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背靠背”合作最终或因中亚破裂

0
俄罗斯国防部发布的照片显示在莫斯科郊外机场上等待运往哈萨克斯坦的俄军车。(2022年1月6日)

华盛顿 —

俄罗斯总统普京2月4日将出席北京的冬奥会开幕式。用中国媒体的话说,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2022年将继续深化发展。然而,分析人士指出,俄罗斯迅速出兵帮助平息哈萨克斯坦的抗议,而中国无力介入的现状会迫使中国重新审视自己在中亚地区的脆弱性。中长期来看,当中国有一天不再满足目前两国在该地区的角色分工时—俄罗斯负责安全保障,中国帮助发展经济—中俄将不可避免地发生冲突。

哈萨克斯坦事件暴露了中国在中亚的脆弱

哈萨克斯坦境内新年开始的危机随着以俄罗斯为首的集安组织(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部队在1月19日的完全撤离似乎已经趋于平缓。在哈萨克斯坦的这场危机中,相比俄罗斯的迅速出兵,中国除了发表声明之外,并没有提供实际的帮助。

中国起先表示哈萨克斯坦发生的抗议是其内政,中国不予干涉。 后来,中国又表示愿意与上海合作组织的其他成员国一起为稳定哈萨克斯坦和地区安全发挥积极作用。中国、俄罗斯以及哈萨克斯坦都是上合组织的成员国,但最终俄罗斯领导的集安组织绕过了上合组织,使得中国无力介入。

欧洲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政策研究员卡德里·利克(Kadri Liik)告诉美国之音,俄罗斯本次的行动显示俄罗斯依然是中亚安全的主导力量。

她说:“一直是这样的。在中亚,俄罗斯在军事和安全事务上占据上风,而中国一直是经济的主导力量。在经济上,俄罗斯已经将中亚的控制权拱手让给了中国。在军事上,中国接受,甚至可能尊重俄罗斯的主导地位。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这次并没有太大变化。”

尽管中国在中亚经营多年,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莫斯科中心专家马铁木(Temur Umarov)在接受彭博通讯社采访时说,在哈萨克斯坦,在中亚,中国干预当地国内政治的能力依然有限。

他说:“在这个领域,尽管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精英阶层(与普通民众相比,中国在这个阶层更受欢迎)之间有所联系,但是莫斯科在内政方面仍然占据了上风。普京与当地大人物的共同点仍然比习近平多,这让他有信心介入并选边站队。而中国只能拭目以待。”

研究中国与中亚外交关系的欧安组织学院(OSCE Academy)研究员邱芷恩(Niva Yau)认为,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的军事行动将使得俄罗斯在日后与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交易时具有进一步的议价能力。

1月6日在俄罗斯出兵哈萨克斯坦后,邱芷恩发推文说,“如果托卡耶夫最终让步,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的军事行动将对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市场产生爆炸性后果。因为过去几年,俄罗斯一直试图控制中国从中亚购买石油和天然气”。“对于俄罗斯来说,这在与中国谈判自己的石油和天然气交易时具有巨大的议价能力,巨大的杠杆作用。”

俄罗斯一直以来通过欧亚经济联盟(EAEU,由俄罗斯、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五国组成)向哈萨克斯坦施压,希望后者同意制定协调一致的石油和天然气标准,以便俄罗斯可以对出口中国的油气定价。

美国智库大西洋合作理事会全球能源中心的项目助理帕蒂·瑞恩(Paddy Ryan)认为,通过欧亚经济联盟,俄罗斯可以向石油输出国组织控制石油价格那样控制哈萨克斯坦天然气的价格。瑞恩认为,俄罗斯挽救了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后者毫无疑问会给予回报。他说,就像对欧洲一样,俄罗斯现在对东向的天然气输出可能也有了制衡力,这对中俄在中亚的分工会是一个考验。

彭博通讯社的最近的一篇题为《中俄在中亚有问题》的文章也指出,考虑到哈萨克斯坦石油、天然气、以及铜和铀等丰富的矿产资源,哈萨克斯坦此次的麻烦可能会迫使北京重新评估在中亚的脆弱性。

根据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的数据,2005至2020年间,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投资金额高达192亿美元;约有56个中国出资的计划,预计在2023年之前完工。其中主要投资于石油、天然气和矿产领域。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21年1月至11月,中国从哈萨克斯坦进口402万吨天然气。中国媒体也指出,哈萨克斯坦局势直接关系着中国的西北边陲安宁和能源安全。

不仅在哈萨克斯坦,中国在中亚其他国家的贸易和投资也在增长。根据中国新华社的最新消息,中国与中亚五国建交30年来,同中亚五国贸易额增长100多倍。

不少人指出,哈萨克斯坦事件其实对中国提出了警示。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经济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中国企业的命运却取决于俄罗斯的意愿。中国能否继续将贸易和能源安全外包?在世界的很多地方, 中国已经开始自己为自己的企业和国民提供安全保障。据报道,中国企业在哈萨克斯坦的这次危机中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如果中国的利益和投资受到影响,目前还不清楚中国会如何反应。

中国目前不会挑战俄罗斯的地位,俄罗斯也不害怕中国

不过,至少在表面上, 北京是支持俄罗斯主导的干预行动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月7日在被问到如何看待集安组织出兵哈萨克斯坦后表示,“中方支持一切有利于哈当局尽快平息事态的努力,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在哈蓄意制造社会动荡、煽动暴力。”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利克说, 哈萨克斯坦事件对中俄关系来说算不上“扭转局面的大事”(game changer)。她认为,短期内,中国不会“明目张胆地”挑战俄罗斯在中亚的安全地位。

她说:“我不认为中国对在中亚地区扮演军事和安全角色很感兴趣。中国目前更关注南中国海、台湾等,中亚还不在其直接利益范围内。也许,从现在起未来几十年 (这样的兴趣)会增加。”

她说,克里姆林宫也很满足自己只是中亚安全保障者的地位。

利克说,在中亚,两国目前的利益趋同。俄罗斯担心来自叙利亚和阿富汗的恐怖主义活动,而中国也希望自己在中亚的经济活动等不受恐怖主义的威胁。利克认为,从目前来看,中国和俄罗斯在中亚的相处还相当和谐。两国目前都还尊重彼此在中亚的利益。

1月11日,中国外长王毅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就哈萨克斯坦局势进行对话。双方立场相似,都认为是“外部势力“蓄意制造的动荡,策动”颜色革命“等。双方都希望哈萨克斯坦恢复稳定和平静。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莫斯科中心专家马铁木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也写道,即便是目前中俄在中亚的确存在一些竞争,但是,莫斯科和北京把发展两国友好关系当成重中之重,特别时两国与西方的对抗都在加剧之时。

2014年,俄罗斯出兵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遭到西方制裁后, 俄罗斯政策制定者改变了对中国的看法,逐渐把中国当成一个盟友和投资者而不再仅仅是区域竞争者和俄罗斯军事设备的购买者,甚至俄罗斯技术的抄袭者。中国近年也因为在香港和新疆践踏人权、对台湾进行恫吓,对澳大利亚等国进行经济胁迫而与美国和西方交恶。在美国和西方眼中,俄罗斯和中国总是被放在一起,被视为是对现行世界秩序的挑战者。

马铁木说,莫斯科和北京现在没有兴趣寻求冲突, 两国的双边关系要比他们在中亚的利益更加重要。他指出,在塔吉克斯坦,中国在安全领域的活动很是活跃,但是也没有引起与俄罗斯的冲突。

2021年10月,有报道说,中国将在塔吉克斯坦邻近阿富汗边界地点设立警察基地。在此之前,中国还曾为塔吉克斯坦兴建了一批与阿富汗接壤边界线上的边防哨所。另外,中国还帮助塔吉克军队兴建营房,办公大楼和训练基地,以及培训塔吉克军官。两国在巴达赫尚山等地区也举行过联合军演。

中长期, 中国不会满足现在的分工

在西方,很多人认为,随着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要求扮演更重大的角色之外,中国也会壮大在中亚的力量。从中长期来看,中国不会满足于仅仅在中亚发展经济的地位。

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现在布鲁金斯学会进行军控和安全研究的史蒂文·皮弗(Steven Pif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想,你会在某个时间节点看到俄罗斯和中国的利益走向冲突的。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中亚进行了很多重大经济投资。我想,在某个时候,中国会试图将经济投资转化为政治影响力的。我相信这会与俄罗斯产生摩擦。”

因为担心在南亚和中亚地区的安全,北京也已经开始更多涉足中亚安全领域,除了在塔吉克斯坦首开涉足中亚安全领域的先例之外,2016年,中国还主导建立了有塔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参加的四方安全机制,并建立了联合反恐部队。专家们指出,随着2021年美军撤离阿富汗,中国在这方面的担忧只会加剧。虽然俄罗斯迄今仍未对此公开表达不安和不满,但是,他们相信中国的这些行动都不会让俄罗斯舒服。

欧洲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政策研究员利克说,俄罗斯的政策制定者和社会目前并不像西方许多国家和中国周边国家那样对中国的越来越强势感到害怕一是因为俄罗斯仍然拥有显著的军事优势,二是因为在一些苏联时代的残余信念的存在,比如中国是俄罗斯的“小弟”和“一个欠发达的国家”。

不过,她也指出,莫斯科对北京的信任还是有些克制的。在敏感的政策问题上,俄罗斯小心翼翼地与中国保持距离。俄罗斯的安全部门很少使用中国技术也并非偶然。她说,随着中国进一步展示自己的肌肉,俄罗斯也会更多的了解自己的邻国。她说,在俄罗斯,年轻一代的中国问题专家比年长的同事对北京更加警惕。

斯洋