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子:全面降調

0

作者:華子 (中國大陸)

1月17日,x在2022年達沃斯經濟論壇發表視頻講話,與一年前相比,此次講話放棄了以往高調的“全球治理”,而是希望主要發達國家“採取負責任的經濟政策”。一年來世界格局和中國局勢的顯着變化,令中g領導人不得不收起了爭霸的姿態,轉而試圖繼續承諾“改革開放”來留住外資。中g領導人的講話被迫全面降調。

一年前,2021年1月25日,x也曾在達沃斯論壇視頻發言,新華社報導的題目是“讓多邊主義的火炬照亮人類前行之路”,新華社在置頂大頭條還加註,“強調解決時代課題,必須維護和踐行多邊主義,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當時x的講話,主要是公開向拜登高調喊話,準備以平起平坐的姿態,全面參與甚至引領“全球治理”。

一年後,新華社報導x的講話題目是“堅定信心 勇毅前行 共創後疫情時代美好世界”,也放在置頂大頭條,但加註的內容卻縮水不少,僅稱“讓希望的陽光照亮人類,中國有信心為世界奉獻一場簡約、安全、精彩的奧運盛會,把脈時代之變,擘畫人間正道”。

顯然,沒敢再繼續高調宣稱“解決時代課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隨着“東升西降”願望的落空,中g領導人試圖指點世界的心態好像也沒了。

一年前的講話中曾提出,“多邊主義的要義是國際上的事由大家共同商量着辦,世界前途命運由各國共同掌握”,“不搞唯我獨尊”,“不能由一個或幾個國家發號施令”,“不能誰胳膊粗、拳頭大誰說了算”,要“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體系”。

一年後的講話僅稱,“摒棄冷戰思維,實現和平共處、互利共贏”,“國家之間難免存在矛盾和分歧,但搞你輸我贏的零和博弈是無濟於事的”,“要堅持對話而不對抗”。

中g一年來向美國、西方不斷挑釁,最終看到了實力的差距,中g領導人講話雖然也說了一句,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但顯然開始擺低自己的位置,全然沒有了一年前“全球治理”的高調。

x講話還稱,“種種圍堵、打壓甚至對抗”,“有百害而無一利”。

這句話點出了中g一年來不斷陷入國際孤立的實質,轉入低調應屬無奈。

一年前,x的講話就曾提到,反對“利用疫情搞‘去全球化’、搞封閉脫鉤”,並希望“維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順暢穩定”;還稱反對“搞‘小圈子’、‘新冷戰’”;“要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不搞割裂貿易、投資、技術的高牆壁壘”,“鞏固二十國集團作為全球經濟治理主要平台的地位”。

一年來,中g領導人的這些擔憂都一一成真,全球化正在加速遠離中國,中g自己還不斷瞎折騰,令供應鏈岌岌可危。中g企圖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越來越飄渺,但美、日、澳、印“四方機制”、G7+4峰會、美國和歐盟、美英澳AUKUS軍事同盟、北約等卻不斷加大塑造了不同範圍、不同領域的“共同體”。中g非但參與不了“全球治理”,還被各國有意地隔絕在外。

2021年,中共領導人缺席了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主動放棄了幾乎最後一個關鍵的國際合作平台,今年的講話也不再提。

一年前的講話還稱,“科技成果應該造福全人類,而不應該成為限制、遏制其它國家發展的手段”,不能“動不動就搞脫鉤、斷供、制裁”、“貿易戰、科技戰”。

一年後,面對嚴酷的現實,x的講話不得不承認,“出現了很多逆流、險灘”,並呼籲“堅持拆牆而不築牆、開放而不隔絕、融合而不脫鉤”。

中g不僅不敢再提爭霸世界,而且顯然害怕被世界徹底隔絕,怎能不放低姿態?

今年的講話還稱,“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紊亂、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能源供應緊張等風險相互交織”,“全球低通脹環境發生明顯變化”,“如果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急剎車’或‘急轉彎’,將產生嚴重負面外溢效應”,希望“主要發達國家要採取負責任的經濟政策,把控好政策外溢效應,避免給發展中國家造成嚴重衝擊”。

2022年,美國和西方主要國家都準備多次升息、抑制通貨膨脹;中g卻正在反其道而行,準備減息、量化寬鬆以刺激經濟。x喊話“主要發達國家”要“負責任”,等於承認中國只是發展中國家,雖然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實際對世界經濟的影響有限,相反西方各國經濟卻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着中國。

x一年前後的講話對比鮮明,中g的虛張聲勢很快就現出了原形。

一年前,x的講話宣稱中國徹底“脫貧”,今年沒法再提。

一年前的講話還稱中國有“超大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為世界經濟復蘇和增長注入更多動力”。

一年後的講話僅稱,“雖然受到國內外經濟環境變化帶來的巨大壓力,但中國經濟韌性強、潛力足、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

中g領導人自然不能把一個月前的經濟工作會議和盤托出,當時中共高層罕見承認“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如今沒法再畫“超大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的大餅了。

一年前的講話還稱,“中國將繼續推進科技創新”,“加大科技投入”,“構建新發展格局、實現高質量發展”。

一年後的講話不再談科技創新,僅稱“將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歡迎各種資本在中國合法依規經營”。

隨着芯片大躍進等的失敗,自主創新成了空話,中g領導人也只能希望外資跑得慢一點。不過,x的講話一面稱“改革開放”,一面又強調“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如此自相矛盾的D文化表述,只會增大外資企業的疑慮。

講話還提到了“共同富裕”,但解釋為“不是搞平均主義”,又稱最終把“蛋糕”分好。這話似乎也在給外資企業吃定心丸,但同樣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這話也讓中國老百姓徹底明白了,“共同富裕”不會“平均”到老百姓頭上,仍然是中G權貴們的分贓遊戲而已。

講話中也談到了氣候變化國際合作,但稱“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目標還是“2030年前碳達峰”。

2022年伊始,X在國際場合第一次發聲,幾乎沒有做出什麼承諾。他雖然繼續稱“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還介紹了中國黃曆虎年,稱“虎是勇敢和力量的象徵”,但他的講話卻全面降調,全然沒有了中G百年慶典的底氣。

這番低調講話或許是為了北京冬奧會最後造勢,或許也表明中G二十大的內鬥確實兇險,更反映了中G內外交困的無奈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