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周刊:拜登政府是如何迷失方向的

0

花生和阿鴨 旁觀者世界 2022-01-21

Image

美國左翼媒體《時代》周刊(Time)今天在網上發布最新一期的文章封面:”第一年”。只見圖上的拜登坐在正在漏雨的白宮辦公室里,他停下手中的筆,眼神茫然地展開另一隻手,去接頭頂上烏雲不停落下的雨水。

《時代》周刊這篇封面指的是拜登已就任美國總統一年。辦公桌上堆疊的文件分別名為”通貨膨脹”、”普京”、”重建美好未來法案”、”投票權改革法案”、”川普2024″;而堆積在拜登身後的紙箱則寫着”新冠病毒快速診斷檢測”字樣。

《時代》周刊將此文章封面圖附加說明:“拜登政府是如何迷失方向的”
 
《時代》發表的文章中,分別以多個時間點,梳理拜登上任以來的”政績”:
 
去年10月,拜登前往國會山莊與眾議院民主黨人會面。該黨成員一直對他提出的立法提案存在分歧,不過民主黨黨內領袖認為,只有拜登才能將他們團結在一起。相反的是,拜登想讓他們重新開始,此舉震驚了黨內核心觀念。當他離開時,一名成員走近他,懇求道:”總統先生,我們需要一個計劃”,但據知情人士透露,拜登沒有回答。
 
文中指出,三個月後,拜登的”社會支出法案”和”氣候計劃”的命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不確定。他承諾要解決的疫情失控;通貨膨脹達到40年以降的最高點,抵消了工資上漲帶來的影響;邊境一片混亂、暴力犯罪繼續攀升。他的支持率已經跌至40%出頭,在許多美國人的眼中,”失望感接踵而至”。
 
一年過去了,人們越來越覺得拜登已迷失了方向。一個承諾要恢復職能和常態的政府似乎無能為力,反應遲鈍
 
拜登被多個問題搞得措手不及。他曾多次與參議院達成協議,但都以失敗告終。前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就美國與俄羅斯不斷升級的緊張關係以及從阿富汗的混亂撤軍主持了會議。前美國駐喀布爾大使瑞安·克羅克說,這對美國在海外的信譽造成的影響可能是長久的。
 
長文最後,《時代》描述了這樣一番場景:在國會大廈,記者們聚集在拜登周圍,尋求他對未來的看法——”一個計劃”。拜登只是聳了聳肩說道:”我希望我們能完成這項工作”,不過他緊接着又說:”但我不確定”。
 
在《時代》文章下面,不少美國網友網友留言:”拜登執政的第一年很糟糕”、”看來暴風雨要來了”。
 
當拜登走過他就職一周年大關時,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內部人士正在爭論如何處理選民對民主黨立法落差帶來的失望,這讓尋求2022捲土重來的民主黨面臨挑戰。但一些消息人士說,白宮外部對如何做到這一點缺乏共識。這讓很多人感到擔憂。

美國媒體《The Hill》的報導,一位與領導層有接觸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成員說:”我們從來沒被徵求過意見,關於如何圍繞投票權法案和如何宣傳’重建更好’法案”。該成員說:”談話要點是由那些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們是誰的人寫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中有一些人,比如從州長到當選的全國委員會成員,到工會領導人,他們應該被徵求意見,但他們沒有”。
 
民主黨人處於一個艱難境地。善意正在消失。
 
《The Hill》指出,民主黨曾享有的寬限期也在減少,一些人質疑他們在推動許多事情上的願望。有人認為喬·曼欽(Joe Manchin)和凱斯滕·西內瑪(Kyrsten Sinema)兩個民主黨人是黨內取得兩個關鍵性勝利的明顯障礙,但很少人說拜登完全沒有責任
 
科羅拉多州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成員Jeri Shepherd說:”我們被邀請考慮的大多數信息,更多是積極的語氣。這並不全是壞事。但與此同時,我認為一些信息傳遞已經被遺漏。我們需要更多地關注草根階層,而不是試圖安撫捐贈者階層”。
 
民主黨黨內一些人批評領導層將公眾的期望值定得過高,而將取得的成果降得太低。
 
然而民主黨的麻煩不單單是”沒有一張合格的成績單”。
 
根據美國權威調查機構Politico最近的一份報告,民主黨人開始承認他們正在失去拉丁裔選民的支持,因為離中期選舉的時間不多了,不可能做任何能產生重大影響的事了。
 
該報告說,為了保持在眾議院和參議院的多數席位,民主黨需要一個很高的拉丁裔投票率。可是拉丁裔民主黨領導人和特工人員越來越擔心,在2022年中期選舉之前,已經沒有時間做任何會產生重大影響的事情了
 
Politico承認,在上次總統選舉期間,川普在全國各地的拉丁裔社區取得了巨大的支持,這讓民主黨人感到震驚,因為人們逐漸擔心民主黨在拉丁裔選民中的傳統優勢將在11月選舉中繼續被削弱。
 
Voto Latino的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庫馬爾(Maria Kumar)表示:”從智力上講,民主黨人知道他們有問題。但我還沒看到使其轉化所需的投資。”
 
Politico解釋說:”拉美裔是全美人口增長最快的群體中最大的一個。長期以來一直被視為穩固的藍色民主黨選民。雖然拜登在2020年獲得了大多數拉丁裔選票,但川普在全國100個西班牙裔占多數的78個縣中提升了他的優勢
 
Image
 
“自那時起,一連串的報告、分析和民意調查表明,如果民主黨不改變目前的做法,就有理由擔心。民主黨研究公司Equis最近的一份調查報告發現,大多數拉美人認為,民主黨人認為他們是理所當然的民主黨選民。報告還發現,川普關於疫情大流行和經濟政策在拉美人中很受歡迎,而共和黨稱民主黨擁護極左主義的說法也很奏效。
 
Catalist公司對民主黨選民數據的分析發現,2020年,川普在拉丁裔選民中的支持率增加了8%。儘管最終數據顯示每10個拉丁裔選民中就有6個支持拜登,但庫馬爾表示,佛州是民主黨人”在溝通和聯繫方面有缺陷”的州,因為陽光之州是川普取得最顯著支持的地方:”川普和共和黨從未離開過佛州。他們不斷培養,並與拉丁裔社區溝通。”
 
另一位民主黨戰略家、桑德斯(Bernie Sanders)競選總統活動的高級顧問羅查(Chuck Rocha)說,民主黨的部分問題是因為拉美人沒有擔任重要職位。”當競選活動的決策層沒有有色人種時,我們的選民就成了事後諸葛亮,你的表現就會不佳,因為你沒有像郊區白人’可說服的’選民那樣優先接觸他們。”
 
羅查還認為,在競選的最後30天,只有西班牙語的競選廣告,這給人的印象是,在選民已經對候選人形成主見後,拉美人的候選人並不是優先考慮的對象。
 
因此,中期信息研究項目競選經理、拉美裔外聯專家拉莫斯(Kristian Ramos)告訴Politico,人們擔心的不是”拉美裔突然變成共和黨人”,相反的,他們對民主黨的支持是”虛的”
 
事到如今,我們已經不清楚是拜登拉垮了民主黨,還是民主黨拉垮了拜登。這種已經被美國左派媒體都拋棄的雙輸局面進展的太快,着實讓人沒有想到。文章最後,在拜登入主白宮一周年之際,附贈拜登這12個月的”成績清單”:
 
一月:拜登激進第一周,簽署一系列法令,包括男女同廁,取消Keystone XL輸油管道項目等;
 
二月:拜登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試圖強制關閉學校;
 
三月:與企業合作創建疫苗護照;拜登的白宮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與企業一起策劃開發一個”疫苗護照”系統,迫使美國人出示他們的Covid證件,以便參與社會活動。
 
四月:推出激進的社會支出計劃; 
 
五月:寶貝兒子亨特更多醜聞曝光; 
 
六月:創紀錄的南部邊境危機;
 
七月:吹噓自己與大型科技公司合作以壓制異議; 
 
八月:災難性的阿富汗撤軍;  
 
九月:拜登撒謊詆毀自己的邊境巡邏人員;一張美國邊境巡邏人員騎馬的照片被左媒錯誤地指責”鞭打”罪犯,拜登承諾要讓自己的CBP員工”付出代價”,白宮為此禁止德克薩斯州德爾里約熱內盧的邊境巡邏人員繼續使用馬匹;
 
十月:拜登的教育部部長、司法部與NSBA勾結,將美國父母們污衊為國內恐怖分子;  
 
十一月:暴虐、違憲的OSHA強制Vax令;
 
十二月:供應鏈危機和通脹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