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方芳失望不是因为她爱中国,而是其精致的利己主义下没有一丝道德的糖衣包裹

0

躺平青年 / The News Lens 关键评论 20220123

钱钟书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围城 ,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这样的围城今天也成了两岸的写照,一边绝望的底层人民冒着生命危险泅水投奔自由,另一边的中上层商贾优伶,不顾指责与谩骂也要表达对「祖国」的爱。

最近,他们中又有了新成员,享有「台湾综艺一姐」之称的主持界前辈方芳,正式宣誓她对一个曾经与之对峙了大半辈子政权的赤子之心,她甚至想以长辈的身份,来教训那些不想被统一的「小孩」两巴掌,引发台湾舆论一片哗然。

我们明白自从去(2021)年底中共强化对演艺圈的管理,推出持证上岗等举措后,一些登陆晚、名气不大的明星,如果不能像某刘姓艺人那样无厘头式的爱国,很快就会淹没在后浪辈出的中国演艺圈。但是,中国文化历来强调守节,尤其对一位长者来说,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过眼繁华浮云,应该早就不像一些年轻人那样对蝇头微利或是蜗角虚名滋滋以求而不顾晚节。

我们也知道方芳作为一位台湾的演艺前辈是备受大家尊敬的,她在参与人气综艺节目《康熙来了》时,蔡康永、小S和其他一众嘉宾出于恭维也好,对她做出了下跪的姿势来表达崇敬之情。她作为一位比笔者年长许多的长者,笔者也没有资格去指责她,只是想从一位游子信念的角度,去分析这一可能越来越普遍的现象。

每一位像方芳一样的台湾外省第二代,可能都有一部龙应台式的大江大海,他们的父辈有的被国民党强掳过来,有的或许为了逃离中共的清算,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回乡遥遥无期,故土情愫难以排解。

方芳曾经在影片中饱含深情地说:「从小到大我填的表格就是籍贯安徽省全椒县,住址台湾省桃园县。父亲一生都希望能带她回家乡。」

笔者相信她的这番表白,感情应该是真挚的。但是她可能误解了其父的遗愿,她父亲眷念的更多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而不是希望她在天安门广场前向一个与其对峙了一辈子的政权的旗帜致敬。

方芳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这是她政治认同的自由,在台湾和其他国家生活的不少华人也是如此,并不是离经叛道。她说的也是比很多大陆人更标准的北京官话,而没有明显的台湾口音,她如果不提及自己的身份,很多人大概率把她认作中国人。

她也多次强调自己是安徽全椒人,但是笔者逐一翻看她从去年11月以来在抖音发布的所有影片,截至写稿前,没有发现一篇是关于回乡寻古的,也许她家当年的老宅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魂牵梦萦的故乡早已物是人非。她在影片中提及更多的是图腾式的祖国,而非故乡具体可感知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

中国人历来习惯大谈家国情怀,认为家和国密不可分,儒家更是将家国思想推崇到极致,主张忠君爱国,有国才有家。中国文人的家国情怀总是表现为国破家亡,「家祭无忘告乃翁」式的悲壮,好像皇帝的国没了,你的家也跟着没了。事实真的如此吗?北宋靖康之耻,徽钦二宗北俘行牵羊礼,不过是他们屡次失信于人的自作自受,他们倒台了,不过是皇帝轮流做,连他手下的大臣们都是随时准备跳船,封建国的灭亡和普通老百姓何干?

西方的家国观念,尤其是美国这样的联邦制的家国观念和中国是截然不同的。国不是从来就有的,国家是从小的共同体发展而来,一开始是几户家庭组成的定居点,然后发展成社区,再经共同协商成立负责公共事务的市议会、州议会,后来随着州的共同事物增多,需要一个协调机构,联邦式的国家就此诞生了。

你如果生活在美国、加拿大、纽西兰这样的联邦制国家,你很少听到有人动不动把爱国放在嘴边,他们提到更多的是自己的小共同体:社区,但是这也不意味着他们不爱国,因为爱国更多是一种责任。

笔者也发现一个有趣现象:一户澳洲、纽西兰人家的门口如果悬挂的是国旗,那么这户人家大概率是新移民,相反,那些悬挂某某球队队旗的人家,大概率是生活几代的居民,有时还会热情地和你畅谈他喜欢的球队。

国家在社会学家艾弥尔・涂尔干(Émile Durkheim)看来是一种具有集体良知的精神图腾,但是它在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看来,是一种共同意志和集体契约,不过涂尔干认为,如果没有相互的信任关系,契约是无法成立的。如果对照这一标准,今天中国是一个遵守契约和人与人相互信任的国家吗?如果是的话,你可以一如既往去爱那个国。

方芳在一则影片中自豪地表示:「我是11月23日去申报的,12月24日我已经领证了,我现在跟大家一样,也是有中国公民身份证的人了。」

听到这样一段话,不禁让人产生一种认知的错乱。方芳从小在台湾接受的教育是「我们是堂堂正正中国人」,这个中国不应该是中华民国吗?中华民国从法理上来讲也是中国。

据笔者所知,目前台湾人手持的还是中华民国国民身份证。如果方芳也把中华民国当作合法政权的话,难道以前拿的中华民国国民身份证不是中国身份证吗?

方芳无畏的爱国表白和霸道的教育小孩论,传到自己出生成长的台湾,无疑又掀起了两岸统战和反统战的激烈对峙,不少台湾人痛批这群人背骨,不应该享受台湾健保。在笔者看来,他们本来就是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单单台湾有这样的人,中国也有。

我认识一些台湾偏统一的朋友,就不只一次向我炫耀他们如何「三足鼎立」,因为他们不仅可以双重国籍,畅通美加澳,也可以回台享受健保,还可以去大陆拿台胞证和居住证,最后总是少不了一声「嘿嘿」。

当然,他们能够「三足鼎立」,既是他们自由选择的意志,也是他们个人实力使然。我们这些随时说一句话都会被自己的母国来一巴掌的国际弃子,不会去羡慕和嫉妒他们,他们也无可厚非。但是,我深信上帝不会让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好处占尽。据说,方芳最近也想让其在美国的儿子回来报效祖国。

一个人可以有利己主义,因为今天全球资本主义能够蓬勃发展也有赖与于此。贪婪的资本主义,之所以能屹立不倒,得益于它还能仰赖一些道德原则来安抚幽灵。

我们对方芳的失望,不是因为其爱中国,愿意做中国人,恰恰是其精致的利己主义下没有一丝道德的糖衣包裹。人最大的道德,就是不要一边吃着烤肉,还要往别人伤口上撒盐。

方芳如果真爱中国,爱她的同胞,我们不要她像父辈一样「反共抗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我们希望她能将在台湾享受到的自由民主分享一些给她的同胞,为中国人争取说话的权利作一个表率,不要遇到中国同胞连「中华民国」都不敢讲。

还记得,当年国民党的大佬访问大陆,登陆的第一个地点必然是中山陵,因为那里长眠的是他们的精神导师,以示他们不忘初心。尽管国民党的政客们近年来饱受海内外亲共媚共的指责,但是笔者不认为他们所有人都是背弃初心的,毕竟在一个民主的政体,他们需要面对部分选民的压力。

笔者认为,台湾人不是不可以去中国发展,也不是不可以爱中国。但是你们的爱能不能不要那么炽烈,有时沉默也是一种道德,周杰伦没有那么深的爱国情怀,他依然受到中国年轻人喜爱。我真不建议方芳们那么快就奔向天安门前的五星红旗致敬,去看看祖辈魂牵梦萦的故乡吧,或许是中山陵和总统府,毛泽东纪念馆也好。

作为一个出生于大陆的中国人,我也建议中国人去台湾旅游,不要去什么故宫这些在中国到处都有的封建强权的政治图腾,去看看余杰笔下的台湾民主地图吧,你们知道蒋渭水纪念公园、郑南榕纪念馆吗?笔者始终不觉得,方芳真正的敌人是台独,中国最大的耻辱是台湾独立。

还记得鲁迅笔下的阿Q逢人便说自己也姓赵,结果被赵老太爷听到,赏了他一个巴掌,「你也配姓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