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歷史-主 口述史 裴毅然:1949年前赤營貪腐掃瞄(四)

裴毅然:1949年前赤營貪腐掃瞄(四)

0

抗戰勝利後,東北野戰軍八縱23師「不少幹部思想腐爛了。貪污現象一般幹部都有,高級幹部也有,甚至首長的警衛員都有。貪污的手段主要是做生產賺錢,做生意可謂是『群眾』性的了。有的高級幹部的老婆也經營大煙,這是犯法行為。……買鋼筆一個人買兩三枝。有的人買兩三件大衣……打罵戰士的現象尤其嚴重,竟還有連長(王××)割士兵耳朵的犯罪行為。」[①]1947年,東北望三奎地區一區長欺壓百姓、強姦婦女,民憤極大,予以槍決。[②]

1946年8月6日,謝覺哉出席西北局宣傳座談會,批評上面鋪張浪費,下面貪污腐化,絕大多數都是老幹部。[③]

1947年8月,松江省委書記兼省軍區政委張秀山(1911~1996):「我們的幹部大多是來自根據地和農村,很多人沒有見過這種場面(按:哈爾濱之繁華),除了參加工作隊下鄉去的同志,留在哈爾濱工作的,其中少數人,經不起誘惑,受不住考驗,不同程度地腐化起來。」東北大區一級機關貪污100萬元(按:一萬元相當1955年幣改後一元)以上者約佔全部工作人員15~30%,其中黨員約10%。東北某省查出貪污1000萬元黨員貪污分子529人,其中科級以上13%,抗戰勝利以前入黨者28.9%。因效率低下造成的浪費更嚴重,「估計等於七年(按:1945~1952)工業的全部投資,即三萬億元(舊幣),合500萬噸糧食。浪費如此嚴重,使國家工業化積累資本必成空話。」[④]1947年底,熱河一支「高幹隊(縣支幹部)99人,都有嚴重貪腐。」[⑤]1948年底,中共冀熱遼分局幹部會議:「大家意見一致,下面幹部普遍貪污嚴重,必須拋開他們。」[⑥]

1947-11-22~1948-3-21,毛澤東、周恩來駐紮陝北米脂楊家溝,村裡搞土改,八歲李訥要警衛員背着去看鬥地主,回來後大哭不止。毛急問原由,警衛員說鬥爭會弔打地主,形狀甚慘,孩子受驚嚇。周恩來在楊家溝時就知道基層赤干貪佔地富浮財:「現在見了好衣物就貪就占,將來進了北京那還了得?!讓他們都統統『吐』出來!」[⑦]

1947年夏挺進大別山的劉鄧大軍,一批人在打土豪與作戰時搜俘虜腰包,發了洋財。劉鄧首長提出三條處理原則:一、既往不咎;二、今後嚴格;三、交出貪污果實。「這樣做的結果,挽救了一些犯錯誤的同志,使他們立即改正錯誤,走到正確的道路上來。」[⑧]

蕭軍東北日記——

聽說領導舊戲院子的幹部出了毛病——貪污、弄女人——這是可能的。在此後一種混淆的社會中,作為一個黨員能站穩立場,不左不右……是十百倍於過去內戰和抗日的環境了,這是危機!(1946-2-17)

一般幹部正在鬧着四大思想:老婆、回家、物質享受、地位。(1946-2-20)

劉流貪污、霸佔強姦洋服店女人等。「坑上有手錶,身後有手槍,腳下有皮靴」,於是他們滿足了。(1946-7-22)

路×據說曾淫亂過不少女學生,這個黨棍!關於一些殺人、打人(把一個女人底屁股肉打臭了!),黨員貪污等情形,丁雖然提意見給東北局,但他們卻彼此推託着。共產黨員們墮落現象已見!(1948-4-16)[⑨]

1948-11-2遼瀋戰役結束後,「四野」進入錦州、瀋陽,軍紀很差,亂搶物品。1949-5-16中央軍委訓誡即將進入南方大城市的「四野」部隊:

力戒進入錦沈時的不守紀律、亂抓物資等不良現象。[⑩]

1949-3-26冀魯豫根據地大會歡送南下支隊,支隊政治部主任申雲浦動員講話(1916-1991,師範生):

渡江南下,解放全中國,就不是現在吃的窩窩頭、喝的黃金油(玉米粥)、晚上摟的剪髮頭(按:解放區婦女都剪短髮),而是大米美人魚了。有大米吃、有魚吃,可以找漂亮老婆。[11]

1949年9月17日,南京召開黨支書及排以上黨員幹部大會(亦稱四千人大會),「二野」政委及華東局第一書記鄧小平長篇報告,內有——

軍隊同志中有貪污的、有腐化的,一個個來看水平並不高,謙虛一點,其中還有該槍斃的。[12]

1949年秋,「二野」經武漢向西南開拔,一位主管經費的幹部攜巨款潛逃,幾乎影響部隊開拔,貪污犯後被抓回槍斃。軍政系統各利益部門也近水樓台先得月——

被批評為「本位主義」的現象,還在繼續發生。財經部門比較有錢用;供給部門的伙食吃得好;管「照顧」的幹部容易請准「保健費」;搞衛生的幹部可以拿紗布來做蚊帳。至於我們做宣傳娛樂工作的,那就是多幾次看戲和看電影的機會。[13]

結語

1949年中共進城,入朝成主,顧忌日懈,政怠宦成,道德自持很快鬆弛,任何一個革命黨都不可能靠道德約束將初興氣象維持長久。何況今非昔比,投懷送抱,誘惑多多,貪腐方便,如何長期把持得住——「永葆無產階級革命本色」?

中國歷史上任何起於草莽的政治集團,入朝後均逆取順守,沿襲前朝舊制。除舊似易,欲新實難。自古成功在嘗試,嘗試成功自古無,何況共產公有起底大翻個,大方向有誤。紅色實踐證明:客觀制約乃主觀自持身後必須的「守衛者」,法治必須高於人治之根因。更深層的歷史制約:任何時代都不可能完全甩脫傳統,任何人都從歷史塵埃中走來,必帶種種傳統基因,徹底割裂傳統(如最極端的文革),只能肇難不可能造福。毛澤東:「我們每個決議案都是法」[14]、「不靠民法刑法來維持秩序」,只有兩部法的毛時代悖離歷史理性實在太遠太歪,遺毒流今。[15]

 

2021年11-12月  Princeton

注釋:

[①] 《邱會作回憶錄》,新世紀出版公司(香港)2011年,上冊,頁160。

[②] 《李逸民回憶錄》,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年,頁149。

[③] 《謝覺哉日記》,人民出版社(北京)1984年,下冊,頁956。

[④] 張秀山:《我的八十五年》,中共黨史出版社(北京)2007年,頁208、285。

[⑤] 《李銳日記》(一),溪流出版社(美國)2008年,頁156。

[⑥] 李南央編:《父母昨日書》,時代國際出版公司(香港)2005年,下冊,頁185。

[⑦] 秦曉鷹:〈那一刻,周恩來忽然沉默〉,《新民晚報》(上海)2012年5月3日。

[⑧] 唐平鑄:〈轉戰江淮河漢——劉鄧大軍南征記〉,《紅旗飄飄》第13集,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1959年,頁252~253。

[⑨] 蕭軍:《東北日記(1946~1950)》,牛津大學出版社(香港)2014年,頁10、12、75、431。

[⑩] 〈軍委轉發第四野戰軍關於入城部隊必須遵守的紀律的規定〉,《建黨以來重要文件選編(1921~1949)》第26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頁403。

[11] 田紀云:〈回憶渡江南下和進軍大西南〉,《炎黃春秋》(北京)2012年第8期,頁25。

[12] 鄧小平:〈論《忠誠與老實》〉,南京市委編印:《南京通訊》1949年第四期,頁18。沙尚之主編:《沙文漢、陳修良自存文檔目錄》,寧波市鄞州區圖書館項目組2013年編印,頁262。第三分冊,流水編號 3-0838。

[13] 劉紹唐:《紅色中國的叛徒》,中央文物供應社(台北)1956年,頁135~136、194。

[14]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3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頁421。

[15] 「鋼二司」武漢大學總部、中南民院革委會宣傳部、武漢師院革委會宣傳部:《毛澤東思想萬歲》第3冊(1958~1960),1968年5月編印,頁109。

郭道暉:〈從人治走向法治〉,《百年潮》(北京)1999年第7期,頁21。

【參考文章】

裴毅然:1949年前赤營貪腐掃瞄(三)

裴毅然:1949年前赤營貪腐掃瞄(二)

裴毅然:1949年前赤營貪腐掃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