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峙军牧师: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

0

提摩太前书4:9-16

引言

今天的经文和上一次所讲的提摩太前书4:1-8,特别是第8节(“操练身体,益处还少。惟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因有今生和来生的应许”),关系十分密切。虽然提前4:9-16没有提到“敬虔”一词,但通篇说的都是关乎敬虔的道理。敬虔的道理,培育出敬虔的生命。无论是传道人,还是一般信徒,都必须明白敬虔的道理,活出敬虔的生命。或许有弟兄姊妹会说,这些经文中的道理,是保罗讲给提摩太(传道人)听的,和我关系不大。但请注意,当保罗要提摩太“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时,也暗示了信徒必须向“榜样”学习,也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有合神心意的生命样式。

读经 提摩太前书4:9-16

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我们劳苦努力,正是为此。因我们的指望在乎永生的神。祂是万人的救主,更是信徒的救主。这些事你要吩咐人,也要教导人。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你要以宣读、劝勉、教导为念,直等到我来。你不要轻忽所得的恩赐,就是从前借着预言,在众长老按手的时候,赐给你的。这些事你要殷勤去作,并要在此专心,使众人看出你的长进来。你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要在这些事上恒心。因为这样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听你的人。

信息大纲

一、为敬虔的事劳苦努力(9-11)

二、保罗要提摩太作信徒的榜样(12-16)

一、为敬虔之事劳苦努力(9-11)

9 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

“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的这句话,在本书的1:15已经出现过(提前3:1也出现过“这话是可信的”)。在1:15中,“这话”(ὁ λόγος)指的是“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的道理。在4:9中,“这话”(ὁ λόγος)指的是前面说到的“操练身体,益处还少;惟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因有今生和来生的应许”,特别是指“惟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因有今生和来生的应许”这样一个真理 。注意,“这话”(ὁ λόγος)不是指某句话,而是强调那句话中所传递出的“这个真理”。

10 我们劳苦努力,正是为此。因我们的指望在乎永生的神。祂是万人的救主,更是信徒的救主.

这节经文中的“此”,指的就是第8节的“(惟独)敬虔”(ἡ εὐσέβεια),是“我们”(保罗和提摩太)“劳苦努力”的目标。“劳苦”(κοπιῶμεν)和“努力”(ἀγωνιζόμεθα)这两个字,都是现在式动词第一人称的复数形式。两个基本上可以看作是同义词。“劳苦”指拼命做工,“努力”有争战的含义。

在提摩太前书中,“敬虔”是一个重要话题(甚至可以说是该书信的主题)。保罗讲到“敬虔”的几个不同的层面:(1)“敬虔的奥秘”(τὸ τῆς εὐσεβείας μυστήριον) ,即最基要、最核心的福音真理(提前3:16“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或作在灵性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2)固守与宣讲“真道的奥秘”(τὸ μυστήριον τῆς πίστεως),也就是“敬虔的奥秘”;(3)活出“敬虔”,即操练敬虔(参提前4:7“在敬虔上操练自己”)。操练敬虔,活出敬虔的生命,不仅关乎“今生”,更是关乎“来生”。

保罗和提摩太为着“敬虔”而努力做工和争战,是因为满有盼望;这盼望既是目标,也是信心与能力的源头——“因我们的指望在乎永生的神”(ὅτι ἠλπίκαμεν ἐπὶ θεῷ ζῶντι)。这里的“指望”(ἠλπίκαμεν),是现在完成式动词,说明保罗和提摩太蒙召以来都是活在这样的盼望中,他们的生命与事奉,一直受到盼望的影响。

而这位被寄予盼望的“永生神”(θεῷ ζῶντι),“祂是万人的救主,更是信徒的救主”。

说神是“万人的救主”,是因为神“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2:4)。神的救恩是为“万人”(即所有的罪人)预备的,“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

然而所有的人都能够得救吗?当然不是。因为“万人”中只有那些以信心接受耶稣为救主的人可以得救。神所赐的信心,可以使罪人与救主基督之间建立起真实的生命关系。所以,神“更是”(μάλιστα)信徒的救主。这个“更是”也表明,“信徒”是指神救恩的功效成就在他/她身上的那种人。注意,“祂是万人的救主”的说法,和那种不管信不信神最后都会得救的“普救论”有天差地别。

11 这些事你要吩咐人,也要教导人。

围绕着第9节的“此”(τοῦτο,单数,即“敬虔”),有许多相关的“这些事”(ταῦτα,复数),比如任何认识敬虔的奥秘,如何持守真道的奥秘,如何操练敬虔和活出敬虔的真理——“这些事你要吩咐人,也要教导人”。“吩咐”(Παράγγελλε)和“教导”(δίδασκε)都是现在式命令语气动词,是保罗要提摩太必须做且持续做的事情。前者有命令的意味,后者强调讲教导。

实际上,对我们今天基督徒来说,我们不但是听从“吩咐”和被“教导”的人,也应该把我们所领受的敬虔生命的道理,吩咐和教导我们所服事的人群,把我们操练敬虔的经验,分享给其他人。

二、保罗要提摩太作信徒的榜样(12-16)

12 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

“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也是一个命令句,因为主要动词“小看”(καταφρονείτω,καταφρονέω,现在式命令语气第三人称单数)是命令语气动词,直译作“任何一个人都不可小看你的年轻”,或“不要让任何一个人小看你的年轻”。“年轻”,从年龄的角度讲在三十岁上下,从服事经验上讲可能是一个“新手”(因为νεότητος一字有新和新鲜的含义)。这个命令对提摩太来说不容易执行,因为“你的年轻”是一个事实,是你人生中的必经阶段。

不让别人小看你年轻的秘诀在哪里呢?就是“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这句话也是命令句,主要动词是“要成为”(γίνου,γίνομαι 的现在式中间态命令语气形式),直译过来就是,“你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成为信徒的榜样”。“言语”(ἐν λόγῳ)、“行为”(ἐν ἀναστροφῇ,主要指一个人的生活方式)、“爱心”(ἐν ἀγάπῃ)、“信心”(ἐν πίστει,)、“清洁”(ἐν ἁγνείᾳ)这五个方面,可以全面地描述一个蒙神喜悦的人的整个生命状态。当你在这几个方面都成为信徒的榜样的时候,人们的目光就不会放在“你的年轻”上,而是在你的生命质量上了。

13 你要以宣读、劝勉、教导为念,直等到我来。

正如3:14保罗说到他“指望快到”提摩太那里去,这一节也提到他的“来”。这个现在式的“来”,可以理解作他已经在来的过程。保罗的意思是,在他到来前,提摩太都不要停下手中最重要的工作,因为他事奉的核心内容,就是“宣读”(τῇ ἀναγνώσει,在教会中公开宣读圣经)、“劝勉”(τῇ παρακλήσει,以圣经鼓励和劝勉会众)、“教导”(τῇ διδασκαλίᾳ,用神的话教导信徒)。这句话的主要动词是“以…为念”(πρόσεχε,προσέχω 的现在式命令语气主动态第二人称单数),即要全心投入到某事上去。

14 你不要轻忽所得的恩赐,就是从前借着预言,在众长老按手的时候,赐给你的。

这里的“恩赐”,是指第13节中所说“宣读、劝勉、教导”的恩赐。这样的“恩赐”是不能“轻忽”(ἀμέλει,ἀμελέω的现在式主动态命令语气第二人称)的。“借着预言,在众长老按手的时候,赐给你的”,表明得恩赐的媒介。但“预言”和“众长老按手”,都不是恩赐的源头。恩赐的源头是圣灵。

15 这些事你要殷勤去作,并要在此专心,使众人看出你的长进来。

“这些事”(ταῦτα),和第11节中的“这些事”(ταῦτα)有所不同。这里指的是第12-14节所说的事情,特别是第13节所说的“宣读、劝勉、教导”。这几样是事奉的核心内容,所以要“殷勤”(μελέτα,μελετάω的现在式命令语气)去做。

“并要在此专心”,意思是,使你的全人都是(专注)在这些事情中。这样一来,众人就可以“看出你的长进”。

“长进”(ἡ προκοπὴ),即进步。这句话暗示出,提摩太刚到以弗所牧会时,以弗所的信徒可能确实“小看他年轻”(第12节),而他自己也可能确实“轻忽”了所给他的恩赐。因此,保罗说,你要叫“众人看出你的长进来”。

16 你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要在这些事上恒心。因为这样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听你的人。

这一节可以看作是对前面内容的总结.

上半节包括两项命令:

(1)你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谨慎”就是倾力在某人或某事上。“谨慎自己”,就是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谨慎(自己的)教训”(ἔπεχε τῇ διδασκαλίᾳ),就是以圣经为本、为规范,叫自己的教训全都符合圣经。

(2)要在这些事上恒心。前面说到“专心”,这里说到“恒心”,就是要忍耐、坚韧,准备为自己的事奉吃苦。

下半节是一项应许:因为这样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听你的人。谨慎自己,可以“救自己”;“谨慎自己的教训”,那听到这教训的人,就可以因此得救。“救”(σώσεις)是将来式动词,因此是指救恩的终极的成全。

思考与应用

1.当传道人为敬虔之事(传讲敬虔的道理,操练敬虔)“劳苦努力”的时候,作为信徒我们当如何行?(应当听从与顺服敬虔的道理,愿意操练自身的敬虔。)

2.(当保罗要提摩太“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时,也暗示了信徒必须向“榜样”学习。)作为基督徒,我们有没有意识到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需要有好的学习?

王峙军牧师 中国基督徒生命团契总干事,《生命季刊》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