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六名值得關注的中港台運動員

0

2022年北京冬奧會即將開幕,參賽資格期也於1月16日結束,各代表團的參賽人選也將陸續出爐。

雖然中國在冬奧獎牌榜上的歷史成績不如在夏季奧運會那樣耀眼,但是作為東道主,而且是在疫情之下沒有境外觀眾的賽事,中國大陸代表團選手在北京將會更加受到關注。

香港代表隊將派出三人參加北京冬奧,是歷來最多。

中華台北代表團則是第11次以此名義參賽。

我們來看看其中一些最值得關注的中港台運動員。

谷愛凌-自由式滑雪
谷愛凌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出生於美國加州、母親是華人的中美混血兒谷愛凌(Eileen Gu)將註定是本屆冬奧會的一張名片。

這個年僅18歲的自由式滑雪選手曾經代表美國,在2019年正式轉入中國籍。據中國媒體報道,她入籍中國之後在短短兩年內奪得各項賽事的11個冠軍——包括在2021年冬季極限運動會(Winter X Games)和自由式滑雪世錦賽的金牌——迅速在這一項目上進入世界領先地位,成為中國代表團在北京冬奧的一個沖金點。

她同時還是頂尖經紀公司IMG的註冊模特兒。不在雪道上的時候,她時常出沒於時尚雜誌封面和巴黎時裝周等場合,還將在北京冬奧會之後入讀斯坦福大學。

中英文流利、國際化的面孔和健康陽光的形象,加上與大多數中國運動員非常不一樣的成長經歷,令谷愛凌在中國國內人氣迅速高漲。因為小時候曾經戴過一個青蛙造型的頭盔,”青娃公主”的親切外號也在中國媒體和公眾中間傳開。

她入籍代表中國參賽的決定一度震動美國體育界。自稱有美國人和中國人雙重身份認同的她表示希望為兩國建立起橋樑,並藉此帶動中國的冰雪運動發展。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異常艱難的決定,”谷愛凌當時在自己的Instagram帖文上這樣寫道。她表示希望“在我母親出生的地方啟發數以百萬計的人群”,特別是年輕女孩。她表示通過滑雪運動,希望能夠“在兩國之間團結人們,推動共識,營造溝通和建立友誼”。

谷愛凌在本屆冬奧會上的成績,以及她是否將背負上中美文化與身份博弈的敘事,目前尚未可知,但她或許是北京賽場上少數會令中美觀眾同時喝彩的選手,並肯定會是整屆賽事中最受關注的面孔之一。

隋文靜/韓聰-花樣滑冰
隋文靜、韓聰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花樣滑冰中的雙人滑一直是中國極有觀眾緣的冬季運動項目。中國花樣滑冰隊歷史上產生過申雪/趙宏博、龐清/佟健等家喻戶曉的組合——他們在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上分獲金銀牌;而張丹/張昊組合在2006年都靈冬奧會上則成就了載入史冊的一幕——張丹在一次四周跳失敗摔倒於冰面上,之後忍痛與張昊完美完成餘下動作奪銀,被形容為冬奧花滑史上最勇敢的瞬間之一。

在北京,中國雙人滑的大旗落到2018年平昌冬奧會亞軍、世錦賽兩金三銀的組合隋文靜與韓聰身上。

26歲的隋文靜和29歲的韓聰都來自中國東北部冰城哈爾濱。從2007年開始搭檔至今,這對組合在14個年頭中從青年組到成人組斬獲榮譽無數,包括青少年世錦賽三連冠、6次四大洲錦標賽冠軍和多枚花滑大獎賽獎牌,並且是目前雙人滑短節目的世界紀錄保持者。

與花滑雙人項目中常見的金童玉女式組合不一樣,隋文靜與韓聰常以精靈活潑的互動給人留下深刻印象。鬼馬直爽的隋文靜不吝調侃自己的”水桶”綽號,穩重但不乏靈性的韓聰則愉快地接受搭檔給他的“二爸”稱呼。二人因此被冰迷冠以“蔥桶組合”的外號。

用二人的編舞師洛麗·尼科爾(Lori Nicol)的話形容,就是二人並非情侶關係,但是“現在基本上可以給人做伴侶心理輔導了”。

“滑冰是一項如此艱苦的運動,訓練難度難以想象,但是他們學會了,這一切不必一定是苦差事,”尼科爾在去年向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這樣描述這對中國搭檔。“當你們在一起這麼久,有自己的專屬黑笑話,還有彼此非常討對方喜歡的做事方式,他們選擇了聚焦在這些上面。”

事實上,二人絕沒有少受到傷病和失敗的打擊。隋文靜在2012至2018年間多次受傷,期間包括進行了多次腳踝和腳部手術,韓聰也在2020年接受過髖關節手術。2018年平昌冬奧會,他們以0.43分的微弱差距與金牌失之交臂。

但值得中國冰迷慶幸的是,他們在冬奧會前的新賽季展現了火熱的狀態,先後在2021年的亞洲花樣滑冰公開賽、花滑大獎加拿大站和意大利站當中斬獲冠軍。

說到彼此在賽場上的搭檔和共同的追求,二人都會變得非常認真。韓聰在一次訪問中曾向中國官媒中央電視台表示,隋文靜是冰場上的“天使”,”我並不是一個人,她就在我旁邊。我們所做的所有東西,都是兩人在一起的。”

隋文靜則在冬奧前向國際奧委會官網表示:“我們肯定是希望在每一片冰面上,每一片賽場上都為大家展示出最好的自己,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因為我們站到冰場上。”

在北京,他們期望繼續“做彼此的橋樑”。

武大靖-短道速滑
武大靖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短道速滑一直是中國在冬奧會上的一個優勢項目。不僅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枚冬奧會金牌是由楊揚在2002年的鹽湖城奪得的,而且迄今為止中國在冬奧會的這個項目上總共收穫了33枚獎牌,其中包括10金15銀8銅,遠超其他冬奧項目,且在這一項目的冬奧歷史排行榜上僅次於韓國,位居第二。

武大靖則是近年中國在這個項目上最有影響力的運動員。四年前的平昌冬奧會,武大靖為整體成績下滑的中國代表團奪下唯一一面金牌,但是他在男子500米項目上卻是以兩度刷新世界紀錄的方式奪冠。

同年稍後的短道速滑世界盃鹽湖城站又以39秒505再破紀錄,完成一年內三破世界紀錄的壯舉,目前保持着這一項目的世界紀錄和奧運會紀錄。

在北京,中國短道速滑隊取得5男5女的滿額席位,仍將為中國代表團的冬奧沖金擔起大旗。

不過,短道速滑是一項場面略顯混亂的競賽項目,選手每個瞬間都須在擁擠的賽道上不停爭奪領先位置,變數非常大。過去兩屆冬奧會上,除韓國隊在女子3000米接力項目蟬聯金牌之外,其他項目均沒有選手成功衛冕。

“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沒把自己當作奧運冠軍看待,要付出120%的努力去爭取,”武大靖在去年向中國官媒中央電視台談及自己的備戰時說,“對我來說,我不是去守,可能我也是去爭冠軍,因為能拿冠軍的人太多了。”

作為中國短道速滑隊隊長的武大靖有了四年前的奪金經驗,並且與隊友任子威一起憑世界盃個人項目金牌的成績直接取得北京冬奧會資格。這些優勢加上主場之利,武大靖表示希望在“特別親切”的北京場館讓中國國歌奏響。

黃郁婷-競速滑冰
黃郁婷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來自高雄的黃郁婷過去是一名競速滑輪溜冰選手,曾在亞運會奪金,也在亞錦賽、世錦賽和世界運動會奪得過獎牌。中華奧委會資料顯示,她還是這個項目1000公尺的世界紀錄保持者。

2015年開始轉戰滑冰之後,她在不到一年內達到世界盃秒數標,之後一直參加女子500、1000和1500米三個項目,並在平昌首次征戰冬奧。

33歲的黃郁婷出身於溜冰世家,父母親也是因為花式溜冰而相識。父親黃錦龍是她的啟蒙教練,目前仍然負責黃郁婷的訓練指導。

去年底,她在大道競速滑冰世界盃(北京冬奧資格賽)上一舉取得北京冬奧500、1000和1500米項目參賽資格。

在備戰北京冬奧期間,黃郁婷似乎狀態不俗,不僅創造了自己的最佳成績,而且在ISU大道競速滑冰4大洲錦標賽上奪得女子1000米項目金牌和500米銀牌。之後她在社交網站上表示,自己這一成績是因為“真的最強的選手都沒來”。

今年初,黃郁婷一度驚聞同在美國訓練時的隊友感染新冠病毒,在核酸檢測確認陰性之後才確定赴京參賽無礙。

台灣此前10次以“中華台北”名義參加冬奧會均未奪得獎牌,不過連續兩屆出戰冬奧的黃郁婷將是北京冬奧期間台灣民眾非常關注的選手。除她之外,台灣還有另外三名運動員——雪橇項目林欣蓉與滑雪李玟儀、何秉睿——確定獲得冬奧參賽資格。

朱定文-短道速滑
朱定文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如果說在沒有太多冰雪運動場地的香港產生冬奧會參賽代表需要克服額外困難的話,對於21歲的朱定文來說,北京冬奧的這張入場券還要加上隊友的幫助和戰勝自身傷病的堅持。

去年11月在荷蘭舉行的短道速滑世界盃分站賽事上,香港選手隋鑫在男子500米比賽中以第12名完成,為香港代表隊鎖定了北京冬奧會的一個參賽資格。香港滑冰聯按國際滑聯的技術規則,以四站世界盃同一項目成績最好的三站進行排名,最終遴選出總成績較佳的朱定文代表港隊參賽。

由於香港缺少冰上運動訓練場地,朱定文曾經每星期往返香港與中國內地進行訓練,之後又赴美國邊上學邊訓練。他青少年時代曾連續五次奪得香港錦標賽短道速滑冠軍,並在2019年奪得亞洲錦標賽1000米銀牌。

他曾經以18歲代表香港參加冬奧會為目標,但是在平昌冬奧會前夕不幸受重傷,右邊三條小腿骨斷裂,首次征戰冬奧的夢想須等待四年。

他知道此次參賽機會得來不易。去年底獲得代表資格後,朱定文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很感恩有機會代表香港出戰2022北京冬奧,我仍不覺得自己100%值得這資格,但我一定會在餘下一個多月極力訓練。”

對於目標,年輕的朱定文卻毫不掩飾地表示“希望能踏上頒獎台”。

除朱定文外,香港代表隊還有高山滑雪選手金和曉以及翁厚全,共三人確定出戰北京冬奧,是香港代表隊史上最多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