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只是普京棋局上的一小步

0

JAMES HI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PHOTO ILLUSTRATION BY THE NEW YORK TIME莫斯科——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正在玩一場懸念遊戲。

LILIA SHEVTSOVA
2022年1月11日

去年年底,他踢翻全球棋盤,在烏克蘭邊境集結了成千上萬名士兵,令世界陷入恐慌。一場入侵似乎迫在眉睫,在此之外,還隱隱浮現出擁核國家全球新對抗的威脅。自那以後,事態一直沒有平靜下來:12月30日,普京和拜登總統通話時互相威脅,並沒有減輕局勢的嚴重性。俄烏邊境的任何事件都可能帶來一場滅頂之災。

克里姆林宮對事態升級的解釋很奇怪。俄羅斯堅稱,此舉是對西方“將烏克蘭拉入北約”,以及北約侵犯克里姆林宮認為的俄羅斯勢力範圍的反應。但這看起來像是虛張聲勢,甚至是挑釁。事實是,儘管擺出了各種歡迎姿態,北約並沒有準備好接納烏克蘭為成員國。

那麼,普京的終極目標是什麼?可以肯定的是,當前的目標是讓烏克蘭重返俄羅斯軌道。但那只是一幅更大畫面上的一筆。普京的計劃是宏偉的:保證俄羅斯個人化權力體系的生存,在此過程中重塑冷戰後的格局。從西方迄今為止尷尬而痛苦的反應來看,他可能就快得到他想要的東西了。

近年來,普京通過修改憲法、改寫歷史和鎮壓反對派,成功地恢復了俄羅斯的一人統治傳統。現在,他試圖為這個體系提供一個堅實的大國脊樑,讓俄羅斯重新獲得全球魅力。在過去十年里,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不僅在格魯吉亞和烏克蘭試探其野心,表現出恢復控制前蘇聯地區的意願,還在世界各地留下了自己的足跡,包括干預西方民主國家。然而今天烏克蘭問題上的僵局將事情推向了新的高度。

普京不再滿足於惹惱西方,他現在正試圖迫使西方同意一種新的全球格局,讓俄羅斯恢復其顯赫地位。但還不止於此。至關重要的是,普京希望地緣政治方面的進展將有助於維護他的統治。因此,西方通過接受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地位,也將有效地支持其國內議程。美國將在國內外為俄羅斯提供安全保障。這是相當大的一步棋。

時機至關重要。目前歐盟忙於應對自身的挑戰,而美國與中國的競爭尚未達到頂峰,克里姆林宮正抓住時機推行其宏偉計劃。為了做到這一點,它可以隨時戴上戰盔。但對抗並非克里姆林宮的目標。局勢的升級是為了按照俄羅斯的條件實現和平。

現在我們很難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普京無法迫使西方對手投降;他也不準備撤退。但對方的讓步和拒絕都可以被他用來推行自己的議程。諸如北約明確承諾不再進一步東擴之類讓步將被視為他的勝利,而拒絕將成為他進一步升級的借口。有一個成功已經很明顯了:西方已經被迫通過接觸、外交,乃至最重要的關注,來回報俄羅斯沒有入侵烏克蘭的仁慈。

俄羅斯的對抗可能會把地緣政治變成一場威脅之戰——一方是武力,另一方是制裁。普京的方法是久經考驗的:他加劇緊張局勢,然後要求達成“有約束力的協議”,但他並不把這些協議當回事。其目標實際上是建立一個霍布斯式(托馬斯·霍布斯,現代自由主義政治哲學體系的奠基者——編注)的世界秩序,建立在破壞和為意想不到的突破做好準備的基礎上。

這一秩序與1945年雅爾塔會議或1815年維也納會議形成的秩序毫無共同之處。那些秩序的設計者們遵循規則。克林姆林宮則暗示了一些非常不同的東西:規則是無關緊要的。過去30年來統治世界的準則將被拋棄,取而代之的是對可能性的創造性解釋。在這場混戰中,普京——這位反覆無常的懸念與突然之舉的大師——可以尋求地緣政治力量和個人統治的融合。

今天,烏克蘭是爭鬥的焦點。但事情不會就此結束:陷入困境的白俄羅斯領導人依賴俄羅斯的支持,該國可能會成為地緣政治競爭的下一個目標,也可能是哈薩克斯坦,該國民眾對俄羅斯支持的腐敗政權的憤怒已經爆發出來。這場大戲才剛剛開始。其他鄰國可能被當做俄羅斯生存體系的人質,這一體系尋求對外統治是為了內部安全。

到目前為止,克里姆林宮一直非常幸運,或者說非常有技巧,在沒有王牌的情況下把一手爛牌打得很好。它面對的是一個哪怕妥協也要堅持維持現狀的西方集團。畢竟,全球化的本質意味着正經的遏制政策已經不能用了:西方在與俄羅斯國家的經濟和安全關係網中糾纏不清時,又怎麼能夠威懾俄羅斯呢?

普京無疑意識到了這一優勢。在與西方領導人打了幾十年交道之後,他似乎已經得出結論,他可以扮演惡霸的角色。美國很快就同意開始談判,這表明普京的策略正在發揮作用:西方合作夥伴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發現,對方只是在說空話。

西方顯然還沒有想好如何回應克里姆林宮的懸念政策。通過迫使世界猜測俄羅斯的意圖,同時推行相互矛盾的政策路線,克里姆林宮讓西方無所適從。習慣於以理性、規避風險的方式運作的西方不知道如何應對這種“有組織的混亂”。

俄羅斯和西方可能會掉進幾個陷阱。據報道,拜登政府正在考慮的這種制裁,可能會對融入西方的俄羅斯政府及其精英階層造成毀滅性打擊。而普通俄羅斯人不會為了戰爭和敵對而無限期地犧牲他們的生活水平。獨立機構勒瓦達中心的數據顯示,在2021年,只有32%的俄羅斯人希望將俄羅斯視為“一個被其他國家尊重和懼怕的大國”,只有16%的人認為這場戰爭會提高普京的權威。軍國主義的愛國主義強心劑已開始失效。

西方也面臨著兩難境地:任何允許克里姆林宮解讀全球遊戲規則的交易都將破壞西方的原則。然而,拒絕這筆交易可能會煽動克里姆林宮毀掉整個局面。世界上的自由民主國家基本上都沒有準備好與一個核對手發生衝突。

這是一個僵局,似乎沒有出路。雙方繼續在玩“誰先眨眼”的遊戲:美國及其盟友向烏克蘭保證他們會支持該國,而俄羅斯則一直在準備軍事部署的大鎚。周四,俄羅斯、法國和德國代表在莫斯科舉行的會議幾乎沒有取得進展。談判將於下周正式開始,屆時俄羅斯和美國——隨後北約成員國也將加入——將致力於找出哪些領域可能達成一致,哪些領域不可能達成一致。

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而且,即使這些努力能夠暫時平息局勢,相互猜疑仍將揮之不去。原因很簡單:只要普京掌權,他的宏偉計劃就永遠不會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