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逸士:文革——山寨瘋人院的癲狂出演: 讀宋永毅《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心理與文化基因的新闡釋》有感

0

文革是中華民族沉淪地獄的重要歷史時期,與中共割據山寨擄掠、內戰、土改洗劫、大饑荒、反右、六四開槍屠殺、新冠大瘟疫等等一樣,都是中華民族下行曲線表上最驚心動魄的時段。歷史學家宋永毅《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心理與文化基因的新闡釋》的出版,無疑為記錄、剖析文革中國何以墮落為地獄、何以墮落為瘋人院,提供了一份傑出的答案。

宋永毅從兩個維度切入,來對文革殭屍進行病理解剖。其一是,文革中國的首領們毛林劉周江的精神病態。這些精神病態如何左右他們對個人情慾與權力的熱戀和追逐。其二是,中國宮廷黑暗的傳統基因如何在這些頭領身上還魂復活。

毛的精神病態表現為妄想症。毛在他那些權力和情慾追逐遊戲中,懷疑所有人,他覺得身邊的情婦、醫生是別人派來的特務。像所有淫亂昏君一樣,毛不僅靠着殺人恐怖治理朝政(美其名曰:階級鬥爭),而且也靠着老婆、情婦(美其名曰:女友)來策動攻勢、收集情報。武則天是否用面首治國,我不知道。毛以情婦收集情報,也算古今一絕。宋永毅書46頁指,林立果小艦隊刺毛密謀,就是毛女友謝靜宜從在空軍黨委工作的丈夫處獲知而後密報毛的。

中國革命與生殖器的密切聯繫,不單單體現在《東方紅》最初版本中提出的性幻想, “打下榆林城,一人一個女學生”。這些性幻想,隨着中共的成功征服,在老幹部身上基本得到成功滿足。毛的帳幕里情婦如雲,早不是什麼秘密。瘋人院最搞笑的一幕場景,應該首推毛澤東看戲而入戲太深。宋永毅著作第75頁稱:“當一個人把幻想一味當作現實,便成為一種精神病症。”毛在上海看《白蛇傳》,激動時拍案而起:“不革命行嗎?不造反行嗎?”起身那刻,“褲子一下子脫落下來,一直落到腳面。”還有比這更精彩絕倫的山寨瘋人院本色出演時刻嗎?周星馳的喜劇電影也拍不出這麼精彩絕倫的場景吧?一個無產階級瘋人院的老革命家,開院領袖,瘋人院人民的父親,瘋人院女人的偶像“丈夫”,究竟是為正義和人權拍案而起呢,還是為個人情慾拍案而起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激動得褲子莊嚴地脫落了。紅朝作家的春秋筆法還十分有趣——毛之後和演員握手,雙手握小青,單手握小白,理都沒理法海。這是嘛意思?按周星馳的演出路數,是不是該色眼滴溜溜在小青的身上竄訪?

所有邪惡的終端顯示的無不是金錢與女人。草原部落之王也有名言:“人生最大的樂趣就是追逐敵人,殺掉敵人,騎他們的駿馬,干他們的妻子與女兒,讓他們的妻子女兒在自己懷裡哭泣。”無產階級瘋人院秉承了草原部落之王的理想。不僅像敵對勢力戴笠與影星蝴蝶的女兒可以用來進貢給垂暮之年跪下的李宗仁,也不時在內部清洗製造敵人、收服敵人的妻女。我就一萬個搞不清楚,為啥光美同志要寫回憶錄講江青吃醋?炫耀其姿色遠勝江青?毛請其游泳留其飯食,究竟上沒有上手光美同志?當毛與王在泳池赤誠相見,想想少奇同志是什麼心情嘛!毛在測試什麼?測試劉是不是能為自己獻出一切包括夫人?毛的重口味是不管女方的婚姻狀態的,比如張玉鳳,比如孫維世。毛與他的山寨同志高崗的重口味,究竟誰更重?毛太祖與梁太祖朱溫在對待下屬老婆女兒上,究竟誰更厲害?

宋永毅書對林彪、張春橋等人的研究,更有獨到的剖析。比如林彪在放縱對林立果的“天才”吹捧,扶持林立果上面犯了毛的大忌。宋永毅從中國的皇太子傳統入手,指出毛把林作為接班人寫入黨章,連雍正的秘密立儲都不如。宋永毅書中提到葉劍英暗算王洪文,一面請其釣魚喝酒,一面到毛那裡給王洪文上眼藥,都看到無產階級瘋人院老革命家的老謀深算,可讀性非常強。

我向來稱極權中國為瘋人院,而從井岡山下來的紅色劫匪所控制下的中國又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山寨瘋人院。所謂毛林周朱鄧之流,無非是山寨頭領而已。中國的淪陷與文革的癲狂,是蘇俄極權政黨與水泊梁山文化苟合的結果,也是中國宮廷密室政治與原始野蠻部族的偶像崇拜聯姻的結果。

宋永毅此書不僅描述了黑暗王國的變態與精神病,也記錄與分析了在這沉淪地獄中人的呼喊。其中最震撼的聲音當數陸洪恩、劉文輝、林昭等人發出的。

音樂指揮家陸洪恩在審訊中最後的演說指出:“文革是毛澤東引向中國人民的地獄之火,是為中國人民擺上一席人肉大餐。”(第490頁)劉文輝指出:“階級鬥爭是毛奴役人民的手段……毛澤東這位暴君….玩弄億萬生命……強姦民意,瘋狂迫害民眾。”(第492頁)林昭更是直陳毛澤東是“魔鬼“、”暴君”、“陰險毒辣、十惡不赦的獨夫黨魁”。(第507頁)《林昭上訴書致聯合國》中更稱:“我們,中國大陸青春代對這個不義政權魔鬼政黨的戰鬥正是世界自由人類保衛生活、保衛自由、保衛基本人權之總體戰役的一個組成部分!”(第507頁)

因為有了陸洪恩、劉文輝、林昭等人的吶喊,那個行星上的遠東山寨瘋人院的血色地獄裡,才不至於完全的荒蕪和死寂。那一縷被山寨瘋人院掐滅的星光才能在歷史中復活,在時間裡永恆。

(宋永毅《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心理與文化基因的新闡釋》,聯經出版公司2021年10月出版)

—— 美太國際出版傳媒 U.S.book Publishing & Medi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