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網公開賽禁止球迷穿印有“彭帥在哪裡?”字樣T恤衫引發爭議

0

資料照:中國網球名將彭帥

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的組織方強迫穿有“彭帥在哪裡?”T恤衫的球迷脫掉T恤,為這次大滿貫賽事蒙上了陰影。澳大利亞網球協會辯解說,披露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性侵的中國網球明星彭帥的安危仍是“主要關注”,但是票務條例不允許商業或政治性服裝、條幅或標識等。

據路透社等媒體報道,星期六(1月22日)晚間在社交媒體上流傳的視頻顯示,賽場的安全人員沒收印有“彭帥在哪裡?”的T恤衫和橫幅。

澳網協會在回應媒體詢問時表示,彭帥的安全仍是“主要關注”,將繼續與世界女子網球協會(WTA)和全球網球界一起謀求有關彭帥情況的更多澄清,竭盡所能確保她的權益。

前世界一號種子選手的維多利亞·阿扎倫卡(Victoria Azarenka)目前是WTA選手委員會的成員。她表示,她們至今沒有聽到直接來自彭帥本人的消息。

澳大利亞網球明星、排名世界第一的阿什·巴蒂(Ash Barty)說,彭帥的事件讓國際網球界更緊密站在一起,希望不久的未來能在外面看到她。

另據金融時報報道,前世界女子網球大姐大和賽事評論員瑪蒂娜·納芙拉蒂洛娃在推特上表示,澳網主辦方的做法“令人悲哀”。

另據報道,有批評人士表示,澳網公開賽不應該為了顧慮來自中資企業贊助的利益,而打壓關注彭帥人身安全的聲音,應該停止騷擾關注人權和呼籲關注彭帥下落的人士,並且立即公開要求中國政府釋放彭帥。

現年36歲的彭帥曾在2013年溫布頓錦標賽和2014年法國公開賽,與台灣網球一姐謝淑薇搭檔奪下女子雙打冠軍。

彭帥11月2日在微博發文,披露自己與已經70多歲的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前副總理張高麗的多年的不倫關係及被逼發生性關係的經歷。貼文出來20多分鐘後被全網刪除。隨後,彭帥再無消息,當局也屏蔽了任何有關她的討論,包括她的名字和網球都成為敏感詞。外界質疑彭帥“被消失”,對她安危嚴重擔憂。

包括聯合國、國際奧委會委員、美英等國政府、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世界職業網球協會(ATP)和球王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前網球天后大坂直美等網壇名將紛紛發聲,質問“彭帥在哪裡?”,要求中共當局說明,並調查她提出的指控。還有人呼籲抵制明年2月北京冬奧會。世界女子職業網球協會(WTA)也威脅說,除非證明彭帥安全,否則會從中國撤出所有賽事。

在對彭帥事件沉默多日後,中共大外宣的幾名幹將從11月19日深夜起接連幾天在中國被封的推特上貼彭帥的照片、與朋友聚餐及參加體育活動的被斥為讓彭帥“表演”的視頻。

在國際輿論的質疑聲中,中共21日又突然安排一向被批在人權問題上“偏袒”北京的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等人與彭帥視頻通話,更是將彭帥事件推至全球的關注焦點。

路透社23日發表一篇分析報道說,在彭帥事件上造成的國際轟動令中共難堪的同時,專家們表示,對越來越“自信”的北京來說,他們首要的任務就是盡一切努力避免中共和習近平在國內遭遇尷尬。路透社認為,即便奧運會把這個事件置於世界舞台之上,北京依然很可能會繼續堅持這一做法。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沒有立即回應置評請求。儘管英國、美國、法國等都對彭帥事件表達關切,但中國外交部一直說彭帥事件不是外交議題。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後來還要求“某些人”停止對彭帥事件的“惡意渲染”及將事件“政治化”。

路透社還表示,彭帥事件還展示了圍繞中共最高層統治集團的隱秘性,外界幾乎很難獲得有關他們私人生活的公開信息。一旦退休,更是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只是偶爾出現在在禮節性活動上。這個事件的當事人、2018年退休的張高麗至今沒有對彭帥對他的指控作出任何公開回應。

12月1日,一直堅定支持彭帥的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史蒂夫·西蒙宣布,出於對彭帥的安全擔憂,宣布將暫停一切在中國舉行的賽事,包括在香港的賽事。

西蒙表示,憑良心說,當彭帥不被允許自由交流,並且似乎被施壓以反駁她發出的性侵犯指控時,不明白怎麼能要求運動員在那裡比賽。雖然現在知道彭帥在哪裡,但非常懷疑她是否自由、安全,沒有受到審查、脅迫和恐嚇。

12月2日,國際奧委會稱與彭帥進行了第二次視頻通話。巴赫在聲明中說,她似乎“情況不錯”。

不過,國際奧委會沒有公布任何視頻或文字記錄,也沒有提及任何有關彭帥遭張高麗性侵的指控。外界從奧委會的聲明中無法看出巴赫等人是否在視頻過程中曾詢問過此事,或者詢問彭帥她是否能在不受當局任何控制的情況下按照個人意願自由行事。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抨擊國際奧委會與中國政府串通一氣,借體育為中共高官的性侵行為“洗白”。人權觀察還批評國際奧委會與中國當局在彭帥事件上相互配合,違背了其對人權,包括對運動員人權和安全的明確承諾。

12月19日,彭帥在一次顯然是有意安排的場合,接受新加坡親中的聯合早報在“FIS越野滑雪中國城市巡迴賽”的上海站現場短暫地採訪。彭帥稱,自己從未說過、寫過任何人性侵她,並表明她早前寫給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主席的信,中文是她本人寫的,“完全出自本人的意願”。

彭帥在採訪中稱自己的英文不好,但卻表示英文翻譯完全符合自己意思。她還說,自己“一直都很自由”。她還稱,現在沒比賽,受疫情影響暫無出國的打算,“我現在出去是做什麼”?

彭帥稱那篇微博發文是“私事”,並說對該文“大家有很多的誤解”。儘管她沒有說明誤解是什麼,但她的說法證明那篇最初微博發文的真實性。

目前還不清楚,在彭帥“現身”的“FIS越野滑雪中國城市巡迴賽”的現場,是否還有其他媒體記者採訪,而彭帥本人參加這次體育賽事活動和接受親中的聯合早報的採訪是否是當局特意安排。

不過,彭帥的這個說法未能消除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的憂慮。WTA星期一表示,仍舊對她的安危,以及是否能在沒有審查及脅迫的情況下自由表達的能力感到嚴重關注。

在彭帥一個多月來突然首次接受媒體採訪的同一天,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的大外宣記者陳青青,12月19日也在中國國內被封堵的推特上發布一段七秒的視頻,其中未戴口罩的彭帥面帶微笑,似乎與帶着口罩的中國籃球明星姚明交談。陳青青用英文表示,一位“朋友”將傳給她這段視頻,是在上海的一場越野滑雪推廣活動中拍攝的。

陳青青還貼出一張照片,顯示彭帥、姚明與奧運帆船冠軍徐莉佳和前乒乓球運動員王勵勤合影,旁邊還有一條“FIS越野滑雪中國城市巡迴賽”的橫幅,背景是上海楊浦大橋。

路透社、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等報道說,自從彭帥11月2日發布被逼與張高麗發生性關係的微博後,一直無法聯繫上彭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