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之所以要追责是希望中国越来越好

0

坚持要求追责的武汉新冠病毒死难者家属张海推特 © 网络

2022年1月23日是武汉因新冠病毒而封城两周年的纪念日,两年前,中国官方宣布对武汉封城时,病毒事实上早已悄悄离开武汉传播到世界多个地区,两年之后,新冠病毒已经造成全球五百多万人的死亡,而病毒的源头却依然扑朔迷离,最初隐瞒病毒的官员们的责任也未获得追究。新冠病毒的受害者们,尤其是当初武汉的死者们含恨而死,而死者的家属们,今天依然念念不忘,难以平静。武汉公民张海至今依然难以接受他的父亲的死亡,他向法广讲述了他的父亲如何在医院感染病毒而死亡的经过。

张海:我的父亲1月15日在深圳摔折了股骨,因为医疗费的原因,我开车把他送回武汉,因为他原先的单位接受负责医疗费但是他人必须在武汉治疗。我因此在1月17日将他送进武汉中部战区总医院住院,我父亲是退休军人,当时武汉的疫情已经很严重,但是,当时的说法是疫情可防可控,病毒不传人,医院什么也没有说,我父亲在两周之后就感染病毒去世了。

法广:您父亲是确定死于新冠病毒吗?

张海:我父亲的死亡证明书上写的就是死于新冠病毒,这是经过核酸检测出来的结果,当时他的股骨手术已经做完了,但是,我没有办法把他搬运回家。

法广:那您今天的诉求是什么呢?

张海:我的诉求是追究武汉的中部战区总医院,武汉市政府以及湖北省政府的责任,起诉他们隐瞒疫情,导致我的父亲在不知情的前提下感染了病毒之后死亡,但是,我的诉状没有受到任何一个法院的受理,使我深刻地感受到我们国家并非是一个法治国家,而是一个人治国家,今天我的电话,微博,微信,同外界的交流都受到控制,受到封杀,去年夏天,我回到武汉,我要接受外媒的采访,地方政府居然派人将我堵住在家门口,不让我出门,我报警都没用。我在武汉期间,他们明目张胆地派人跟踪我,和我联系的亲戚朋友也受到警告,这说明到目前为止有关部门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责任。因为新冠病毒出现之后,政府反复隐瞒病情,导致许多不知情的人感染病毒,并且因此而死亡,而政府一直到今天依然没有出面承担自己的责任,对病人的家属进行赔偿。所以我感到特别气愤,我们老百姓在这些权贵的眼里根本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我始终认为,人生而平等,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同等的价值。国家是由人民组建起来的,而不是靠官员。起诉政府犯罪是宪法给予我的权利,但是,地方政府却利用公权法来惩罚我。为了让我闭嘴,他们不惜手段,不惜成本要来压制你。而事实上,他们在我身上花费的经济代价已经超出了我诉求范围,但是,他们就是不愿意放下架子来平等地真心地接受老百姓地诉求。我深切地感受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悲哀,我们什么都没有,没有知情权,没有尊严,什么都没有。

法广:湖北与武汉的所有法院都拒绝受理吗?象您这样的死者家属多吗?

张海:有关新冠疫情的所有案件都被拒绝接受,所有的法院都这么说。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是有一个群体,但是早就被拆散了,在中国,通信设施都是透明的,派出所的人找我谈话的时候就把我在微信上的谈话记录拿给我看。

法广:您是武汉本地人,对当地的情况应该比较了解,您觉得中国官方公布的武汉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数可信吗?

张海:官方公布的数字太假了,我曾经去过武汉的多个墓园,包括新冠期间去世的人埋葬的地方,墓地是整片整片的,他的数字水分太多了。到目前为止,他们一直遮遮掩掩,无论是病毒的起源还是死者的人数,这就是对死者的不尊重。

法广:几周前,许多西方媒体到武汉采访,许多武汉当地人对媒体表示赞同当初政府的封城政策,认为正是因为及时地采取了这些政策才使今天地武汉人得以过上正常人地生活,您怎么看?

张海:真实的情况是新冠疫情之后,所有的报道评论都受到监控,外媒记者更不可能采访到独立的信息来源。另外,许多中国人,只要自己没有遭受到灾难就根本看不到别人的痛苦,再加上中国政府的民族主义宣传,使许多中国人都象打了鸡血一样,只要谈到民族,就可以无视真相,这其实是十分严重的。我之所以要追责,是因为我希望这个国家变得越来越好。不希望灾难再度发生,但是,新冠疫情爆发两年之后,西安,郑州,天津正在重复武汉的灾难。

法广: 您最后有什么要强调的?

张海 :我希望地方政府不要继续利用公权力三天两头的调查我,我父亲所在的单位武汉商学院到今天都不给我丧葬费,他们试图通过经济来控制我,因为他们知道我经济上不富裕。但是我不怕他们报复我,因为我坚信我做的是正确的。我最感到失望的就是有关新冠病毒的源头的调查工作,我希望所有受到病毒危害的人,无论是黑人还是白人,都共同要求对病毒源头的而彻底调查。病毒不可能是天上掉下来的。希望所有的国家都重视这一点,如果我们不调查,不追责,那我们就对不起历史,对不起后代。而且,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全,我们也必须调查,因为,我们都住在同一个地球村,灾难来的时候,谁也逃不了!

非常感谢张海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作者: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