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网公开赛禁止球迷穿印有“彭帅在哪里?”字样T恤衫引发争议

0
17

资料照:中国网球名将彭帅

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组织方强迫穿有“彭帅在哪里?”T恤衫的球迷脱掉T恤,为这次大满贯赛事蒙上了阴影。澳大利亚网球协会辩解说,披露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张高丽性侵的中国网球明星彭帅的安危仍是“主要关注”,但是票务条例不允许商业或政治性服装、条幅或标识等。

据路透社等媒体报道,星期六(1月22日)晚间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赛场的安全人员没收印有“彭帅在哪里?”的T恤衫和横幅。

澳网协会在回应媒体询问时表示,彭帅的安全仍是“主要关注”,将继续与世界女子网球协会(WTA)和全球网球界一起谋求有关彭帅情况的更多澄清,竭尽所能确保她的权益。

前世界一号种子选手的维多利亚·阿扎伦卡(Victoria Azarenka)目前是WTA选手委员会的成员。她表示,她们至今没有听到直接来自彭帅本人的消息。

澳大利亚网球明星、排名世界第一的阿什·巴蒂(Ash Barty)说,彭帅的事件让国际网球界更紧密站在一起,希望不久的未来能在外面看到她。

另据金融时报报道,前世界女子网球大姐大和赛事评论员玛蒂娜·纳芙拉蒂洛娃在推特上表示,澳网主办方的做法“令人悲哀”。

另据报道,有批评人士表示,澳网公开赛不应该为了顾虑来自中资企业赞助的利益,而打压关注彭帅人身安全的声音,应该停止骚扰关注人权和呼吁关注彭帅下落的人士,并且立即公开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彭帅。

现年36岁的彭帅曾在2013年温布顿锦标赛和2014年法国公开赛,与台湾网球一姐谢淑薇搭档夺下女子双打冠军。

彭帅11月2日在微博发文,披露自己与已经70多岁的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前副总理张高丽的多年的不伦关系及被逼发生性关系的经历。贴文出来20多分钟后被全网删除。随后,彭帅再无消息,当局也屏蔽了任何有关她的讨论,包括她的名字和网球都成为敏感词。外界质疑彭帅“被消失”,对她安危严重担忧。

包括联合国、国际奥委会委员、美英等国政府、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世界职业网球协会(ATP)和球王乔科维奇(Novak Djokovic)、前网球天后大坂直美等网坛名将纷纷发声,质问“彭帅在哪里?”,要求中共当局说明,并调查她提出的指控。还有人呼吁抵制明年2月北京冬奥会。世界女子职业网球协会(WTA)也威胁说,除非证明彭帅安全,否则会从中国撤出所有赛事。

在对彭帅事件沉默多日后,中共大外宣的几名干将从11月19日深夜起接连几天在中国被封的推特上贴彭帅的照片、与朋友聚餐及参加体育活动的被斥为让彭帅“表演”的视频。

在国际舆论的质疑声中,中共21日又突然安排一向被批在人权问题上“偏袒”北京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等人与彭帅视频通话,更是将彭帅事件推至全球的关注焦点。

路透社23日发表一篇分析报道说,在彭帅事件上造成的国际轰动令中共难堪的同时,专家们表示,对越来越“自信”的北京来说,他们首要的任务就是尽一切努力避免中共和习近平在国内遭遇尴尬。路透社认为,即便奥运会把这个事件置于世界舞台之上,北京依然很可能会继续坚持这一做法。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尽管英国、美国、法国等都对彭帅事件表达关切,但中国外交部一直说彭帅事件不是外交议题。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后来还要求“某些人”停止对彭帅事件的“恶意渲染”及将事件“政治化”。

路透社还表示,彭帅事件还展示了围绕中共最高层统治集团的隐秘性,外界几乎很难获得有关他们私人生活的公开信息。一旦退休,更是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只是偶尔出现在在礼节性活动上。这个事件的当事人、2018年退休的张高丽至今没有对彭帅对他的指控作出任何公开回应。

12月1日,一直坚定支持彭帅的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西蒙宣布,出于对彭帅的安全担忧,宣布将暂停一切在中国举行的赛事,包括在香港的赛事。

西蒙表示,凭良心说,当彭帅不被允许自由交流,并且似乎被施压以反驳她发出的性侵犯指控时,不明白怎么能要求运动员在那里比赛。虽然现在知道彭帅在哪里,但非常怀疑她是否自由、安全,没有受到审查、胁迫和恐吓。

12月2日,国际奥委会称与彭帅进行了第二次视频通话。巴赫在声明中说,她似乎“情况不错”。

不过,国际奥委会没有公布任何视频或文字记录,也没有提及任何有关彭帅遭张高丽性侵的指控。外界从奥委会的声明中无法看出巴赫等人是否在视频过程中曾询问过此事,或者询问彭帅她是否能在不受当局任何控制的情况下按照个人意愿自由行事。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抨击国际奥委会与中国政府串通一气,借体育为中共高官的性侵行为“洗白”。人权观察还批评国际奥委会与中国当局在彭帅事件上相互配合,违背了其对人权,包括对运动员人权和安全的明确承诺。

12月19日,彭帅在一次显然是有意安排的场合,接受新加坡亲中的联合早报在“FIS越野滑雪中国城市巡回赛”的上海站现场短暂地采访。彭帅称,自己从未说过、写过任何人性侵她,并表明她早前写给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主席的信,中文是她本人写的,“完全出自本人的意愿”。

彭帅在采访中称自己的英文不好,但却表示英文翻译完全符合自己意思。她还说,自己“一直都很自由”。她还称,现在没比赛,受疫情影响暂无出国的打算,“我现在出去是做什么”?

彭帅称那篇微博发文是“私事”,并说对该文“大家有很多的误解”。尽管她没有说明误解是什么,但她的说法证明那篇最初微博发文的真实性。

目前还不清楚,在彭帅“现身”的“FIS越野滑雪中国城市巡回赛”的现场,是否还有其他媒体记者采访,而彭帅本人参加这次体育赛事活动和接受亲中的联合早报的采访是否是当局特意安排。

不过,彭帅的这个说法未能消除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的忧虑。WTA星期一表示,仍旧对她的安危,以及是否能在没有审查及胁迫的情况下自由表达的能力感到严重关注。

在彭帅一个多月来突然首次接受媒体采访的同一天,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的大外宣记者陈青青,12月19日也在中国国内被封堵的推特上发布一段七秒的视频,其中未戴口罩的彭帅面带微笑,似乎与带着口罩的中国篮球明星姚明交谈。陈青青用英文表示,一位“朋友”将传给她这段视频,是在上海的一场越野滑雪推广活动中拍摄的。

陈青青还贴出一张照片,显示彭帅、姚明与奥运帆船冠军徐莉佳和前乒乓球运动员王励勤合影,旁边还有一条“FIS越野滑雪中国城市巡回赛”的横幅,背景是上海杨浦大桥。

路透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报道说,自从彭帅11月2日发布被逼与张高丽发生性关系的微博后,一直无法联系上彭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