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海:之所以要追責是希望中國越來越好

0

堅持要求追責的武漢新冠病毒死難者家屬張海推特 © 網絡

2022年1月23日是武漢因新冠病毒而封城兩周年的紀念日,兩年前,中國官方宣布對武漢封城時,病毒事實上早已悄悄離開武漢傳播到世界多個地區,兩年之後,新冠病毒已經造成全球五百多萬人的死亡,而病毒的源頭卻依然撲朔迷離,最初隱瞞病毒的官員們的責任也未獲得追究。新冠病毒的受害者們,尤其是當初武漢的死者們含恨而死,而死者的家屬們,今天依然念念不忘,難以平靜。武漢公民張海至今依然難以接受他的父親的死亡,他向法廣講述了他的父親如何在醫院感染病毒而死亡的經過。

張海:我的父親1月15日在深圳摔折了股骨,因為醫療費的原因,我開車把他送回武漢,因為他原先的單位接受負責醫療費但是他人必須在武漢治療。我因此在1月17日將他送進武漢中部戰區總醫院住院,我父親是退休軍人,當時武漢的疫情已經很嚴重,但是,當時的說法是疫情可防可控,病毒不傳人,醫院什麼也沒有說,我父親在兩周之後就感染病毒去世了。

法廣:您父親是確定死於新冠病毒嗎?

張海:我父親的死亡證明書上寫的就是死於新冠病毒,這是經過核酸檢測出來的結果,當時他的股骨手術已經做完了,但是,我沒有辦法把他搬運回家。

法廣:那您今天的訴求是什麼呢?

張海:我的訴求是追究武漢的中部戰區總醫院,武漢市政府以及湖北省政府的責任,起訴他們隱瞞疫情,導致我的父親在不知情的前提下感染了病毒之後死亡,但是,我的訴狀沒有受到任何一個法院的受理,使我深刻地感受到我們國家並非是一個法治國家,而是一個人治國家,今天我的電話,微博,微信,同外界的交流都受到控制,受到封殺,去年夏天,我回到武漢,我要接受外媒的採訪,地方政府居然派人將我堵住在家門口,不讓我出門,我報警都沒用。我在武漢期間,他們明目張胆地派人跟蹤我,和我聯繫的親戚朋友也受到警告,這說明到目前為止有關部門不願意承認自己的責任。因為新冠病毒出現之後,政府反覆隱瞞病情,導致許多不知情的人感染病毒,並且因此而死亡,而政府一直到今天依然沒有出面承擔自己的責任,對病人的家屬進行賠償。所以我感到特彆氣憤,我們老百姓在這些權貴的眼裡根本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我始終認為,人生而平等,每個人的生命都有同等的價值。國家是由人民組建起來的,而不是靠官員。起訴政府犯罪是憲法給予我的權利,但是,地方政府卻利用公權法來懲罰我。為了讓我閉嘴,他們不惜手段,不惜成本要來壓制你。而事實上,他們在我身上花費的經濟代價已經超出了我訴求範圍,但是,他們就是不願意放下架子來平等地真心地接受老百姓地訴求。我深切地感受到作為一個中國人的悲哀,我們什麼都沒有,沒有知情權,沒有尊嚴,什麼都沒有。

法廣:湖北與武漢的所有法院都拒絕受理嗎?象您這樣的死者家屬多嗎?

張海:有關新冠疫情的所有案件都被拒絕接受,所有的法院都這麼說。一開始的時候我們是有一個群體,但是早就被拆散了,在中國,通信設施都是透明的,派出所的人找我談話的時候就把我在微信上的談話記錄拿給我看。

法廣:您是武漢本地人,對當地的情況應該比較了解,您覺得中國官方公布的武漢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數可信嗎?

張海:官方公布的數字太假了,我曾經去過武漢的多個墓園,包括新冠期間去世的人埋葬的地方,墓地是整片整片的,他的數字水分太多了。到目前為止,他們一直遮遮掩掩,無論是病毒的起源還是死者的人數,這就是對死者的不尊重。

法廣:幾周前,許多西方媒體到武漢採訪,許多武漢當地人對媒體表示贊同當初政府的封城政策,認為正是因為及時地採取了這些政策才使今天地武漢人得以過上正常人地生活,您怎麼看?

張海:真實的情況是新冠疫情之後,所有的報道評論都受到監控,外媒記者更不可能採訪到獨立的信息來源。另外,許多中國人,只要自己沒有遭受到災難就根本看不到別人的痛苦,再加上中國政府的民族主義宣傳,使許多中國人都象打了雞血一樣,只要談到民族,就可以無視真相,這其實是十分嚴重的。我之所以要追責,是因為我希望這個國家變得越來越好。不希望災難再度發生,但是,新冠疫情爆發兩年之後,西安,鄭州,天津正在重複武漢的災難。

法廣: 您最後有什麼要強調的?

張海 :我希望地方政府不要繼續利用公權力三天兩頭的調查我,我父親所在的單位武漢商學院到今天都不給我喪葬費,他們試圖通過經濟來控制我,因為他們知道我經濟上不富裕。但是我不怕他們報復我,因為我堅信我做的是正確的。我最感到失望的就是有關新冠病毒的源頭的調查工作,我希望所有受到病毒危害的人,無論是黑人還是白人,都共同要求對病毒源頭的而徹底調查。病毒不可能是天上掉下來的。希望所有的國家都重視這一點,如果我們不調查,不追責,那我們就對不起歷史,對不起後代。而且,為了我們自身的安全,我們也必須調查,因為,我們都住在同一個地球村,災難來的時候,誰也逃不了!

非常感謝張海先生接受法廣的專訪!

作者:法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