直是社交訂閱最重要的入口和門戶。

基督教媒體在中國是不被允許的,無論是報刊雜誌,還是廣播電視,這款新的社交媒體給了新的契機,帶給基督教傳播的巨大機會。基督徒廣泛的通過微信朋友圈發布個人生活,還包括了發布個人的宗教體驗、教會活動消息、甚至講道視頻鏈接等。微信群最多可以邀請多達500名成員,許多基督徒將此作為信仰生活交流的一部分。在這些群組中,進行跨地區的交流、語音查經、語音證道、語音唱詩、發布教會活動消息等等。

在2019年中國武漢疫情大爆發期間,政府關閉了所有的宗教活動場所,基督徒的信仰生活受到直接的影響。基督徒的主日聚會(俗稱:星期日)被迫轉為在線崇拜形式,以Zoom、或其他各款網絡軟件進行在線聚會。至今教堂還沒有全面獲准開放,即使那些地區疫情早就得到了控制,針對宗教的網絡禁令已經開始。

這幾乎就是切斷了一切形式的宗教活動。不過部分地方也有準許重新半開放教堂的情況,但必須嚴格實施人數控制,以及教堂門口必須實施人數監測,有的地方,一個教堂一場聚會限於100人,也必須嚴格受“健康碼”所要求的檢測和監控。

《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將在3月1日生效,除非取得省級政府部門的許可,不然“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在互聯網上傳教,不得開展宗教教育培訓、發布講經講道內容或者轉發、鏈接相關內容,不得在互聯網上組織開展宗教活動,不得直播或者錄播宗教儀式。明確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在互聯網上以宗教名義開展募捐。”

若取得《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許可證》的宗教團體、宗教院校和寺觀教堂,可以通過其依法自建的互聯網站、應用程序、論壇等由宗教教職人員、宗教院校教師講經講道。但是前提是闡釋教義教規中要有利於社會和諧、時代進步、健康文明的內容,引導信教公民愛國守法。與習近平出席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中提到的宗教“中國化”相呼應。

參與講經講道的人員實行實名管理,以及參加教育培訓的人員也要進行身份驗證。

此法的實施讓中國基督徒進入嚴冬。大到網絡宣教小到線上崇拜,以及微信群的宗教實踐,禱告,信仰鏈接分享等,按此法的規定都將歸類於非法行為。

(對華援助協會特約通訊員高珍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